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的母上

【K莫】从一而终(清水,小虐)

危楼高百尺:

一直漂流:







-写在窗户纸要破不破的时候




-清水,一贯小虐




 








NO. 1








KO一年的合约快要到期了。一年里致一科技迅速壮大,虽然人员增加的不多,但进来的每个人都能独当一面。








一年里,有件事却几乎没有进展,悬而未决。








KO收拾了一下房间里的衣服,发现好多都是郝眉给他买的,每一件都很合身。还有一些他不要的,自己就拿过来穿了。








郝眉对穿衣很讲究,所以那些他穿了很多年的旧衣服,再也派不上用场了。整理一下,就拿到楼下的旧衣回收箱去吧。








自从“同居”以来,郝眉一直对他很好,甚至好到让他以为他也喜欢他。








可是他看到漂亮的女孩还是会往前冲,还是整天嚷嚷着要脱单,还是...看不到背后的他...








即使已经明显到公司所有人都知道了KO的心思,即使他的手都已经伸到了他内裤里,郝眉还一直以为,他们是好兄弟。








他的耐心感觉在一点一点消失殆尽。KO不由自主地一声叹息,眼看一年的合约就快要到了,他该不该继续留下来呢...








郝眉到客厅倒了杯水,看见KO房间的门没有关紧,就朝里面多看了几眼,几乎同时,身体几不可见地颤抖了一下。








KO在收拾衣服,旁边还放着行李箱,一件一件往里面叠。所以...KO是想离开公司吗...郝眉手上的水杯差点掉到了地上。








对他不好吗,他就要走!一下怒气就上来了,很想要冲上去质问KO,可是又担心把他逼急了会不会现在就走。








郝眉游魂似的回到了房间,感觉深受打击,想想KO真是绝情,才一年就不想干了。郝眉强逼着自己冷静了一下。








会不会是他哪里做得不好,让KO不满意了,才不想和他住一起了。细细想来,他是有些过分,什么都让KO干。








还有一个月,那明天开始,要对KO更好一点,看到他的诚意,也许KO就不想走了也说不定呢。








 




NO. 2








“这个你做一下,还有这个你帮我检查一下有没有问题。”郝眉正在给新来的实习员工布置任务。








说是布置任务,其实是找他帮忙,不然今天他又做不完了,那又得麻烦KO,这样迟早要把KO气走。








KO敲键盘的手顿了一下,脸色有些难看。又是这样,三天了,以往郝眉都会找他帮忙做,现在却是换人了。








愚公和猴子看呆了。这么关键的时刻,郝眉居然还有闲情逸致去勾搭别人,看来是非要把KO气走才知道后悔了。








新来的实习生任谁看都知道对郝眉不怀好意,当然除了郝眉自己。而且,除了比较外向的性格以外,属性几乎和KO一模一样。








一样的技术流,一样的温柔体贴,一样的郝眉向日葵,这危机,不是一般的大啊。








以往郝眉都和他保持着距离,关键是KO一直挡在前面,也没什么机会接近郝眉,这回倒好,猎物自己送上去了。








“卧槽啊,眉哥现在是在干什么...你不要告诉我,他这是在提前找好下一个苦力啊!”愚公咬着牙看向猴子。








猴子挤眉弄眼,咬着牙回答道,“我他妈也是看不懂啊,眉哥这没心没肺地有点过分了吧...”两人大眼瞪小眼,也没搞明白怎么回事。








郝眉分配完任务,想着KO今天应该可以早点下班了,还微微有些开心。嗯,还要再加把油,要为致一留住KO!








“郝师兄,要不我们先去吃饭吧,这些任务今晚我一定会做完的。”实习生坐在位置上,有点眼巴巴地看着他。








郝眉看了眼KO,他应该还要一会才能做完。如果等他的会,应该又要让KO回家做饭了。不行不行,这样太辛苦他了。








“那好吧,你等我一下。”郝眉答应的瞬间,实习生脸上立刻露出了明媚的笑容,终于第一次,约到了他。








郝眉三步并作两步走到KO身边,“KO,我先去吃饭了,我帮你带饭回来!”没等KO回答,郝眉就跑了出去。








KO看着差点敲碎的键盘,有些不知所措。他大概都努力到了狗身上,不然为什么郝眉一点信号都没有接收到呢。








他原来以为,郝眉是不能接受他,现在看来,根本就是不喜欢他,这种感觉,真的很无力。








 




NO. 3




吃完饭,外面竟然在下雨了,郝眉根本没记得带伞。还好学弟细心,分了一半伞给他,还勾着他往里边拉,生怕他淋湿了。








“郝师兄,我帮你拿吧。”郝眉紧紧地抱着外卖盒子,担心饭淋湿或者冷掉,“不用不用,赶紧走吧,KO还在等我的饭呢。”








KO等得有些焦急,郝眉还不回来。想不管他,却又忍不住担心,担心他会不会淋湿,担心...不在他眼皮底下,会不会擦出什么火花。








晃晃悠悠就走到了公司门口,远远地就看见两个人打着一把伞,紧紧依偎着,给人感觉甚是亲密。








抬头对视的时候,郝眉说话的表情,满满的信任和依赖,深深刺痛了KO。多余的担心,多余的关心。








站在公司门口的人有点像KO,郝眉有些兴奋地抬头说道,“是KO啊,他应该是等急了。”话还没说完,顾不上下雨,就跑了过去。








“KO,KO,饭来了饭来了!”雨还有点大,就几十米远,郝眉的外套就有点湿了,抱着饭又跑不快,郝眉有些着急的喊了起来。








可KO好像看不见他一样,转身就上了一辆出租车,头也不回地走了,留郝眉愣在门口,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幸好学弟跑上来帮他挡了雨,不然他还傻傻地站在路边,抱着没人宠幸却还依旧热乎的晚饭。








“他...他应该是没看到我吧,呵呵,可能是等太久太饿了,自己去吃饭了,呵呵呵,没关系,我们先上去吧...”郝眉强颜欢笑着。








晚上回家的时候,KO已经在自己房间里了。郝眉洗完澡,乖乖地把自己的衣服洗了,跑去敲KO的门,却始终没有人应声。








敲门声终于停了下来,紧握的拳头也松开了,KO闭着眼睛长出了一口气。他还在生气,他没有办法让自己理智。








如果郝眉和他是单箭头,他一定毫不犹豫黑了那个新来的,可现在好像情况不是这么回事。








郝眉有些想不明白了,接下来的几天,KO都没有再理过他。明明他对KO这么好,为什么他的态度好像更差了。








心情跌到了谷底。再有两个礼拜,KO估计就要走了,可他却找不出来让他留下来的理由。郝眉趴在休息室的桌子上,闷闷不乐。








“郝师兄,你不开心。”实习生坐在他旁边,有些安抚性地,反复揉着郝眉的头发。这下郝眉更想哭了。








他说话,摸头的动作都和KO很像。KO以前,也会这么安慰他。学弟陪他坐了一会,终于忍不住开口。








“是因为KO师兄吗?”郝眉没有回答,连他都看出来了,KO怎么可能不知道,大概就是假装看不见吧。








“KO师兄走了,你还有我。”“我也很喜欢你。”突然的告白让郝眉有些不知所措,立刻坐直了身体,有些不可思议。








可对面的人却带着宠溺的笑,坦荡荡地,“我就是喜欢你啊,没什么好遮掩的。”“郝师兄你要不要试着和我在一起,反正你也没有恋人。”








同性突然间的表白,还是他一直当着弟弟看待的人,郝眉大脑有些宕机,呆呆地看着他,半天才憋出一句,“对不起,我不喜欢男人。”








学弟苦笑着摇摇头,“没关系,我可以等。”说完便走了出去,郝眉心跳却一下变得很快,他感觉自己好像在说谎。








 




NO. 4








合作公司的老板第五次发来邀请,邀请他吃饭,邀请他加入她们公司。KO答应了,如果他的柔情他不要,也许...可以试着分给别人一点。








中午在休息室的对话,他都听到了。郝眉拒绝了他,KO应该感到高兴,可是他好像更难过了。如果他真的不喜欢男人,那他也永远没有机会。








“走吧走吧,今儿个一起吃饭吧眉哥~”愚公过来叫饭了,大家伙就一起去吃晚饭了。可是没有看到KO,郝眉四处张望着,“KO为什么不在啊?”








郝眉一说话,餐桌上几个人都放下了筷子,愚公和猴子、微微对视了一下,决定今天要好好敲敲这颗木鱼脑袋。








“你都不知道我们怎么会知道啊?”愚公说话酸酸地,故意刺激郝眉。








憋了几天了,郝眉有些委屈,“他...他不理我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美人师兄,我听大神说,合作公司的美女老板看上KO了,要挖他过去,搞不好共进晚餐去了也说不定呢!”








“看来KO是真的要走了啊,留不住咯~”猴子收到信号,也开始煽风点火。








“不会的,KO在这里一直很开心啊,肯定不会走的!”郝眉有些急了,要是他们说的是真的,他怎么一点也不知道。








“为什么不会?”三个人都是一副听不懂的样子,郝眉急得一时之间竟然想不出来能留住KO的理由,“老三不会放他走的!”








默默地三声叹息,都到这时候了,郝眉还不肯开窍,只好再加把火了。








“要是他铁了心要走呢?KO到现在还没有女朋友,这一走人财两得,何乐不为啊,是不是猴子?”“就是说啊,要不是为了老三,要我我也走啊,哈哈哈...”








“KO不会走的,他为什么还要走啊?”郝眉急得快哭了,“我都不让他干那么多活了,回家也不麻烦他做饭洗衣服了,他还有什么不开心的?”








愚公猴子和微微倒吸一口冷气,敢情这家伙做这些是在讨好KO啊...难怪要把KO气走了...“那他有开心一点吗?并没有啊。”








“郝眉,你好好想想吧,你为什么不希望他走,是因为你喜欢他啊!”








脑袋里的钟好像被狠狠地敲了一下,声音大得郝眉再也听不见周围的声音。他喜欢KO,是真的吗?








所以他才千方百计地想讨好他,所以他才不想他走。KO开心他就会很开心,和KO睡在一张床上他觉得很安心,KO摸他头的时候他会很想撒娇。








所以,“那KO...他也喜欢我吗...”好吧...哥几个直接被气死,真的是木鱼脑袋啊,“你自己慢慢吃吧,我们先走了。”








愚公拉着猴子和微微回公司了,留郝眉一个人好好反省一下。KO可能原来是喜欢他的,所以才一直对他这么好。








可是后来,可能因为他太笨,一直没有反应,所以对他很失望,然后喜欢上了别人,才再也不想理他了。








所以他的爱情还没开始,他就已经被抛弃了。








 




NO. 5








KO完全听不进对面的人说什么,从进来到坐下,脑袋里全是郝眉。如果他直接明了地表白,得到的会不会也是一句不喜欢男人。








点的菜全是郝眉喜欢吃的,因为他根本就已经不记得自己喜欢吃什么了。这样全心全意的付出也许永远没有回报,该放弃吗?








算了……或许,再等一年看看吧。其实,自己根本就舍不得离开,哪怕是不明不白也好,还是贪恋他的温暖。








直到对面的美女直截了当地表明了来意,KO才回过神来,“对不起,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还有,我不会离开致一的。”








到底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美女总裁最后也只是笑笑,表示尊重他的选择。








回去的路上,KO走走停停,抽了好多烟。郝眉不喜欢抽烟,他就戒了,可是心情太烦躁,还是没有忍住。








以为他已经睡了,没想到却蜷缩在客厅里的沙发上,眼睛红红地,闷闷不乐的样子。想起来自己多天的不闻不问,一时有些心软。








想上去把他抱在怀里,可就算是这样,他大概还会以为是朋友间的安抚吧,KO狠下心没去管他,径直往卧室走去。








每走一步,郝眉的心就跟着越来越紧张,终于像是爆发了一样,嗖得站了起来,“你站住!”








KO闻声停住了脚步,却依旧背对着他,背影冷冷的。








“KO...那个...那个美女老板是不是挖你去他们公司啊?”








“嗯。”KO手紧握成拳,平静的回答着,内心却是波涛起伏。








“那...那你会不会走啊?”








KO有些赌气,他的问题似乎一直不在重点上,“可能。”








郝眉有些失神,KO可能会走,是因为什么呢...“那个女人是不是喜欢你,我...我看她好像经常约你吃饭?”








“是的。”








鼻子都不受控制地有些红了,郝眉吸溜了一下鼻涕,锲而不舍地追问道,“那,那你呢?”你也喜欢她吗?还是...








KO终于受不了郝眉拐弯抹角的问题了,转过身的时候,带着点严厉的自暴自弃,“郝眉,你以什么身份问这个问题?”








“如果是朋友,同事或者是室友,我都可以不回答你。”








“如果你是以恋人的身份在质问我,我会回答你。”“我对你从一而终,不会喜欢别人。”








KO再次转身的时候,郝眉从身后抱住了他,“KO,我想和你在一起。”“我也喜欢你。”








而后感觉到背上一阵潮湿,KO将郝眉紧紧搂在了怀里。








 




NO. 6








“KO,你喜欢我穿哪件睡衣啊?连体小恐龙,小背心加短裤还是运动休闲style啊?”








“我喜欢你什么都不穿。”








 




 




END




————————————————




LO主还没死,嘻嘻






评论

热度(339)

  1. 哎呦喂小闹姐一直漂流 转载了此文字
  2. 哲的母上危楼高百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