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的母上

老子心疼,回家!(日常狗粮)

故人南延:

郝眉坐在前台的高椅上,愚公前来询问:“怎么了?眉哥又郁闷了?”


“没呢,卡代码了。”


愚公也拉过椅子坐在郝眉身边:“找你们家ko啊,他不是一直都心甘情愿任你剥削吗?”


“他加了一夜的班正在睡呢。我怕我在办公室打字吵醒他。”


愚公捂住自己的胸口:“我受到了打击。”


“这么会演干嘛不去北影啊。”


愚公乐呵呵的问:“哥哥,我以前怎么就没有发现,你这么体贴人呢?”


“那是你瞎!”郝眉看着致一的门:“喂,你不去找妹子侃大山,在这我这废话什么呢?”


“哎,咱们两个到底谁瞎,妹子都出差一个星期了,我打电话和她侃大山吗?她回来不劈死我。”


“你们革命友谊进行到哪一步了?”


愚公整了整衣领:“就是革命友谊那一步。你别乱想,我和妹子可是纯洁的。”


 


“没说你们不纯洁啊,妹子看不上你,她心里有人。”郝眉默默道出事实。


“喂喂喂,她心里有人,和她看不上我是两个理由吧,你放在一起说,貌似你愚公大哥很差啊。”


郝眉上下打量了愚公一眼:“你先把,你的穿衣品味改掉,再来和我侃大山吧。”


“嘿,有人包养你了不起啊。”


 


郝眉摇着尾巴往办公室方向走:“你有本事也找一个?”


 


轻手轻脚的打开办公室的门,ko正靠在沙发上睡觉。


郝眉悄悄的走过去,蹲下身子,就这么盯着ko看,从眉毛一直看到嘴唇。


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笑的有多欢喜……


能看到ko睡觉的样子真是少之又少,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


 


要不要偷亲一下?


偷亲个毛,正大光明的亲!


 


刚弯下身子,ko原本还闭着的眼睛立刻就睁开了,浓黑的眸子里满是繁星的闪耀,带着明显的笑意。


“你~?”语调都微微飞起,一听就知道,ko早就醒了。


被逮了正着的郝眉立刻红了脸:“你什么时候醒过来的?”


“你开门的时候。”


想起身,别被ko搂住腰:“别动。”


“醒了不睁眼!”


“睁眼的是金鱼。”


 


“滚蛋。”


“再抱一会儿。”


 


“咱们都多少天没有回家了啊,真是愁死我了。”郝眉双手捂上ko的眼睛:“你黑眼圈都出来了,请个假回家睡。”


“肖奈不在。”


“那你就是一把手,你的工作我来做。”郝眉信誓旦旦的拍拍自己的胸口。


“会累。”ko揉了揉郝眉的顺毛。


“靠,弄得好像你不会累一样啊。”


“我还好。”


 


“咱们家也不缺钱,你那么拼干嘛?”


“嗯。”


“别嗯,说话!”


“肖奈不在,下次在,我们就请假。”


郝眉眉头提起:“这个嘛……是不是太没有义气了?”


“嗯。”


 


郝眉长叹一声:“行吧行吧,你总是有道理,每次我心疼你,最后都像是我在无理取闹一样。”


伸出双手拍拍ko的脸:“总之你知道眉哥心疼你,就好了。”


“嗯。”


“晚上别吃盒饭了,我给你订了药膳。”


“药膳?”


“嗯,就咱们一直吃的那一家,你今晚想吃什么?”


“你点,我吃你吃的。”


郝眉笑呵呵的环住ko的脖子:“不错,不错,甚得我心。”


“工作吧。”


 


郝眉立刻跳起来:“得,工作吧。”


 


又过了两天,工作彻底结束了,肖奈也回来了。


扔出一份新的工作。


“ko,郝眉,这是一家公司的外快,你们看看有没有兴趣。”


 


郝眉打着哈切眼疾手快的按住ko想要去拿文件的手:“不不不,完全没兴趣。”


“收益不少。”肖奈点点文件。


Ko看了郝眉一眼。


郝眉咬牙道:“不行。”


 


愚公划着椅子过来:“这就是传说中的妻管严吗?”


Ko一直看着郝眉。


郝眉拍拍心口:“我心痛。”


Ko立刻皱眉:“心疼?”


“疼的要死要活的,快回家,回家就好了。”


 


ko苦笑不得:“好,回家。”


 


END


 

评论

热度(3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