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的母上

【K莫】游泳

朕还是有少女心的:

<被子>能有这个热度,真的非常惊讶,谢谢每个点喜欢的姑娘,比心!


我写文习惯用小号,你们懂得,方便弃坑的时候逃跑。所以我就不回复评论了,回复了大家应该也很懵逼。


但我的文里面会埋一些小的点,可能是雷、甜、污,评论里看出来的姑娘会有福利掉落。欢迎大家来找茬O(∩_∩)O


至于<被子>下面求后续的……我只能说,这个真没有。


我的功力只能到戛然而止的地方,强行肉就会破坏感觉了。这个我反省,但不改,嘿嘿。


 


看着tag更新的速度,觉得大家写文都好轻松,为毛我就如此苦手。本篇放飞自我,请谨慎观看_(:з)∠)_


 


 


夏日已至。


天气热起来之后,致一科技的游泳福利便提上了日程。


新加入致一科技的女员工们很兴奋,但终于熬走了恐女症阿爽的男员工们显然更兴奋。


郝眉受教于KO,如今不再是那个海边长大的旱鸭子,也迫不及待的要在游泳日里大展一下身手。


而今他也算是有家室的人,心思纯粹在于游泳,便忍不住鄙视起身边散发着求偶荷尔蒙的光棍们。


愚公等人很看不上他这种饱汉子不知道饿汉子饥的行为,组团进行批斗,“郝眉你不仗义!当初你和KO勾勾搭搭的时候,我们说什么了?”


郝眉气势倒也不弱,“你还敢提,当初你们都看出来了也没人告诉我,害我后来闹了那么大的笑话,还说是兄弟?!”


这事若是在从前,愚公早就召唤人海战术了。但如今碍于KO,不敢再跟郝眉胡闹动手,只好暂时咽下一口气,打算到了泳池里再要郝眉好看。


然而,到了游泳日,一直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的郝眉却说什么也不肯下水了。穿着T恤衫大短裤,结结实实在岸边躺椅上一坐,活像一块顽石。


愚公和猴子见他怂了自然十分得意,加倍在水里游过来游过去的折腾,欢快的像两条活泼的泥鳅。卖弄够了又跑来幸灾乐祸,“怎么了眉哥,前两天不是说要喂我们吃浪花吗,这么快就忘啦?”


郝眉气鼓鼓的看着他俩,半天憋出来一句,“我这次……肚子不舒服,下次!下次你看我不……”


愚公和猴子大乐,尚不肯就此罢休。猴子肚子里坏水一翻,故意问向一旁装淑女的微微,“三嫂不下水啊?”


微微生理期,临时来不及编借口,便随口甩出了最经典的答案,“我肚子有点疼。”


这却正中猴子下怀,他跟愚公对视一眼,默契的同时开口,“哦~~也是肚子不舒服啊~”


一个“哦”字曲折延长,话中满是暗示之意,郝眉炸毛,“你们瞎说什么呢!”


愚公得意,“我们什么也没说~”


猴子猖狂,“明明是你自己想歪了~”


一旁的微微见郝眉被欺负的可怜,侠义之心顿起,“美人师兄和我病的不凑巧,愚公师兄就好了,专挑孙燕姿演唱会那天闹肚子请假~”


愚公被踩中痛脚,口气立刻软了,“微微师妹,你又偏心。”


“一点点吧,肯定不能跟大神和KO师兄比~”


猴子和愚公惹不起被肖奈偏心的微微,自然更惹不起偏心郝眉的KO。虽不太情愿,也只能暂时放过郝眉,转身勾肩搭背又往泳池去。


郝眉看着二人狼狈为奸的背影十分来气,心中感叹昔日兄弟情义都进了狗肚子。再看微微,越发觉得面目可亲,“师妹,还是你对我好啊。”


微微莞尔,“当然啦,美人师兄,咱俩可是一国的。”


郝眉却想起了猴子与愚公的调侃,垮着脸委屈,“微微师妹,我跟你不是一国的……”


 


尽管郝眉笃定自己属于泳池那边的男性世界,整个下午他到底只能与微微对面枯坐渡过。好在肖奈心疼夫人,太阳一落山,便早早放他们各自散了。一众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单身狗忙着续摊联谊,如KO和郝眉这般早已盖戳领证的小两口就自觉回了家。


郝眉今日装病十分认真辛苦,人前烧烤都不敢多吃一口,于是一进门就喊肚子饿。


KO把郝眉随手乱扔的东西归置好,看了一眼时间,“我去做,但夜宵要少吃。”


郝眉正酝酿着点菜,听到这话不免受了打击。拽着KO本打算讨价还价,却被KO伸手掀他衣服的动作吓了一跳。


郝眉一把攥住对方的手,“你干嘛!”但几乎立刻,他的态度又软化下来,“那个,我还饿着呢……”


KO不明所以的看了郝眉一眼,沉默的张开了另一只手,宽大的掌心里是一盒小小的药膏。


“先涂药。”


想多了的郝眉很想去面壁,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喉咙里挤出一个“嗯”。


郝眉脱去上衣,身上露出一片红红的印子。痕迹大多集中在胸口附近,看上去颇有些情色的意味。


KO手指沾了药膏,轻轻在红痕处匀开。清凉的触感随之晕散,郝眉忍不住伸手抓了抓,“还以为涂药能好的快点呢……”


KO不轻不重的拍开他添乱的爪子,“别用手抓。”


郝眉乖乖的放下手,“没事,其实也不怎么痒,就是这印子……太讨厌了,害得我今天只能在池边坐着看别人游。”


“不要管别人。”


“那不成,他们那帮猥琐男,看见我这样肯定要往歪处想,那我的一世英名不就毁了!”


KO抬眼看了他一记,没有说话。


若说英名,郝眉恐怕早就不剩下什么了。毕竟,他二人同居日久,日常不经心,身上也会多少带出一些痕迹,这在全公司都不是什么秘密。


只是像猴子和愚公这般损友,总不肯放弃这样调侃郝眉的机会。而郝眉以一敌二,每每落于下风,这次便说什么也不肯带着一身印子去游泳。即使这些痕迹的来历其实并没有看上去那么……暧昧。


 


事情说起来还要怪郝眉家里那个大阳台。


郝眉的公寓是高层,阳台视野很不错。前几日有一晚夜色正好的时候,郝眉打累了游戏,跑去阳台上伸懒腰,正巧便撞进了一幕星空。鬼使神差地,郝眉想起了游戏里的花箭,笑着转头跟KO说,“我现在,还真有点手可摘星辰的感觉。”


KO没答话,只是转过头看着郝眉,笑了。他笑得极淡极淡,漫天星光映在眼中,足以使夜空失色。


郝眉很没意志力的沦陷了。


于是那一晚,游戏里,愚公和猴子等到副本时间结束,也没等来掉线的莫扎他;游戏外,水乳交融,蚀骨销魂,不敢高声语,恐惊楼上人。


……咳。


隔日早上郝眉一起床,便发现身上多了不少红红的印子。他主动忽略掉自己的意乱情迷,心中痛骂KO禽兽,原本正要兴师问罪,却见KO拿了一盒药膏过来。


KO难得主动解释,“阳台纱窗破了一个洞。”


郝眉不明所以,“?”


“应该是昨晚弄破的。”


“?”


“这药膏对蚊虫叮咬很有效。”


“……”


“我帮你涂。”


“哦。”


原来,所谓吻痕,其实是蚊子叮的包。郝眉不好意思的低头挠了挠胸口。


好像……是有点痒?


好在KO的药膏很有效,蚊子叮到的地方很快消了肿,也不怎么会痒。唯余下一片红痕,消退的很慢,看上去……越发和吻痕仿佛。


郝眉对此很抓狂,但也无能为力,最终只能放弃游泳日的宏图大计,乖乖躲在岸上装鹌鹑。


这事想起来仍然憋屈,郝眉郁闷地小声嘟囔,“也不知道蚊子怎么光咬我不咬你……”


KO正在替他背后上药,闻言轻轻在他颈后啄了一口,收起了药膏。


“我去做饭。”


“我要吃鸡蛋羹。”


“好。”


KO一个人在厨房忙碌,郝眉便躺在床上百无聊赖。


窗外是晴朗的夏夜,明月高悬,繁星满天,比之前那一晚还要更旖旎一些。郝眉出神的望着窗外,看着看着……突然起身,狠狠的拉上了阳台的落地窗帘。


 


这个夏天,致一科技在忙碌中度过,游泳日再一次组织起来的时候,已经到了八月的尾巴。漫长的夏日中,有并肩战斗的队友脱单而去,有看上眼的妹子被人追走,而愚公和猴子,仍旧孑然一身。


郝眉没有放过这个挑衅的机会。一番唇枪舌剑之后,三人约好了泳池再战。


结果真的进了泳池,比赛却变成了水中摔跤。仨人各自使出浑身解数要把对方往水里按,战事激烈,水花四溅,围观群众目瞪口呆,KO脸色也很不好看。


微微偷偷捅了捅肖奈,“你要不要去阻止一下?”


肖奈似笑非笑看着微微,“夫人舍得我被误伤吗?”


微微一个“不”字还没出口,那边事情就起了变化,愚公呛水了。


又是一阵手忙脚乱。


确认了愚公没事之后,郝眉有点后悔,“早知道他水性那么差,我就不和他闹了。”


KO拍拍他的肩膀,“不是你的错。”


泳池的另一边,中国好兄弟猴子,陪着愚公在躺椅上休息,一面照顾一面吐槽,“好点没有?不是我说,平时也该多锻炼了,刚才抽筋了吧?”


“你知道个屁啊!”愚公捂着眼睛,一脸痛苦,“我刚才把郝眉往水里拖的时候,冷不丁瞧见他那泳裤下边大腿上……有半拉牙印……”




-完-

评论

热度(3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