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的母上

你一来,他就笑。(日常狗粮)

故人南延:

郝眉回家了,郝家来了两个亲戚,死活要见郝眉,ko本是要跟着一起去的,可惜致一不能没有程序员,所以ko就留下了。


最近帝都是三伏天,地表温度都是可以煎鸡蛋的那种炙热,可致一……根本不用开空调……


他们有ko。。


自从郝眉走了之后,大家就立刻感觉到平时话不多又面瘫的ko如今更加死气沉沉,每天愚公拿着文件去找ko的时候,总觉得自己会被ko的低气压冻成冰。


“k…ko啊,这个你看看。”愚公小心翼翼的把文件递过去。


Ko翻看了两遍,沉默的把文件放回桌子上。


愚公问:“可以吗?”


Ko嗯了一声。


 


愚公立刻策马奔腾逃离现场。


出来后,后怕的拍着猴子的肩膀:“我说,猴子啊,ko是吃干冰了吗?气压那么低!!”


猴子摇头:“郝眉走了两天了,ko想他了呗。”


“我去,这眉妹再不回来,咱们还活不活了?ko这怨气也是醉了。”


猴子叹息:“你好好看看,致一自从少了眉妹之后,这气氛跌成什么样子了,看着ko这样子啊……我还真是为郝眉捏一把汗。”


“为什么?”


“你以为眉妹经常请假是因为生病?还不是因为咱们ko大爷。”


愚公点头:“哦~虎虎生威啊。”


猴子回头看了一眼埋头工作的致一单身汉们:“老子从来没有一刻,这么想念过眉妹。”


“上苍啊,请保佑眉妹快些回来吧,ko要结冰了啊。”


 


Ko下班后一个人开车回去,以前他和郝眉一起上班,能不开车就尽量不开车,两个人结伴走来,即使不说话就这么走着,也是好的。


站在小区楼下看自己家的窗户,没开灯一片漆黑。


打开门看着熟悉的家具……有些怅然。


 


不知道郝眉什么时候能回来,昨天打电话的时候,他好像陪亲戚陪的很累。


明天去买点菜,今晚就不给他打电话,发个短信让他早点睡。


Ko转身关门。


【啪】灯的开关被打开,满屋子透亮。


“回来开一下灯好不好,你眉哥还打算给你惊喜,结果现在要自己开灯。”


听着声音ko转过头看去,只见郝眉站在厨房前笑的一脸灿烂,满是欢喜。


“怎么了?看到我激动的说不出话了?”郝眉走上前,停在ko面前,两人贴的很近。


Ko阴郁了一天的气质立刻改变,眸中乌云散去只剩下一面光泽,充斥着喜悦,搂过面前人的腰,双唇相接,ko能感觉到那个人带来的暖意。


直到郝眉喘不上气两人才分开。


咬着红肿的嘴唇,郝眉眸中含水,他微喘着软在ko的怀里:“你…这么激动啊。”


“嗯。”


“我才走了两天而已。”


Ko咬上郝眉的耳垂,又在耳边低语道:“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抬起笑弯的眼睛郝眉与ko对视,郝眉说:“看来我以后去哪都要把你带着,放你一个人在家,会得相思病。”


郝眉呵呵直笑:“猴子和愚公都给我发短信发爆了,说你冷气感十足,致一的空调都没你功能强大。”


“所以…我这就马不停蹄的赶回来了,是不是很感动,看你眉哥多宠爱你。”


Ko顺着郝眉的背脊一下一下的抚过:“欢迎回家。”


“嗯,我回来了。”


 


“ko,我饿了。”郝眉摸着自己憋下去的肚子:“做饭吧。”


“嗯。”


 


看着忙碌的男人,郝眉趴在料理台上笑问:“是不是特想我?”


Ko转过身笑看着郝眉:“你呢?”


“废话不是?我不想你我为毛赶回来,明早回来不是更好。”


“想。”


“哎呀,我们家闷葫芦说一句这样的话真是不容易。眉哥很自豪。”


 


“吃辣吗?”


“吃!!”


 


郝眉光荣回归,ko春风得意。


致一没有阴郁的ko,气温又回到正常范畴,用愚公的话说,致一重新鸟语花香了。


 


“ko就应该归眉哥,眉哥就应该归ko。”


“什么意思?”


“他们两个,天生一对。”


 


远处郝眉拉住ko的手臂:“晚上咱们去吃那家小龙虾吧。”


“回家吧,我给你做着吃。”


“哇!!万岁。”


 


“你看,郝眉一回来,ko就笑了。”


 


END


 


 

评论

热度(5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