哲的母上

不知道:

为什么要欺负单身狗??
找到好靠山 什么都不用愁!
今天又是美好的一天




有脑洞我就会发啦
然鹅
朋友说我只有脑没有洞??
友谊受到了考验…

懒得动

莫莫扎他:

  >>《微微一笑很倾城》KOx莫扎他


  >>短、完




  郝眉一直觉得KO是一个很勤快的人。不仅会做饭刷碗,洗衣服拖地整理房间也样样都干,并且从不抱怨。


  他一直颇为赞赏。


  直到有一天贝微微说:“美人师兄,你这样下去不行啊,你会越来越胖的。”


  郝眉无言数秒,内心象征性地挣扎了一下,还是挥手示意:没关系,KO不嫌弃。


  贝微微摇头,飘然而去。


  丘永侯接着走过来,严肃道:“眉哥,你这样不行啊,会变成废人的。”


  “胡说什么呢!”郝眉怒道,“我有认真工作的,我在努力赚钱养家,怎么会成废人?”


  “生活残废也是废人。”丘永侯一本正经,“眉哥,你老实说,离开KO你现在还会洗袜子吗?”


  “别提袜子。”郝眉瞪他一眼,哼道,“哥再也不是帮你们洗袜子的人了。”


  “呵。”丘永侯也走了。


  于半珊第三个走过来。郝眉马上望着他道:“你也来‘忠告’我?我不会胖到KO不要的,他最近在帮我调整伙食了。也不会生活残废,偶尔我还是会帮他选衣服系领带的。”


  “美人啊。”于半珊语重心长,“你跟我说实话,你觉得KO最近开始渐渐有些不耐烦了吗?”


  “没有啊。”郝眉摇头。


  “你再仔细想想。比如说我们连续加班半个月,你们累死累活回到家里却有一大堆衣服摆在沙发上等着洗,他真的没有一丁点烦躁吗?”于半珊循循善诱,“尤其是有些衣服还需要手洗,袜子内衣还必须分开洗,颜色深的和颜色浅的……”


  “等等。”郝眉打断他,“我突然想起来一件事。”


  “嗯?”于半珊微笑地等着他说。


  郝眉打开网页,边道:“KO让我买个新的挂烫机,之前那个不好用,他每次给我熨衬衣都得花好长时间。”


  “……”于半珊看着他“身在福中炫幸福”的侧脸,沉默地走了。


  郝眉眨眨眼,内心得意的同时又开始认真思考起来。


  


  KO确实,偶尔也会有不想动的时候的。不是在加班很疲惫以后,工作繁忙时KO反倒更有效率,他会及时把脏衣服放在一起,使家里看起来不那么凌乱,然后两三天一次抽时间全部洗掉。


  因为工作太忙,他们的三餐就会在公司解决了,反而不需要KO花大把的时间做饭,也不需要去超市买食材,以及花时间做饭后的刷碗整理厨房工作。


  因此在家休息时,两个人因都愿意赖在家里享受美好时光,有必要准备几顿丰盛的大餐犒劳自己,甚至还要时不时更改房间的布置,来几场大扫除,才是KO最繁忙的时候。


  而这时候两人还要忙着干一件更重要的大事:生命之和谐运动。


  偶尔KO“胃口”很好时,就不想做其他事情。


  这时候KO会找一个借口,说自己:懒得动。


  比如某个周末的上午,太阳已经上了几个小时的班,两个人还赖在被窝里不想起床。


  KO压在被子上对他进行骚扰:“再来一次。”


  郝眉气还没喘匀,费劲地捞来枕头压在脸上装死。


  都三次了,大早上从醒过来就没停过。他眼睛还没睁开就被人从睡梦中撩起了火,迷迷糊糊回应了起来,就开始一发不可收拾。


  虽说加班半个月身心俱疲需要抚慰,昨晚回家太晚只能倒头就睡,也不能战了三回合都不歇口气啊。


  他挣扎着按住那只手,努力提醒道:“十点过了,你衣服还没洗。”


  KO不为所动:“明天也是晴天,晚上一起洗。”


  郝眉又道:“我们还要去超市买菜,你说冰箱里都没什么食材了。”


  KO顿了三秒:“下午再去,冰箱里的东西还够做中午一顿的。”


  “那、那还有……”郝眉想了半天, “我们说好这次休息更改房间布置的,墙纸和摆件早就到了。”


  “明天再弄。”KO喝了几口水,眼睛仍然透亮,目光灼灼地盯着他光溜溜的身体。


  郝眉往被子里缩了缩,故作哀嚎道:“KO,你不能这么堕落,这大好时光你应该去认真干活,把家里四处都打扫一遍。”


  KO认真地盯了他一会儿,判断出他不是真的“抗拒”之后,索性直接压了上去,口中还半带笑意地回复一句“懒得动”,昭示他现在极好的心情。


  郝眉撅起嘴,在迎合中嘀咕了一句:“这不是动得挺带劲的……”


  KO咬了一下他的耳朵,突然道:“那下次你来动。”


  郝眉闭嘴了。


  


  郝眉正对着电脑沉思,一只手递了个杯子过来。他抬起头,看见KO关切的目光:“累了?喝点热饮。”


  “没有。”郝眉接过来,顺便把屏幕指给他看,“挂烫机买好了,明天应该就能到了。”


  “嗯。”KO点点头,准备回到自己工位上。


  郝眉叫住他:“下班了去买衣服吧,这次去上海出差你也一起,还是准备几套正装吧,我从于半珊那儿新学了一种打领带的方式。”


  “好。”KO自然应允。


  “然后你教我熨衬衣。”郝眉的话却还没说完,对上KO有些意外的视线,他道,“我也是应该多动动了。”


  KO目光温柔。


  


  周末。


  “衬衣呢?”郝眉趁KO去厨房做早餐时赶紧爬起来,打算动一动,却发现一件要熨的衬衣都没有了。明明昨天收进来都暂时挂在杆子上了。


  “熨完了。”KO在厨房里回应,不一会儿早餐端出来,见他已经起床,就摆到了客厅里的餐桌上。


  “说好的我来熨的。”郝眉嘀咕一句,但也没在意,吃两口又喊道,“那我今天帮你打扫房间。”


  KO望他一眼,问:“你真的想动一动?”


  “当然……”郝眉正准备回答,突然想起他上次在床上说的话,连忙改口道,“不,我觉得现在这样就挺……”


  “把那件浅色的羽绒服洗了吧,很脏。标签上说不能干洗也不能机洗,手洗水温还要在30度左右,太麻烦了,我懒得动。”KO说的一本正经,十分认真。


  郝眉:“……”


  


  现在说他也“懒得动”还来得及吗?



K莫日常

啪肌:

        今天吃完饭看见对面有家宠物店门口摆着一笼垂耳兔
        郝眉指着那窝兔子:“天呐它们好可爱一只耳朵竖起来的一只耳朵垂下来的”
        ko望着郝眉,默默的扒拉下来自己的一只耳朵
        郝眉一脸懵逼
        ko:“我也可以”

啪肌:

ko出差,但每天晚上都会跟郝眉开视频聊半个小时,之前都是互道过晚安再睡觉,今天郝眉闲着没事装作睡着了,不理他。
        然后郝眉就听ko喊"媳妇儿媳妇儿媳妇儿…睡着了?小胖子?小胖子?小胖子?还真的睡着了呀,那,晚安,宝贝。"
        郝眉炸毛:“小胖子是什么鬼??”
        ko假装工作...
        郝眉:“ko你变了!!!”

不取了

啪肌:

        一天晚上,郝眉突然说:“ko我给你讲一个很甜的故事吧!”
        ko:“嗯。”
       然后,郝眉突然凑到他面前,在他唇上停留了好一会儿。
        ko满脸疑惑。
        郝眉:“讲完了”
        ko(勾起嘴角):“我给你讲个更甜的!”然后回应了他一个更深的吻。



堪比小学生作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啪肌:

        俩人不知道因为什么吵的特别凶,谁也不让谁。ko气得在阳台抽闷烟。
        郝眉看着他的背影,说:“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了,你也烦了厌了吧,烦了的话。。。”
        没等他说完,ko转头看了他一眼,摁灭了手里的烟,走过去抱住了他,把头埋在郝眉颈窝里,声音沙哑:“是啊很烦,不想谈恋爱,我们结婚好不好。”

文章标题(可不甜)

啪肌:

        俩人又吵架,ko在道歉。郝眉的手一直放在兜里,ko就把他的大手伸过来握着他。
        郝眉一气之下抬头瞪着他,说:“我们两清了!”
        然后ko埋头过来亲了他一下,说:“嗯,我们两亲了。”
        (////////)

文章标题(可不甜)

啪肌:

         ko:“我们去吃甜筒吧。”
        郝眉心想:ko肯定是在考验我,才不上当呢!于是拉起ko的手,说:“我们快回家吃吧,我想吃你做的蛋黄焗鸡翅!”
        ko:“现在还早,我们先去吃甜筒。”
        郝眉:“可是我想吃鸡翅啊!”坚决不上当,哼!
        ko(有些慌):“可是....鸡翅里放不下戒指。”
        (//////)

文章标题(可不甜)

啪肌:

        晚上俩人吃完饭 ,郝眉做错事了ko正在假装不理他。
        眉哥也很郁闷呐,可是该哄还是要哄的。
        于是乎,当KO洗完碗在他旁边坐下时,郝眉就拿起手里正在吃的饼干碰一下ko的脸蛋,说:"蘸蘸奶油 ~"然后吃了。(ko被萌哭了但为了人设还是绷住了)
      见KO不为所动, 郝眉又拿起一个碰下ko的嘴,说 :"蘸蘸草莓酱~" 玩着玩着觉得挺好玩儿,也不顾KO有没有生气, 又拿一个碰下ko的眉毛说:"蘸蘸巧克力酱~"
       ko还是没绷住笑了出声,在郝眉耳边说:"我想吃梅(眉)酱。"然后扛着郝眉回房了。

文章标题(可不甜)

啪肌:

        郝眉拔完智齿,麻药劲儿过了特别疼……说不出话,ko又刚好出差。
        郝眉给ko打电话,觉得听到他声音会安心一点。然后就在电话里疼的哼哼唧唧,一直叫……
        过了一会儿,就听到ko那边超级温柔软软的小小声说:"痛痛飞……痛痛飞……"
        郝眉一听,脸瞬间红到耳根感觉整个人快炸了!!!攻气十足(确定?)的说"ko!!!快回来,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