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的母上

应酬(短一发)

KO:

致一有个不成文的规定,不同的客户由不同的角色去应酬。


商界精英(男性)­——老三出马


风韵少妇——愚公应付


软萌妹子——郝眉接手


技术大神——KO对接


但是一般能代表公司出面谈判的,不是男精英,就是女老板。所以郝眉和KO所谓的应酬客户,也就成了个莫须有的口头协议。大部分时间KO都在写自己的程序,或者是写郝眉的程序。当然活儿急了,也会自己的和郝眉的程序一起写。


但是今天的情况有些不同。平安夜的晚上,郝眉本来已经磨刀霍霍的想和KO出去浪漫一把了。从肖奈的办公室里出来的时候,郝眉整个人都耷拉了下来。


“怎么了?”KO关心的递过去一杯热巧克力。


“肖扒皮让我去接待客户!”郝眉不高兴的皱着眉。


“客户是?”


“女的”


“那愚公?”


“小姑娘刚刚21岁。男朋友都没有、、、”郝眉说这,就着KO的手喝光了一杯热巧克力。


“可是人家今天还要谈恋爱啊!”郝眉大声的抗议,肆无忌惮的撒着狗粮。完全不顾及办公室里有大把时间无处造作的单身汪们。


“给你福利,让KO开车送你。”好巧不巧的肖奈从办公室里出来。


“对了KO,晚上我和微微去吃西餐,没有特别紧急的事儿,就别给我打电话了。”肖奈说着扬了扬牵着微微的手。宣布致一提前两小时下班。愚公是项目负责人理应要去机场。于是这两人一汪的奇怪组合一路无言的听着圣诞歌到了机场。


“宋小小”郝眉看了眼KO举在手里的牌子。


还小小?怎么不叫大大,或者老老啊。耽误你眉哥我过节,肯定是个没人要的丑女人,否则怎么会平安夜里没人陪,跑到这里来谈什么项目。而且21岁,懂什么是项目吗,大学毕业了吗。郝眉还在走神,就看到一身黑的KO身上挂着一片儿红色的“大绸子”。


“初次见面,不用行此大礼吧!”郝眉一边努力的把KO身上的“红绸子”扯下来,一边做着简短的自我介绍。


“我才是郝眉,宋小姐。我才是今天来接你的郝眉。”


“你才是郝经理?”实话说,天鹰实业的千金并不丑,圆圆的脸蛋一双灵动的大眼睛,皮肤白皙,一件红色洋装让她穿的喜庆祥和。妆容淡雅精致,小雏菊香水与女孩儿的气质相得益彰。如果在马路上遇见了这样的姑娘,郝眉说不定还会背着KO多看两眼。但如果这个女孩儿,开始就像个树袋熊一样的挂在自家男人的身上,现在和自己说话的时候双眼却不停的瞄着旁边的KO。这情景就让郝眉老大不爽了。


“所以,宋小姐,没有带您的属下?”郝眉问。


“我没坐过头等舱,所以我买了头等舱的票先来了。”宋小小说着眼睛还是跟着先去拿车的KO。


“那他们呢?”郝眉站到了宋小小的眼前,不想再让他继续花痴自己男人的背影,一个背影也不行。


“他们的专机还要半个小时才到,没关系,我们先去check in吧。”宋小小说着急忙去追已经在前面走远的KO。


 


晚饭开始已经七点半了,不只是肖奈,整个致一团队都低估了这个21岁年轻小姑娘的谈判能力。


“再喝一杯吧,郝眉哥哥。”KO看着郝眉端起来的第三杯红酒,眼睛就要着火。从上车开始,郝眉就拉着宋小小坐到了后座儿,一路上没完没了的和这个带着娃娃音姑娘聊的热火朝天,甚至不让愚公插一句话进去。到了宾馆还主动帮宋小小拿行李,取房卡,整个人殷勤的不像话。


吃饭时明显把自己和宋小小隔开,为的应该就是现在和小姑娘耳鬓厮磨的喝酒聊天?


KO黑着脸把所有过来和他谈系统BUG的工程师一个个的怼了回去。不留一丝情面。连愚公都感觉到了KO今晚的寒气,周身三米,活物尽亡。一场讨价还价的酒局,变成了一场黑客的杀局。


“K先生这么厉害,不知是哪个学府毕业的啊?”


“自学。”


“K先生如此建树,应该拜谒过不少名是吧。”


“没有”


“K先生见多识广,不知来致一之前是在哪儿高就?”


“大排档。”


KO回答着面前人的问题,眼睛却一刻不离的盯着郝眉的动向。


眼神已经开始涣散、、、


嘴角开始无意识上扬、、、


第五杯、、、


KO一杯杯的数着,终于郝眉头一垂,眼看就要倒在对面姑娘的怀里。KO一伸手准确无误的接住了郝眉要垂下的头。


“回家。”KO在众目睽睽之下没法直接抱起郝眉,只能把他扛在肩上。


“那,那个。郝眉家的司机。”宋小小说着追了出去,扯住了KO的衣角。


“嗯?”KO皱着眉转过头,极为不友善的看着宋小小,那眼神让宋小小吓了一跳。


“我,我想在帝都转转,但是我家司机不认识路,你明天能不能?”


“不能。”宋小小还没说完,就被KO斩钉截铁的回绝掉了。


KO迈开长腿刚要离开,又想起了些什么,一样的转过身去。


“宋小姐,我不是郝经理家的司机,我是郝经理的老公。”KO说着把扛着的人横打着抱了起来。怀里的人,像是什么得逞一般的,嘴角弯弯笑了了起来。



评论

热度(180)

  1. 哲的母上KO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