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的母上

这叫红果果的羡慕(日常狗粮)

故人南延:

“都说江南水乡好,如今过来看看还真是名不虚传啊。”妹子带着墨镜,趴在船边,秦淮河两岸是黑夜的人来人往喧嚣。


“公费旅行这么消遣真的好吗?”愚公舒坦的靠在船边:“猴子啊,咱们三个单身狗坐在一条船上是不是太…浪费这良辰美景了?”


猴子笑道:“你可以试试上老三的船,或者上眉妹和ko的船啊。”


愚公沉默了一会儿,默默道:“我还是想安安静静的坐在船上当一个美男子,勾搭一下妹子。”


公关妹子笑道:“你要明白的和肖奈师兄,ko师兄同行,基本没有几个人能看到你……”


愚公怒道:“靠,我这么差!”


“不是,只是对手太强大。”


 


郝眉和ko上了一条船:“ko啊你觉不觉得这个……地方还挺无聊的啊。”


“嗯。”


“这个船就这么晃啊晃,晃得我都快吐了。”


“嗯。”ko有些担心的把郝眉拉到身边,伸手摸了摸那人的额头:“你感冒还没好别趴在船边。”


郝眉叹道:“我觉得我已经离发烧不远了。”


“昨天晚上不应该玩水的。”


“咱们就住在泳池旁边,怎么可能不玩水?”郝眉理直气壮。


“嗯。”


“ko我有点冷。”


现在是夏天没有外套可以穿,ko只能把人拉的更近了一些,圈抱起来:“好点了吗?”


“没有,不过先抱一会吧。”


Ko面色变了变:“我们一会先回去。”


“不行!”


“嗯?”


“鸭血粉丝还没吃呢。”


“……吃的重要还是身体重要。”


 


郝眉认真的思考,得出答案:“都重要。”转念摇摇脑袋:“你还是比吃重要的。”


“嗯?”


“你比我重要。”


“没有。”


“有!”


“好,有。”ko感觉郝眉此刻已经有些晕晕昏昏的了,和肖奈他们打了声招呼就带着郝眉往酒店赶。


 


“看看美人师兄一点点不舒服,ko师兄就急的和什么一样,当真是放在心里疼的啊。果然好男人都是有男朋友的。”妹子举着相机,拍着两人远去的背影,满面痴笑。


愚公冷笑:“你的举动和你的话语真不是同一个频道的。”


 


肖奈搂紧身边的微微:“走,去吃鸭血粉丝。”


 


“ko现在也太早了吧,我们能不能晚点睡!”


“你不太舒服。”


“我没有,你眉哥特精神,你看我的眼睛,是不是特别明亮动人,闪闪惹人爱?”


“嗯。”


“那我们去吃鸭血粉丝吧。”


“你脸色不好。”ko递过来一杯热水,手抚上的郝眉的脸颊:“不要生病。”


郝眉一听ko的语调,心立刻就软的像水一样:“好好,我早点睡。”


“乖。”ko低下头吻着郝眉的眼睛。


 


“ko,我睡不着,咱们两个聊天好吗?”


“嗯。”


“每次聊天其实就是我在说你在听。”


“很好。”


“我知道,谁让我话多呢。”


郝眉有些冷的往ko身边靠了靠:“你知道吗?今天好几个人都说羡慕我们两个。”


“嗯?谁?”


“不认得,就是吃饭的时候他们走过来问我们两个是不是一对,然后还笑着说羡慕我么两个。”


“男的?”


“嗯。”郝眉连连点头:“他是和一群男生坐在一起的,就他一个人发现了,咱们是一对这个事。”


Ko犹豫的问出口:“他还说什么了?”


郝眉笑呵呵的拉住ko的手:“吃醋了?哈哈哈哈,那个男生像是有喜欢的人样子。对我们两个没意思,要是有意思我一定避而远之。”


“没有留联系方式?”


“就萍水相逢而已……留什么联系方式。”


 


Ko反拉住郝眉的手:“嗯。”


“东亚醋王,我觉得我命还挺好的,你就在我身边,我都不用主动的,你就送上门来了,我看那个男生应该一辈子都不会和他喜欢的人说吧。社会要是能在开放一点就好了。”


 


Ko吻了吻郝眉的指尖:“嗯。”


 


“我啊……”话还没说完眼睛就开始打架了。


 


Ko把人抱紧:“嗯,我命好才对。”


 


第二天郝眉得到重生,生龙活虎的和ko大玩南京,两人去了总统府……


刚到门口,郝眉就看到昨天那个和他说话的男生,郝眉拉了拉ko,在他耳边说:“就是那个……昨天和我说话的男生。”


Ko顺着看过去,就见那男生一个人在总统府里晃悠,身边没有人。


 


Ko把郝眉护好,家里有一个会勾人的美人,出门在外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都要防着。


“要不要去和他打个招呼?”


“不了,有人来找他了。”ko指了指远处一个高个子正在张望找人的男人。


“哇,这是脱单有望吗?”


“嗯。”


 


“ko啊。”


“嗯?”


“我看着别人那么不容易……”


“嗯。”


郝眉喜笑颜开:“我觉得我自己都红果果的羡慕自己。”


Ko拉住郝眉的手:“嗯。羡慕。”


 


END


 


 

评论

热度(371)

  1. 哲的母上故人南延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