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的母上

伤痕

KO:

帝都深冬的清晨,寒风凛冽。郝眉睁开眼睛,看到外面一片银装素裹的白,白到刺目。身边空荡的位置只剩一个浅浅的凹陷的印记,可是仍留着那人身上淡淡的皂香。郝眉把头埋进KO那侧的枕上深深的吸了口气。属于自家男人的最熟悉的,安心的味道。做完这一切,郝眉又觉得有些不好意思。KO看到自己这样,会不会觉得我是个变态啊。想到这里,郝眉用被子蒙住脑袋擀面杖一样的在床上不断翻滚。


终于把自己滚累了的眉哥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跃起,揉着鸡窝般的脑袋迈开长腿赤脚踩在铺着拉毛羊绒垫的地板上。今天怎么这么安静啊?郝眉觉多无论是工作日还是在家休息,都是KO牌闹钟掐秒把他叫醒。有时是耳边轻轻的絮语,有时是一个吻,有时遇见郝眉撒泼打滚坚决不起,KO就直接压上去这样那样几次,那郝眉也就可以洗洗继续睡着了。百年一遇的郝眉“自然醒”可家里却安静的像是没有第二个人存在一般。难道这家伙下雪天儿还出去跑步了?郝眉边想边向厨房走去,路过洗手间时打眼往里瞟了一下。


一个修长挺拔的身影吸引住了郝眉的视线。笔直健硕的双腿包裹在灰色亚麻布的柔软睡裤中,六块腹肌方阵般的排列整齐,沿着精壮的胸膛向上看去,KO的喉结一上一下的滚动。这身材也太好了吧!郝眉皱眉看着镜子里的人,下意识的吞了吞口水。再往上看去,KO的下巴和两颊都泛着淡淡的青色,原来KO是那种传说中会长络腮胡子的男人啊!有络腮胡子的男人都很性感啊,要是KO几天不刮胡子那会是什么样啊。郝眉自己脑补着那个画面,居然嘿嘿的笑了出来。


“看够了吗?”KO并没有转头,而是从镜子里看着郝眉,一遍揉着手上的香皂一边问。


“哎呀,不要用香皂啊都给你说过多少遍了?冬天这么干。你要用剃须慕斯。”郝眉说着从镜子边的洗漱台上拿出一个红色的罐子,晃了晃之后把一堆白色的泡沫挤到了手上。


“一直用这个,我都。”KO话还没说完,郝眉就伸出手把白色泡沫抹在了KO的下巴上。郝眉的手指修长,与KO不同郝眉从未做过家务活儿,所以指腹如婴儿般柔软,手掌上没有茧子,触在脸上如丝绒般细腻。


“今天我帮你。”郝眉轻轻踮起脚尖,在KO耳边轻声说了句。本来正常的一句话,因为这个动作而平添了些不寻常的味道。郝眉的唇轻轻扫过KO的脖颈。KO一低头,郝眉手里的刮胡刀深浅不知的入了肉。


“糟糕。”郝眉一下子没了主意,眼看着细密的血珠从KO的下巴里渗了出来,伤口应该不浅。“怎么办,你疼不疼。先消毒,要先消毒,不对要先把泡沫冲掉,对冲掉泡沫。”KO 看着因为担心自己而手足无措的小恋人,嘴角上扬,眼睛都带了笑。


“没事。”KO俯下身子,打开水龙头,花花几下冲干净了下巴,血水混杂这泡沫在盥洗台中打了个转儿不见了。


没有了泡沫的掩盖,KO下巴上那道刺目的伤口越发明显。虽然已经不再流血,可是红色伤口在KO白皙的脸上显得突兀而不合时宜。


“都怪我。”郝眉瘪着嘴,往日舒展的眉头现在拧成了个川字儿,不想让KO看到自己因为内疚和心疼而红了的眼眶一直低着头不肯抬起。


“没关系,以前给人打工,免不了磕磕碰碰,身上的伤比这深多了。这点儿小口儿,算不了什么,几天就能好。”KO只是想让郝眉少些愧疚,却不曾想这样一说,只让小恋人又多了几分心疼。


郝眉抬起头,澄澈的小鹿般灵动的双眼,因为蓄着泪更是如繁星般璀璨。郝眉皱着眉想了想,然后抿了抿嘴唇,在KO的伤口上亲了一下。


“我,我这是在帮你消毒。”两人刚在一起没有多久,亲吻或是更私密的行为,郝眉大多数时候都是被动接受的那一方。这样的主动,让KO有些受宠若惊。


“听说,能消毒的是唾液。那你要不要帮我舔一舔。”KO说着,坏心的低下头,把下巴贴近了郝眉的唇边。


一想到自己灵巧的小粉舌伸出来在KO的下巴上轻扫那画面立刻让郝眉羞红了脸。


“你,你流氓。我要去吃早饭了。”郝眉急急忙忙的离开了洗手间,只留下KO笑的意味深长。


虐狗二分队来到致一的时候引起了爆炸性轰动,一身黑衣的KO,下巴上贴了个小熊维尼的创可贴。红底黄花的创可贴在KO白到反光的脸上尤其乍眼。


“啧啧啧,昨晚战况到底得有多激烈,你居然把KO师兄的脸都抓破了啊!”微微偷了个空儿逮到在茶水间的郝眉问到。


“不,不是你想的那样。是早上!”郝眉话还没说完又被微微抢白。


“早上,一大早的你俩都不消停啊。郝眉师兄,我为你默哀三秒。”微微说着,双手合十像模像样的祈祷着。


“KO师兄,你别把我们眉眉折腾坏了。”微微说着,冲KO挑挑眉。


“嗯。”KO一边把保温杯里为郝眉调制的奶茶倒出,一边波澜不惊的回答。


“不是,KO你要和她说,不是那样的,是今天早上。”郝眉着急想要解释。


“不是什么啊,难不成还是KO师兄早上刮胡子把自己刮破了?这么不能自理的事儿,只有你会做出来。”微微说完,快速“偷了”一杯KO牌特调奶茶闪出了茶水间。


“KO。”郝眉皱着眉,看着微微的背影跳脚,完全没意识到自己现在的样子有多娇嗔,多诱人。


夜,静谧。床头橘色的灯光晕染着床上人恬淡的面容。郝眉今晚出奇的没有抱着PAD玩儿游戏,而是支着脑袋看着靠在床头读书人的侧颜。


“KO。”郝眉最近有些感冒,说话时小奶音更是糯糯的,在深冬冰冷的夜里像是一晚温润的糖水。


“嗯”KO应着,伸出手,在郝眉的头上摸了摸,眼睛却没有离开手中的书。


“KO?”郝眉又叫了一声,尾音却比上次提高了一些。


“嗯”KO还是应着。


郝眉喜欢这样叫KO,在他做饭时,做程序时,或是看电视时。可能没有什么需要交流,郝眉说自己只是下意识就想这样做,只要KO有回应,自己就觉得安心。


“KO啊。”毫无预兆的,郝眉拉开KO的衣襟下摆,跐溜把头钻了进去。郝眉急促温热的呼吸让KO全身温度骤升。


郝眉趴在KO的腰上,口齿不清的不知说了些什么。


“你这样,别把自己憋坏了。”KO放下手中的书,把脸已经红透了的小恋人从自己的衣服里拽了出来。


“你刚刚,问我什么?”KO把郝眉抱在怀中,手指无意识的在郝眉的脸上摸索。


“我,我说你。你以前真的经常受伤吗?你早上说的那些,我能不能看看。”郝眉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几个字儿像是耳语般模糊不清。


“嗯,你会怕。”KO的眼中带着一丝犹豫,饶是两个人已经床榻缠绵了那么多次,但是郝眉总是害羞的闭上眼睛,而且每次都被自己折腾的精疲力竭,也没有那个精神头儿去关注KO的身体。


“我眉哥,怎么会、、、”郝眉直起身刚要说出什么豪言壮语,一条横亘在KO背上的凸起条纹就闯入了他的眼帘。那些蜿蜒的、丑陋的伤痕,在KO的身上盘踞。每一道伤痕,都是一段KO不为人知的的艰辛的过去。


“KO。”郝眉伏在KO的胸口,湿热的眼泪顺着滚烫的胸膛流下。“要是,我早点儿遇见你就好了。”郝眉说这,轻轻亲吻着KO颈窝处一道疤。湿糯而柔软的舌头,在那处凸起细密的舔舐,柔软的触感让KO根本无法自控。


KO捧起郝眉的脸,转身把自己的小恋人压在了身下。看着郝眉因为难过而皱起的脸,眼角还挂着几滴泪。郝眉还要说些什么,却被KO的一记深吻把词句悉数吞下。


“我的郝眉,只要能遇见,这一生,下一世,就永远都不算晚;


因为我的人生,是在遇见你后,才真正开始。”——KO



评论

热度(140)

  1. 哲的母上KO 转载了此文字
  2. 哲的母上KO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