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的母上

喝醉了才能说(日常狗粮)

故人南延:

郝眉是个傲娇这是致一每个人都知道的事情,除了ko。因为郝眉自从和他在一起之后一般只娇很少会傲。


“你知道吗?”愚公拍拍正在玩游戏的妹子:“有时候我会觉得郝眉变了。”


妹子有些犹豫的看着愚公,半天才啊了一声。


“你是不知道啊,以前眉哥多么的自立自强啊,袜子都是自己洗的,而且还会帮着我们洗洗袜子什么的。如今啊,你看看连个鞋带都不自己系。”


妹子叹息道:“美人师兄昨天把手扭了,没办法系,他们两个不是那种会在外面秀恩爱的人。”


 


愚公抢过妹子的手机:“喂,那些每天亮瞎我们的是什么?”


妹子叹息道:“那些都是自然流露,你快点恋爱就能明白了。”


“嗯?”


“年轻啊,愚公。”


 


郝眉悲伤的看着自己的手腕:“ko啊,你说我以这种独臂侠杨过的造型还要坚持多久呢?”


Ko道:“伤筋动骨一百天。”


“啊?三个月多啊,你还是杀了我吧。”郝眉往后一躺装作尸体。


“嗯?”


郝眉叹息无奈道:“你别那个表情,我不应该多喝两杯和你在公园玩什么蹦极,结果自己跌了个跟头。”


“嗯。”ko点头,走过去把人扶起来:“疼?”


“我要是说不疼,你信吗?”郝眉很悲伤。


 


Ko想了想道:“晚上吃猪蹄。”


 


“猪蹄?”


 


“吃哪补哪。”


“……”郝眉无语的看着ko:“你又开始你的冷幽默。”


“嗯。”


 


晚上吃了猪蹄,两个人躺在床上……


郝眉在被子里磨磨蹭蹭了很久才道:“ko,我难受……”


Ko点头,晚上的生蚝没有白给他吃:“我帮你。”


 


愈演愈烈……


 


然后,郝眉又是腰酸背痛的去上了班。


 


正所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郝眉自从喝酒跌了手之后,再也没有敢在外面多喝,万一下次把ko祸祸了,就出大事了。


“今晚聚餐。”ko点点郝眉的脑门。


郝眉点头:“我知道。”


“嗯?”


“我不想去,万一被他们灌酒怎么办?”


“不会。”


郝眉感激的看着ko:“你的意思是我不会被他们灌酒?”


“嗯。”


“那就去吧。”


 


晚上ko背着醉醺醺的郝眉一步步往家走,郝眉只喝了一杯,是ko给到的,说是尝尝红酒的味道没想到一喝就倒了……


Ko当真不想到郝眉的酒量差到这个地步。


“ko……”趴在人背上的郝眉喃喃道。


“嗯。”


“我……我很珍惜你啊,你别始乱终弃啊。”


“嗯。”


郝眉舔舔嘴巴,脑子迷糊到:“我挺不好的。”


“没有。”ko把人往上背了背。


“你好,你怎么哪都好?”


“嗯。”


郝眉轻轻叹息一声:“我哪都不好。”


Ko笑着把人往家背去,一路上郝眉都在重复,你哪都好,我哪都不好。


 


Ko从来不认为郝眉是什么傻白甜,他只是不去计较而已,这是这个人的善良之处。


但是这种人会在不经意间被人伤害,而且不自知。


最近发生不少事情,ko和郝眉都不是那种会诉苦的人,两个人都知道对方的心意……可是要说出来其实有些辛苦。


郝眉总是一副我已经对你坦白你也应该对我诉苦了的态度,实际上,还是把一些容易解决的问题说出来,然后让别人多依靠他一些,这个人其实很善解人意很温柔。


 


Ko觉得自己越是和郝眉在一起,越是贪图这个人的温暖。


有些话还是灌醉了之后,才会说。


 


抱着人睡在床上,ko有些安心的顺着郝眉的背脊道:“我们好好过吧。”


不会诉苦也没关系,慢慢来。


有些事不急于求成,一辈子的事情,不是吗?


 


END


每天都要感叹一下你们的速度……


小祁和他弟弟的第一章:【我有一个弟弟

评论

热度(2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