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的母上

实习生眼中的致一(日常狗粮)

故人南延:

这个是一个妹妹给的建议,我动手写了写。

---------------文-----------------

大家好,我是致一的实习生,大家可是叫我生生,我是个资深的腐女,本以为去了致一这个和尚庙之后后要掩饰好自己的属性,却没料到这……致一有一对高颜值夫夫,当时我的想法是,我死也要死在这个公司。

关于发现他们两是一对,还要感谢我们同行的一个女孩子,在学校的时候她就是著名的交际花,和谁都能玩在一起,那天她羞答答的和我们一行实习生分享,她说她喜欢上了公司的大神,黑面神ko。

当时我还觉得ko这种人一定很不好惹,看起来就有些吓人,除了工作之后就只会说嗯,完全没有可爱的郝眉师兄好。

单纯如我,如今回想起来,ko一直都是陪在郝眉师兄身边的,每次他露出吓人的表情,都是因为我们和郝眉师兄举止亲切。

 

那天那个女孩子撞破ko师兄和郝眉师兄在办公室接吻,哭哭啼啼的跑来诉苦,我当时心里就是两个字:“窝槽!”

这也太劲爆了。顺带着翻了那女孩一个白眼,爱情和性别无关好嘛。

郝眉师兄被女生挑衅,直接笑问:“pk吗?”这种用实力说话的男人太帅了!!

本以为邻家哥哥的郝眉,会是个一般技术男,可让我大跌眼镜的是郝眉师兄的操作技术。我去,这哪里是一个中学生长相男生的实力,完完全全是大神级别的。

郝眉师兄为了宣告主权,当着所有人的面直直的吻上ko师兄,那一刻我的人生圆满了,果然这种能和小攻携手共进退的小受,最讨人欢心,太男人了。

 

第二天,我起了个大早,高高兴兴的在致一等待ko和郝眉师兄的到来,他们两个又是踩点来的,赶在最后一刻郝眉师兄匆匆打了卡。

我听见他们二人说:

“还好,还好,差点就迟到了。”郝眉擦了擦额角的汗,转身红着脸“你以后早上注意一点。”

“不怨我。”

“那还怨我啊!”

“是你自己抱上来了的。”

“滚滚滚,我那个时候还没睡醒。”

我隐约的看到ko师兄那张冰冻的脸上,稍稍露出一丝笑意,窝槽窝槽!!谁能理解我当时的心情!!新大陆啊!!

 

后来,我又在致一待了一个月,发现郝眉师兄经常请假,一个月有小半个月都不在,即使第二天来了,也是一副不太舒服的样子。

我自然是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并且有意无意的路过两人私立的办公室,偷听里面的声音。

某一次秉着送文件的由头,在门口听了快半个小时。

“你走开,别靠近我。”

Ko冷淡的声音响起:“你每次都这么说。别乱动,我给你揉。”

“轻点!疼。”

“嗯。”

“你……”

“什么?”

郝眉羞愤的声音传来:“你以后别老是研究这种乱七八糟的姿势,我腰都快折了。”

“嗯~”ko的语调带着前所未有的轻松。

然后是郝眉一声惊叫声:“你别脱我裤子,ko!你又!”

“别闹,我看看你下边还肿不肿了。”

 

就在我想着要不要推门偷看的时候,身后传来愚公的笑声,我讪笑的回身:“师兄。”

愚公走过来拍拍我的肩膀:“刚开始都是这样的,你有不适应是正常的,总之,习惯就好。”

“嗯,我挺习惯的。”

“妹子,有前途啊。”

 

某一天我在茶水间遇上郝眉师兄,他神采奕奕的泡着咖啡:“哦?小师妹,适应的怎么样?”

“特别好。”我偷看了一眼。郝眉师兄脖子上的薄款围巾。

“师兄,你这围巾是牌子吧,好好看。”

他尴尬的咳了一声:“呵呵,我也觉得好看。”

我本以为郝眉师兄是害羞别人夸他,可是当他弯腰去拿咖啡的时候,我一不小心看到围巾下一些星星点点的痕迹,脑中各种天雷勾地火,少儿不宜,乱七八糟的画面如滔滔江水泛滥不绝。

再一回头,郝眉师兄有些惊讶的看着我:“你,你流鼻血了……”

我一摸果然是红艳艳的,我讪笑:“没事,这是我幸福的证明。”

“幸福?你要不要纸啊。”

“不用不用,我去洗洗,洗洗就好。”

 

这是后来才发现的,每次大家中午吃饭,郝眉和ko师兄总是窝在办公室里,我本以为,他们是为了抓紧时间做一些少儿不宜的事情,可是那天我留下加班,发现他们两个只是嬉闹的坐在一张桌子上吃盒饭。

郝眉师兄的腿在桌子下面勾着ko师兄的腿来回晃,ko师兄把碗里的糖醋排骨,全部喂到郝眉的嘴里。

霎时间,我觉得这样日常生活带来的暖意,貌似比天雷勾地火还要惹人心动。

 

致一每次大单子之后,都会有聚会之类的奖励,这次也不例外,猴子和愚公师兄吵着要去KTV,大家也都同意,可惜我今天有约会,没办法去,我刚说完,郝眉师兄就跳出来:“我们今天也没办法去。”

在商场等同学的时候,我看见两个熟悉的身影,是ko和郝眉师兄他们在一家运动品牌专卖店里买鞋子。

郝眉师兄坐在沙发上吃冰淇淋,而他家男人正弯下腰,给他穿鞋。

“好看吗?”郝眉问。

Ko师兄的眼里没有平日的疏离,而是如寒夜星空般静谧柔然:“嗯,好看。”

郝眉师兄挖了一勺冰淇淋喂到ko师兄嘴里,一副受不了的模样:“我穿什么你都说好看,那咱们还怎么买啊。”

Ko师兄笑了:“那就都买了。”

“ko你打算包养你眉哥吗?”

“嗯。”

“也是,你工资卡都在我这。”

 

明晃晃的看见满店的女孩子都红着脸,一副母爱泛滥的模样。

我眼看着他们两人去了另一家店试衣服,郝眉师兄比ko师兄挑剔很多,选衣服就选了半天,可是拿出来的都是一些和他气质严重不符的成熟装,当他把几件衣服比划在ko师兄身上的时候,我明白了,这是媳妇在给自己男人挑衣服呢。

 

我朋友来的时候,他们两个已经提着大包小包往其他店走了。

一个黑衣款款,一个连帽单纯。

拖着腮看着他们二人,真是美好啊。

 

致一后来开始做网络安全方面的工作,我再次对他们夫夫二人膜拜,果然不止是颜值,最重要的是可爱的高中生郝眉师兄拿出了让我们大跌眼镜的实力。

系统运转的时候出现bug,ko师兄是黑客出生这方面不是很了解,肖奈师兄只能从防火墙入手。郝眉师兄推开所有人,在电脑上打上一串码后,电脑立刻恢复正常。

他得意洋洋的看着大家:“看到没有,这是省状元的实力。”

愚公师兄和猴子师兄的挤兑道:“我说眉哥,你怎么会这个?”

“是不是你故意的!”

“大哥,你不会被别的公司收买了吧。”

郝眉师兄说:“行了行了,我爸他们公司的网络安全在我高中的时候出了一次问题,有前车之鉴,我了解过一点。”

转过头他对肖奈师兄道:“老三,你明白我什么意思。”

肖奈师兄点头。

愚公扯着嘴角道:“眉妹的意思是……公司有内鬼?”

Ko师兄站在一旁,眼神就没离开过郝眉师兄。

 

郝眉立刻坐着滑椅滑到ko师兄身边:“老三啊,你别怀疑我们两口子啊。”

“为毛?你嫌疑最大。”愚公师兄开着玩笑指着郝眉。

Ko师兄眼睛眨也不眨道:“他有房有车有我,什么都有。”

“……”

“……”

“……”

“噗。”我忍不住笑了。

 

郝眉师兄脖子都红起来,恼道:“ko,你小点声。”

“你不喜欢?”说罢ko师兄转了转两人手上的戒指。

“我……我什么时候说不喜欢。”

“我没说错。你什么都有了。”

然后,在致一众人的讨论中,我一直盯着他们二人,ko师兄的脸色越来越明亮,因为郝眉师兄什么话都没有说,而是悄悄握住ko师兄垂在一旁手。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后来事情曝光,是美术部一个同事,被收买。

人都是缺少什么才会渴望什么,我猛地想起ko师兄说,美人师兄什么都不缺,或许ko是想表明自己也什么都不缺吧。

 

这是……这种无声无息的秀恩爱,让人一想起来就甜甜的。

 

之后,我结婚离开致一回了自己家乡。

某一天我和丈夫去水乡休假,我们坐在水乡的小船上。

我听到两个熟悉的声音,他们在河岸的小店里选着旅游纪念品。

郝眉师兄还是一如既往的稚嫩:“你看我戴这个好看吗?”

而他身旁如黑夜般静谧柔然的男人和多年前一样,笑道:“好看。”

“那我们买四个,给咱爸妈一对,我们一家四口戴一样的。”

“嗯。”

 

他们无名指上的戒指,精致又简单,买了东西出了店,ko师兄牵着郝眉师兄的手:“走慢点。”

“行,你年纪大了,你眉哥要迁就你。”

“嗯。”

 

郝眉师兄转头看到河流上的船,我以为他认出我,可转头却听到郝眉师兄笑说:“ko,你看,细水长流。”

“嗯。”

 

END

 

 

评论

热度(7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