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的母上

【K莫】单元剧场:护妻狂魔复仇记 (甜宠、热血、逗逼、腹黑、中短篇、一发完)

默默的Lofter:

猝不及防大招又來了!护妻狂魔无人能挡!霸道总裁封腾客串演出!

文/默默是暱称

〉点点看:默默的甜宠文总汇 / 默默的小H文总汇 / K莫x邰方的故事

“他很乖,没有闹,呆呆的等着你来,”肖奈的语气听来依然平静,“你赶快来吧。”

“给我十五分钟。”

当KO赶到饭店时,情况根本比肖奈在电话里形容的狼狈多了。

主要是愚公和猴子已经吐了一地,肖奈一个人根本无法打理三个替他挡酒挡挂了的兄弟。

“这一帮……前辈,端来的都是白酒、威士忌。”肖奈顿了顿,“这一笔帐我会替他们算回来。”

KO吸一口气,摸摸郝眉微烫的额头,弯身在他耳边说,“是不是胃很不舒服?咱们先吐一回好不好?”

郝眉的眼睛终于动了动,伸手抓了抓KO的手臂,“……你终于来了……”

KO看到边上的垃圾桶还算干净,连忙把它挪到郝眉跟前,然后扶着郝眉的腰顺着他的背,“不用忍了,吐出来会舒服点。”KO就知道郝眉是一直憋着等他来,贴心地不希望KO看到他辛苦的模样。

等到最让他安心的人,郝眉终于败阵下来,胃一阵翻腾就吐起来,一吐就把所有东西都吐出来,等到根本没有东西可吐了,胃还是在抽搐,一会儿后就开始吐水……扶着郝眉的KO,心里的火烧得浓浓烈烈,谁TMD王八蛋这样糟践我老婆,老子跟你没完!!!

那边的肖奈把愚公拎到车里后,再回来把猴子拉起来。

“行吗?”KO问。

“行。”

两位省话大神,心里想的都是同一件事。

郝眉终于吐完了,满头冷汗靠到KO的肩膀上,KO让饭店服务员拿来暖毛巾,松开郝眉衬衫的领口,替他擦擦脖子再擦擦额头嘴角,郝眉觉得舒服多了,呢喃着说,“……辛苦你……”

KO把郝眉抱紧,“没事,咱们回家。”

把郝眉揹起来,KO挺起腰板走出饭店,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KO愣是觉得郝眉没有重量了,彷佛他这一吐,把整个人都吐瘦了,伏在KO肩膀上的郝眉,迷迷糊糊犹自呢喃着“……我可以自己走……我好多了……不用担心……”

一直以来,每一个人都觉得郝眉没羞没臊地享受KO的伺候,只有KO知道,大喇喇的老婆,心底里很疼自己,做饭刷碗洗衣服这些都是小事情,郝眉撒开让自己为他做小事情,让自己成为他生活的一部分,当然,这样也顺利成章让他身边的人无可反驳地支持他和自己成为一对,可是关键时刻,郝眉温柔的一面就会不知不觉显露出来,他会暗暗怕自己累坏,他会因为觉得没有付出同等的心思而跳脚,他会想些鬼主意回馈自己……KO想起那次郝眉兴奋不已的用脚替自己按摩,哈!每一次想起来都忍不住笑!

你们不知道,我老婆是全世界最好的!不会再有一个比他更可爱、更善良、更爱我的人了。

车开到家楼下的时候,郝眉已经熟睡了,KO直接抱起他上楼,郝眉下意识举起手臂圈住KO的脖子,KO心头一热,低声跟郝眉说,“这样就对了,全交给我。”

当封腾看见来电显示是肖奈的时候确实有点讶异。

这小子不会随便直接给他打电话。

“喂,肖奈,有事?”

“封总。”肖奈保持着不卑不亢的语气,“听说封总下星期会来帝都,有一个饭局想邀请您出席。”

“啊?”封腾动了动手指,“特地打电话来,想必是一个有趣的饭局。”

肖奈报上一串名字,封腾听着,嘴角不由得慢慢上扬。

“我说,肖奈,”封腾顿了顿,“这种饭局还轮不到由你来主持。”

电话另一边的肖奈微笑起来,“也对。”

然后肖奈听到封腾用内线电话把秘书喊到办公室,“下个礼拜四去帝都的飞机票改前一天,礼拜三晚上七点,在文华东方安排一个包厢,客人名单一会给你,必须确定每一个人都准时出席。”

“明白。”

“谢谢。”

肖奈非常佩服封腾霸气侧漏却总不忘跟替他办事的人道谢的涵养。

“肖奈。”

“是。”

“这么高兴的聚会,必须把致一的兄弟也带来。”

“一定。”肖奈抬头看见KO正站在门口等他,“封总,我们致一程序部有一位幕后猛将,一直都没有机会介绍给你认识,星期三,我把他也带来。”

“非常好。”

“谢谢你,封总。”

肖奈放下电话后,KO迳自走进来坐下。

“不用滙报,我知道工作没问题,郝眉还好吗?”

“没事,睡了二十个小时,起来给他喝点粥,又再睡了十个小时。”

肖奈第一次听这些锁碎事情听得这么有滋有味。

“他本来说今天要回来上班,我不让,在家里喝粥先把胃养回来。”

虽然肖奈一直觉得郝眉“嫁得好”,可是不曾有现在这么浓烈的感觉 —— 这小子命真好,看看愚公和猴子两条光棍,兴许喝挂了还要在家里捱泡面,那能有郝眉这么滋润。

“KO,下星期三,晚上七点,文华东方。”

KO看着肖奈,“你也上?”

“当然。”

一会儿后,KO点头,“好,我会准备。”

“又要喝?”刚吃下一口饭的愚公没办法把饭吞下去,“老三,没错我于半珊发过誓,你的命是你的,我的命也是你的——”

郝眉把喝到嘴里的果汁喷出来,“哈哈哈哈!什么鬼?!KO,我的钱是我的,你的钱也是我的!”

“嗯。”KO把纸巾递给郝眉。

“呀!!!我真的受不了啦!!!”愚公没办法保持冷静,边咀嚼边吼,“我的胃还要不要?还要不要?一边硬生生吃狗粮,一边又要当酒筛子……不对……”

“怎么了?”郝眉对即将又要挡酒彷佛毫不在意。

“我的胃不见了……”说着终于把那口饭吞了。

“吓?”

“上星期我直接把胃吐出来了……”

郝眉翻一个白眼。

“美人你这是……你就不怕啊?”

“也没什么呀。”

“没、什、么?”

“睡一天就没事了。”

愚公倒抽一口凉气,“KO,你喂了美人什么来着?”

“哎呀,小题大做,不就喝一、两天粥,吃清淡一点。”

“粥……什么粥?”

“瑶柱粥呀,配点肉碎和小甜菜,嘻,好吃!”郝眉看看KO,“弄这些没有太麻烦吧?”

“没有。”

郝眉向愚公耸耸肩。

受到一万点伤害的愚公像中了枪般按着胸口,“……妈妈……我好想你……的瑶柱粥……和小甜菜……”

对了,这么欢乐的饭点时间为啥独缺猴子呢?

因为猴子喝挂了后直接就病倒了。

……

等到猴子终于回来上班的时候,他的兄弟告诉他今天晚上又要去喝酒了。

“……”猴子张大嘴巴,足足五秒钟一个字也吐不出来。

愚公挂上一副行将就木的脸,拍拍猴子的肩膀。

猴子真的不相信,“我刚从地狱折返人间,立刻又要轮回了?”

“是封总的局,不能不去。”

“封总……他请了谁?”

“就是上星期那帮……前辈。”

整个下午,猴子都是一副僵尸脸,直到大家知道从来不出席任何应酬场合的KO也要去的时候,才出现了一点表情。

“美人,什么情况?”

“我也不知道,刚刚KO才跟我说他也会去。”

“怕你出事吗?”

“会出什么事?顶多就是上星期那样……”

然后KO一身正装出现在大家眼前。

郝眉的脸一热,“我的天呀……”

愚公压低声音说,“大事不妙了……”

才刚病好的猴子根本追不上节奏,“这是在演那一出……”

愚公咽一咽口水,“KO这是要出卖色相了……”

郝眉开始慌了,“什么跟什么啊……”

接着,肖奈也穿着亮丽地从办公室出来。

猴子看看自己,再看看身边同样穿着随意的愚公和郝眉,“就……还需要我们吗?”

“……去当个跟班呗……”愚公喃喃自语。

郝眉仍然被KO的美色扰乱着脑袋,这是自从那次他拉着KO去试穿西装后第一次再看到他穿正装,这一次,KO已经懂得第二颗钮扣不需要扣……

“……喂,美人……”

“什么……”

“有点出息!”愚公摇摇他,“别一副意乱情迷的傻样……”

“哦。”

五个人一起出发,肖奈和KO走在前面,跟班三人组紧随在后……窃窃私语。

“穿那么正式也不跟我们打个招呼……”这是愚公。

“今天早上就跟平常那样出门,他这套西装是藏了在那……?”这明显是郝眉。

“我怎么还是觉得好不真实……”这是来回地狱又折返人间的猴子。

封腾在文华东方的大堂等候肖奈。

“封总,”肖奈有点意外,“怎么好意思让你在这里等我们。”

封腾弯了弯身在肖奈耳边轻声说,“我也要。”

肖奈看看KO再回看封腾,“你确定?”

封腾微微的点了点头。

肖奈转身跟后面的跟班三人组说,“你们在这里等着,我们去一趟洗手间。”

愚公郝眉猴子一脸懵逼,郝眉忍不住说,“我也去。”

KO上前拍拍郝眉的肩膀,“很快,在这等着。”说罢,三个拉风的霸道总裁就转身……一起上厕所。

=_=|||

郝眉愣在那里,愚公侧侧头问猴子,“你觉不觉得他们……”

猴子皱着眉头,像在思考苏格拉底的哲学般认真说,“很Gay……”

包厢里,所有曾经折磨郝眉他们的前辈又聚首一堂。

唯一的分别,就是每一个人都对封腾必恭必敬。

没有人不想跟风腾集团合作,就算只是一个小项目,一旦名字跟风腾排在一起,康壮大道就立刻摆在眼前。

桌面上的菜肴自然惹人垂涎,可是更吸引愚公他们注意力的,是一堆威士忌酒瓶。

好像比上一次还多……

不过这一次因为大家都急着拍封腾马屁,三个小跟班就没有人理会了。

“何董,”封腾举杯说,“听肖奈说你们上个星期才聚在一起呢。”

“对对对,”何董连忙举杯,“肖奈啊,少年出英雄,他真的要感谢封总你对他的提携啊!”

“没有,谁叫我太太爱玩倩女,肖奈的夫人可是倩女的顶级玩家啊,经常带着我太太玩,我没办法,只好徇私。”封腾跟何董碰杯,“就是这么不公平!来,干一个!”

黑了半张脸的何董看见封腾先喝了,只好赶快干了。

“赵总,”肖奈微笑举杯,“我们美术部的同事说赵总特别喜欢他们的设计,经常一笔不改就搬到你们的网站上,真的非常尊重他们的设计,我代表他们谢谢你的赏识,来,敬你一杯!”

郝眉彷佛看见赵总的额顶冒出了几滴冷汗,沿着鼻子滴到酒杯里,然后他再把混着冷汗的酒喝下肚子里。

{{(>,<)}}

在气氛有点怪异的情况下,有人企图把焦点转移到一直没有说话的KO身上。

“肖奈,这位帅哥不介绍一下?”

“对啊,行内人都说你们公司的招聘条件之一是要脸好看,这样带出去开会就可以扰人视线了,哈哈哈哈!看来真的所言非虚啊。”

KO迳自拿起酒杯,“KO。”

一瞬间,整个包厢的空气都凝固了。

在座所有人,包括封腾,全部呆住。

“K……O……?”

“我不出去开会。”

愚公和猴子吸一口气,握起双拳,尽量压住胸膛内那一百只在奔跑的草泥马!妈蛋!太帅了!实在帅爆了有没有!!!

一滴酒也没沾嘴的郝眉两颊涨红,一双眼睛简直要闪出一百颗星星来!

我的KO……妈呀!好想大声喊出来!这是我的KO!!!

“敬大家一杯。”KO冷冷地说,然后把手里的杯干掉。

接下来的场面实在比电视剧精彩百倍,席上所有所谓的前辈,前赴后继的斟酒,轮流跟KO碰杯,这些人的心都颤抖着,深怕公司的电脑系统明天就要被黑客大神干掉了!

封腾真想他的杉杉也在身边,一起看看这一帮虚伪的人。

晚上十点,三名霸道总裁成功把一桌子人干掉,倒在沙发上的有,滚到地上的有,在洗手间把胃也吐出来的也有,而他们三个人呢?就像没喝过一样,连发型都没歪掉一点。

愚公战战兢兢的问,“你们……真的没事?”

“当然。”肖奈轻松地说。

KO走到郝眉身边拉起他的手,“咱们回家了,好不好?”

倒带。

文华东方的洗手间里,三个身材挺拔的男人围在一砖牛油前。

“要吞多少?”封腾问。

“每人三分之一。”KO回答。

“这么多?”肖奈问。

“保险一点。”KO回答。

“确定靠谱?”封腾问。

“牛油把胃封住,酒精就会延迟进入血管里,我们只需要比他们晚醉就行了,把他们干掉后立刻回家睡觉。”

“封总,其实你不需要——”

“我想干掉这帮人超久了,他们曾经折磨我的创作总监和投资总监,言清是我妹夫耶,我被我妹念了多久你知不知道……”

KO率先切下三分之一,放到嘴巴里。

肖奈接着,为了替兄弟们出这一口气,拼了。

封腾把余下的拎起,有点为难地含在嘴里,天知道他是一个多么挑吃的少爷啊!可是身为一名商人,怎么可以不抓紧这样难得的复仇机会?

“不要把这个方法告诉郝眉,”KO跟肖奈说,“我不想他乱喝酒。”

“郝眉?”封腾记得还在大堂等着他们的郝眉,是致一程序部的神手之一。

“嗯。”KO点一下头,“我是郝眉的未婚夫。”

封腾对于护妻狂魔特有好感,正所谓,识英雄重英雄啊!

“行!”封腾一手搭着肖奈一手搭着KO,三个人步出洗手间,简直走路都有风啊,鬼才知道他们肚子里有什么。

后来。

也没什么,就是……

郝眉坐在床边看着KO睡觉。

他的KO,已经睡了十五个小时,仍然在睡……

郝眉打电话给肖奈请假,没想到接电话的竟然是微微师妹,“大神在睡觉……”=_=|||

干嘛隔了一天画风就变了,变成霸道总裁要睡觉?


((^0^)/全文完)

同步上載:https://zine.la/article/558e27aac6e111e6b7c152540d79d783/

———————————————

p.s. 这篇是从“他很乖,没有闹,呆呆的等着你来”这几句话发展出来的,我很喜欢写对白,只要想到我觉得很带感的对白,故事就会自己跑出来 :-)

默默的微博

评论

热度(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