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的母上

【K莫】被子

朕还是有少女心的:

Tag增长速度太快,发现好多梗大家都写了。被子梗好像比较少,放着我来!


略有小污的甜饼,履行我与小y大手的约定。以后要是还有,也都是清奇脑洞了。


请小y大手不要赖账,尽快复健,早日产出,么么哒(づ ̄ 3 ̄)づ




 


         KO没多少随身的行李,搬进郝眉家只用一个下午就搞定了。


         郝眉打着帮忙之名在一旁围观,兴奋又好奇,看见什么都要上手摸一摸。


         “你电脑技术这么好,怎么居然连一本工具书都没有啊?”


         “看完还了。”


         记性好了不起啊,郝眉撇撇嘴。


         “诶,这不是我那条被子嘛,你还留着呢?”


         “嗯。”


         “扔了吧,我这有新的,我爸妈赞助的蚕丝被,盖着可舒服了~~给你一套,我这个房东够意思吧?”


         “……这条很好。”


         嘁,不领情算了。郝眉噘着嘴继续在KO的行李中寻宝。


         “原来你真的收藏了好多锁啊。”*


         “嗯。”


         作为黑客圈内人,郝眉当然耳闻过KO在开锁原理中琢磨攻防思想的事。但耳听没有眼见来的玄幻,如今一把把锁摆在面前,KO在郝眉心里的形象简直从深藏不露的扫地僧上升到了面壁悟道的达摩祖师。


         “KO大神!求指点!!”


         KO转头,被他眼里的光芒闪的微微愣了下。好在他本来也没什么表情,以郝眉的心思自然没有半分察觉。敛下目光后的深意,KO淡定开口,“开锁不一定用钥匙,开门不一定先开锁。但你的锁芯应该先换掉。”


          “啊?”郝眉反应了一下,才发现KO说的是自家房门,“为什么啊?”


         KO指着郝眉身后那扇看上去忠厚老实的卧室门,毫不留情的批评道,“A级锁,一分钟。”


         “一分钟……就能开?!开玩笑的吧?”郝眉闻言脸皱成一团,“那要是高级的呢?”


         “B级,三分钟。”


         “……合着碰上你这种高手还是跟没有一样呗。”郝眉想起自己当初那怎么都改不回去的电脑桌面,满心郁闷。


         “嗯。”


         你还嗯!


 


         事实证明,KO的话虽然少,但是金玉良言字字珠玑。


        再微弱的防御也总要主人配合才可以实现,像郝眉这样洞门大开全无防备的,再好的锁都爱莫能助。也就难怪KO后来如此轻易的进了房,上了床。


         那之后,两人同盖一床蚕丝被,郝眉大学睡了四年的旧被子便没了用武之地。等到郝眉偶然间在柜子一角瞥见,竟花了好一番功夫才想起这位旧日相识。


         “这不是我那床被子吗,KO,你还没把它扔了?”


         “要留着。”


         “一床被子有什么舍不得的?”


         “有你的味道。”


         谁说面瘫不会讲情话?面无表情的说出这种话简直太犯规了有木有!郝眉想着,身经百战的脸皮还是有点泛红。


        既然对方已经这么上道了,他眉少自然不能光端着,晚上……嗯……晚上就适当的奖励一下吧,反正明天一早,KO就要跟着肖奈出差去了。


         


        眉少这一晚的慷慨,KO毫不客气的受用了。


         于是,第二天早起KO走的时候,郝眉还半张脸埋在被子里,睡得又沉又甜。对于KO印在额上的轻吻,也只哼哼了一声便再没了反应。


         可想而知,这天早上,郝眉理直气壮的迟到了。


         办公室里,于半珊看着指向11的时针,捂着胸口痛心疾首,“美眉哥,你堕落啊,这样发展下去,不久的将来,你就要沦落到让KO养了。”


         丘永侯路过,听到这伸手拍了于半珊一下,“怎么说话呢?什么叫不久的将来啊!上次去眉妹家你没看见啊?饭KO做,地KO扫,连眉妹的内裤都是KO洗的,我们眉哥早让KO给圈养起来了!”


         郝眉二话不说并向两只单身汪扔了一盒纸巾。


        二人身手敏捷的闪过,贱笑着各自跑开了。


         如果是以前大学的时候碰到这种情况,不管打不打得过,郝眉一定追上去再大战三百回合;后来到了公司,就变成了KO就每次帮他找回场子。


        可是今天KO不在,郝眉自己又……咳,腰有点不舒服,只能先含恨记下这笔账了。


        等KO回来再找你们算账!


        诶,不对,等眉少腰好了再取你们狗命!╭(╯^╰)╮


 


        郝眉没过多久就恢复生龙活虎了,KO却一直没有回来。


        据三嫂的第一手消息,合作案谈的很顺利,对方还透露出了那么一点长期合作的苗头,所以老三准备趁热打铁,深入的考察一下对方的各方面条件,如果合适就再下一城。


        微微狐疑的看着郝眉,“KO师兄没打电话和你说吗?”


        郝眉心里算着KO回来的日期,随口答着,“我们打电话又不说这个。”


        微微好奇,“那你们在电话里都聊些什么?”


        “就,吃了什么,几点睡的……之类的呗。”


        KO对郝眉的睡眠时间有严格的管控。如今出差在外,不能亲顾,也要在电话里严格监督。


        郝眉当然不想那么早睡,但一想到被KO逮住是要被罚没有大餐吃的,也只能含恨就范,“行了行了已经躺下啦,要不是跟你讲电话我这会都睡着了。”


        “少玩手机。”电话另一头的KO显然比他以为的更了解他。


        “知道了,我又不是小孩了。”郝眉嘴上应着,心里不以为然。


        “ 我很快回去。”


        “你爱回来不回来。”不回来我把房子租给别人。


        “想你了。”


        “……我……你敢不想!”


        郝眉电话里说的硬气,挂上电话却觉得耳根有些发烫。一定是因为手机电池散热太差,郝眉坚定的对自己说,开始在床上翻烙饼。


        蚕丝被盖着很温暖,一个人的被窝也不冷,但孤枕的郝眉还是失眠了。虽然之前嘴上不肯承认,但身体的某个部位却诚实的反映出对于KO的思念。


        郝眉算算日子,KO不在,他清心寡欲也有一个多礼拜了。想着适度释放有益健康,郝眉忍不住偷偷把手伸到下身。


        自打接受KO,这种事他再没亲力亲为过。以至,这曾经做惯的事,如今也变得生疏起来。


        反复的动作并没有让身体的渴望得到任何缓解,燥热反而一波一波从腹底涌上来,直白要求着熟悉的抚触。来自KO的,抚触。


        明明是自己的身体,却无法自制的认可了另一个人,这让郝眉觉得莫名羞耻。他胡乱的动作着,将咬牙切齿的低咒淹没在呻吟中。


        “该死的KO……讨厌……KO……嗯……嗯……KO……”


        KO的纵容与KO此刻不在,他不知道自己更怨恨哪一样。


        欲望得不到纾解,郝眉烦躁的在被子里打滚。舒展的蚕丝被被他蹂躏的皱皱巴巴,隐约间透出一股熟悉的气息。


        郝眉觉得自己没救了。KO走了一个多星期之后,他居然沦落到,在被子里捕捉到对方残存的味道,这简直太超过,太堕落。


        可是……又太恰好的迎合了他此刻的躁动。


        郝眉纠结了片刻,还是在欲望的灼烧中败下阵来。他愤愤的咬住被角,手指赌气似在下身用力的动作着。鼻翼间满是那人的味道,闭上眼睛就好像置身一个沉默的怀抱,而他自愿放任自己沉溺其中。


        “……啊”


        顶点终于在一次用力后来临。郝眉小口喘息着,脱力的趴在床上。神思恍惚中,他脑海里突然无端想起KO的话。


         “有你的味道。”


         ……原来KO竟然是这种KO。


        突然想通了重要关节的郝眉忍不住把脸埋在枕头里,双颊发烫。


         他想的入神,以至于没有发现,卧室的门锁发出了轻轻的“咔哒”一声。


         这个晚上,有人回来了。


 


-完-


 


 


*琢磨开锁原理,并且以此启发人对于“攻击界面”的认识,是黑客界大神TK的爱好,此处借用,谨以此表达对于大神的敬意。



评论

热度(7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