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的母上

晨跑记

KO:

晨跑记


眉哥失眠了!郝眉牌烙饼把自己裹在厚厚的被子里只露出一个毛茸茸的小脑袋。一双眼瞪的老大眨巴眨巴看着屋顶的星星。


屋顶的星星和郝眉眼中的星星相应成辉,让失眠的眉哥更加“神采奕奕”。屋顶的星星是眉哥去参观完微微的婴儿房后回来的力作。微微的婴儿房是淡淡的蓝色,屋顶用特殊材料处理后刷了很多星星,白天有光的时候是看不出来的,晚上关了灯房顶夜光的星星才会亮起来。贝微微同学特别满意自己的创意,一晚上开灯关灯、关灯开灯的向郝眉显摆了不知道多少次。


郝眉喜欢那个婴儿房,简单又温馨,尤其喜欢的就是房顶的那些星星。小时候的眉哥一直住在家里三层的别墅中,整个房子装修的富丽堂皇,老红木的家具、纯欧式的大床、金丝绒的落地窗帘,可是冷冷冰冰的总有中住在超白金五星酒店的感觉,舒适度足够却没什么人气儿;后来住进宿舍人气是有了,可全是些大老爷们儿眉哥放几个手办和毛绒玩具都会被怼一学期,更别说其他什么旁的装饰,郝眉也就只能收起自己偶尔冒泡的分红少女心,做一个纯正的不洗袜子的直男;再后来毕业自己出来住,生活用品都配备不齐的,每周最盼望的就是钟点工来收拾自己凌乱不堪的狗窝,那些什么小情小趣的东西郝眉也就没再想过。直到后来,KO由后门而入,锅碗瓢盆、洗漱用品,KO为郝眉准备的一应俱全。


怕郝眉滑到,KO在浴室里外都准备了地垫;知道郝眉喜欢光着脚跑,KO在卧室、书房都铺上了地毯,客厅是KO给郝眉精心准备的私人影院,环绕立体的杜比音响、投影幕布一应俱全,柔软的羊毛地毯KO会定期清洁(特别是在两人确定关系以后,纯白色的地毯经常会有不可描述液体出现),晒台上有KO养的各种植物,薄荷叶、小黄瓜、开花的不开花的、能吃的不能吃的。夏日里花香四溢,秋日里果香袭人。帝都霾重KO就买回了超静音的空气净化器,听见郝眉咳嗽KO在眉哥屋都摆了超大的加湿器。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郝眉的日子让KO过成了诗,白驹过隙秋水长天。


所以当郝眉表示羡慕嫉妒微微婴儿房里的星星时,KO趁着郝眉出差的一周时间从粉刷到去味儿,一气呵成。秋末冬初的帝都,KO怕郝眉敏感愣是刷完房一周没有关过窗。


郝眉还清楚的记得回来后的那天晚上,自己关上灯时的惊喜。他跳下床冲到厨房,可是那时两人并没有确定关系,自己也就只能强压心里想抱住KO 的冲动。


可是现在的郝眉,看到这一房顶的星星却觉得每一刻都像是包了金箔的费列罗,一闪一闪亮晶晶,漫天都是费列罗!裹着被子的郝眉又在床上滚了两圈,再这样下去,给被子里摊两个鸡蛋,眉哥我自己不就得成八成熟的鸡蛋灌饼了吗?


鸡蛋灌饼、、、


郝眉揉了揉今晚因为减肥而根本没有吃饱的肚子,本来就饿的郝眉现在更饿了。


费列罗、鸡蛋灌饼、咖喱鸡腿饭、蜂蜜蛋糕、蟹黄豆腐羹、鸡丝南瓜煲、、、


睡不着!好饿啊!一夜失眠,郝眉觉得自己模模糊糊要睡着的时候,听到KO起床洗漱的声音,看看闹钟——五点半。


KO每天早上都会出去跑步,刮风下雨从不间断。有段时间心血来潮的眉哥想着要和自家夫君一起运动,兴致勃勃的去商场把装备采购齐全。可是步却只跑了一周,眉哥的跑步生涯就结束了。


郝眉觉得这一切全都要怪KO,跑步回来就一定要洗澡,没有力气的眉哥就只能让KO代劳。可是澡却洗着洗着就从浴室洗到了床上。彻底没有力气的郝眉,任KO搓圆揉扁在床上摆出各种高难度的诡异姿势。那一周,KO每天都神清气爽的去上班,工作效率也好像提升了很多,可怜了我们眉哥天天早上请假,天天早上请假,腰酸背疼不说,日夜操练的小脸儿都没了血色。


终于在一周“非人”待遇的折磨下,眉哥决定翻身农奴做主人他要“罢跑”了。


“我每天早上那哪儿是晨练啊,那就是为你KO解锁新姿势做热身啊!”郝眉说着小嘴一撅一撅的,水汪汪的严重写满了委屈与不满。


“没关系,不热身也能解锁新姿势。”那天早上KO跑步的时间从五点半变成了六点半,而没有晨跑的郝眉,依然没能参加周一早上的例会。


“要不这样,以后跑完步回来我自己洗澡?”依然想练出腹肌的眉哥在隔天早上吃早饭时和KO商量。KO俯身在郝眉耳边说了句什么,郝眉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耳根。


“KO,你就是个流氓!”郝眉不好意思的地下了头,红扑扑的脸颊像是要滴出血一般。


“恩。”KO说完一把抱起郝眉,认真的履行了一名合格流氓应该完成的职责。于是在第二个没有晨跑的清晨,郝眉同志还是光荣的——请了假。


 有一个体力超群,精力旺盛的恋人怎么办!灰常急,在线等!


                                                  ——天天被摘的星辰



评论

热度(99)

  1. 哲的母上KO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