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的母上

ko对郝眉果然是春天般和煦。(日常狗粮)

故人南延:

致一的很多人都多多少少有些害怕ko,特别是他刚来的那段时间,整天都是一身黑衣,冷着一张脸,一副黑无常的样子,秉着敬神三尺的原则,大家基本上都能少说话少说话,能多干活多干活。

唯有一个例外,就是郝眉。

当所有人都避开神明的时候,他离开大部队的步伐奔入了神明的怀抱,天天拉着神明走街串巷,吃喝拉撒。

 

当时郝眉和ok的奸情,或者说ko对郝眉的心意还没有昭告天下的时候,很多人很佩服能在ko身边没心没肺的美人。毕竟作为一个话痨能和那样一个面瘫在一起是一件多么不容易的事情。

很多次愚公和猴子都全然不理解的看着郝眉和ko勾肩搭背的走街串巷胡吃海塞,难道郝眉不会觉得闷吗?

 

这天他们将郝眉堵在致一门口。

愚公一副儿心娘操心的模样,拉起郝眉的手语重心长的问:“告诉我,是不是ko握住你什么把柄了。”

郝眉恶心的把手甩开:“没有啊。你们大早上嗑药了啊。”

猴子从后搂住美人:“我们就是有点担心你,你说你这么活泼的一个人,天天和ko在一起不觉得闷的慌嘛?”

郝眉蹙眉看着二人:“不会啊。我觉得他不闷啊。我们俩个在一起说话的时候,他话还是挺多的。”

“ko话多?”愚公搬过郝眉的脑袋:“你告诉我,一个在公司一个星期说话不超过三句的人,话多?!你嗑药了吧!!”

郝眉推了愚公一把:“你不了解他,他人很不错。”

“……”

“呵呵,我感觉不到,他就是冬天的风啊,咱们凡人消受不起。”

郝眉看了看屋子里面低头码字的ko:“你们两个简直眼瞎,那明显是春天般和煦,好吗?”

“……”

“……”

看着那二人一副吃了什么的表情,郝眉大手一挥儿:“你们是觉得你们眉哥最近没请你们吃饭吧,今天咱们一起去吃。”

二人立刻攀上郝眉的肩头:“眉哥最近越来越上道了啊。”

“你们果然是为了食物才美名其曰来关心我!”

 

和郝眉ko吃了一餐饭,猴子和愚公隐隐明白了什么,整顿饭两人都安静的听郝眉和ko说话,ko的话真的很少,但是每次郝眉巴拉巴拉说出一大堆的时候,他身旁的男人都会轻轻的嗯一声,时不时还会浅浅一笑。

愚公和猴子捂住心口,果然ko对待美人如春天般和煦啊。

 

这天早上,ko和郝眉相约在附近的早餐铺吃面条,愚公和猴子与他们不期而遇了,但是那二人吃的真欢,完全看不见他们,愚公和猴子买了面条之后,坐在角落的位置悄悄观察那二人。

“我说愚公,咱们两是不是太像变态了啊。”

“有你这么说自己的吗?”

猴子抽着嘴角道:“人家两个男的吃早饭,咱们两个在这偷窥,不是有病是什么啊。”

愚公呵呵冷笑,指了指另一桌的两人。

“你自己看,他们两个哪里像是普通的友谊关系?”

猴子侧过头,ko正用拇指抹去郝眉嘴角的汤汁,郝眉乖巧的对他笑,任由某人的手在自己脸上来回擦拭,然而最不能忍得是,ko居然还舔掉了拇指上的汤汁!!!

 

猴子好半天没回过,他呆愣愣的转头看着和他同样表情的愚公:“是我想的那样吗?”

愚公歪着脑袋:“貌似……好像……咱们……去问老三吧!!”

 

致一里大部分员工都已经到了,愚公一进公司就满世界的找肖奈,最后在会议室里抓到人,当着所有人的面问道:“ko是不是对郝眉有意思?”

 

肖奈身边偷笑的贝微微道:“愚公师兄,你还不算太迟钝啊。”

 

当时愚公和猴子的世界观出了交通事故……

 

当两人确定关系后,ko更是毫不犹豫的表现出自己的占有欲和双标。

当工作累的时候。

愚公和猴子:“好累啊,ko你能不能做慢一点,咱们这边实在是跟不上你的速度。”

“我一会有事,你们可以慢慢做。”

二人一脸懵懂,只见郝眉揉揉眼睛,打了个哈切。

Ko立刻询问:“累了嘛?”

对面的人眼睛已经快要闭上:“有点。”

“嗯。”说罢便起身,将快要趴到桌子上的郝眉提起来放到他拖过来的垫子上,给人盖上被子后吻了吻额头,心满意足的坐在郝眉的位子上帮他工作。

 

猴子闭上双眼,学着瞎子模样到处乱摸:“愚公啊,我怎么觉得我瞎了呢?”

愚公:“呵、呵、呵、”

 

吃饭的时候。

郝眉特别喜欢糖醋排骨,每天两口子带来的饭盒里面基本上都有这个菜,实际上ko不太喜欢甜的东西。

可每次郝眉吃着糖的时候,ko总是一副垂涎欲滴的模样,他想吃的不是糖,是嘴~

 

关于和郝眉亲近这回事儿。

肖奈家的宝贝每次和郝眉待在一起总会被一个面无表情的叔叔瞪,可是每次郝眉一回头那个叔叔脸上表情立刻就化了,所以在肖宝贝的眼里,郝眉是一个可以融化冬天冰雪的哥哥。

 

郝眉和ko在一起的时候,总是笑嘻嘻的,用贝微微的话来说,郝眉和ko在一起之后,眼睛都会笑了。

 

自然两人在家里的那些小秘密不会让人知道的。

Ko最近发现郝眉很喜欢在自己做饭的撩拨自己,一开始还想让他注意火花,到如今只要某人一点火,ko马上就浇油。

开阔式的厨房就是有不为人知的情趣。

 

郝眉有时候会很心疼ko,自己是温暖家庭里面长大的,ko不是,所以他希望自己能多给ko一点安全感或者能带给他多一点的家的感觉。

“ko,你想不想有个孩子?”

正在洗完的人奇怪的看沙发上的男生:“你想要?”

“不是,我是问你想不想要?”

擦干手,ko走到沙发旁,男生向他伸开双手,一副要抱的模样,将人拉进怀里,他说:“如果你想要,我们就要一个,你爸妈那边总归是要……”

他还未说完,男生就起身吻住他,主动送上门的豆腐自然要吃,两人吻到气喘吁吁时才勉强分开,刚一分开,郝眉就怒道:“我问的是你,不是为了我爸妈。”

Ko轻笑:“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你既然知道,为什么不正面回答我的问题。”

捏着男生腰上的软肉:“我养你一个就行了,还养别的干什么。”

“ko,我没和你开玩笑,我认真的问你,你要不要和我组成一家三口。”

男人也真诚的答道:“我只想和你做两口子,多谁都不行。”

郝眉垂下头吻了吻他:“那你想多的时候和我说一声,咱们想办法造两个出来。”

“然后呢?”亲吻有了愈演愈热的氛围,郝眉抓住在自己皮肤上乱动的手,咬牙道:“然后就扔给我爸妈,咱们接着过二人世界。”

“都听你的。”

 

关于某些秀恩爱的场景。

贝微微嫁给肖奈后,出门后的一切花销都是肖奈付钱。

愚公那天嘴贱问了郝眉一句:“你们出门谁付钱啊。”

那边的郝眉正在给ko捏肩膀:“我们?谁带钱包谁付钱。”

“那你们一般谁带钱包啊?”

郝眉有些迷惑的说:“那谁记得啊,反正我们是两口子,花谁的钱不都一样嘛。”

愚公:“……”

郝眉抱了抱ko:“钱是我的,我是你的,所以,都是你的。”

“嗯,我的。”

 

场景二。

肖奈家养了一只金毛,致一的男程序员们都喜欢的紧,常常要求微微师妹将这宝贝带来,大家一起玩。

郝眉也喜欢的紧。

猴子打趣道:“眉妹,这么喜欢这东西,让你们家ko给你每一条就是了,你一撒娇他肯定没辙。”

本以为郝眉会欢欢喜喜的跳起来找ko商量。

却不料某人一脸羞涩的红了脸:“买了回家,也是ko照顾累着他就不好了。”然后就见郝眉对着远处的ko微微一笑:“养动物什么的太占地方。Ko说他养我就够了。”

猴子:“……”

 

 

猴子和愚公抱团痛苦,烧死情侣吧,还世界一个公道。

肖奈道:“你们今天加班把内侧做了。”

“为什么是我们?!!”

“因为,情侣都要被烧死。还有,我和ko过两天要陪夫人们出门,公司就交给你们了。”

“老三你!!你的人性呢!!”

肖奈笑道:“沙尘暴哪有只吹一次的。”

 

微微摇头:“苍天饶过谁啊。”

 

END

 

 

 

评论

热度(7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