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的母上

【K莫】学厨师,就到致一科技!(你们吃吧我还有狗粮)

鲁门三把斧:

         一个风和日丽的上午,愚公正气定神闲的给新手村里的白丁们训话, 新手们蔫头耷脑听着他一串嘴炮巴拉巴拉。
         “你们打不过不会放烟花求助啊!”
         “再不济骑猪就跑!”
         “你们总不能被对方糊得一脸屎……卧槽真香!”
           众人被他这一句话怼得措手不及,一脸蒙逼。
        “啊啊啊好香!让我尝一口!”
        “……”
          愚公啪的合上笔记本:“眉哥!你闻见没有!”
          莫扎他头也不抬:“啥?”
          他猛吸鼻子:“妈妈的味道——”
       “我知道!”猴子从休息间一路小跑出来,“今天KO要给乡亲们改善伙食了!”
          肖奈此刻正在白板前勾画模型:“别高兴得太早,可能只是单人餐。”
           二人贼心不死的哀嚎:“眉哥!!”
           莫扎他恰好将手中工作做完心情一片大好:“找朕有何贵干?”
           俩人做太监伏低做小状:“大王可否分我们一杯羹……”
          莫扎他假装一撩袍子:“ 跪舔吧!”
           众人正抬杠逗咳嗽的时候,KO腰系白围裙端着两只盘子从小厨房里走出来。
          盘子上摆放着各式各样五颜六色的西点,让人看了忍不住咽口水。
         猴子边吞哈喇子边搓手:“这手艺,迟早要把楼下星巴克挤兑黄摊儿啊!”
         愚公刮着自备刀叉跃跃欲试:“星巴克那些小儿科肯定都是从KO这儿偷师过来的!”
         微微也凑过来:“好可爱的点心!”
         KO把盘子端得离她近了些:“请。”
         微微小心翼翼的捏起一只。
         愚公猴子二人道:“KO你看,既然微微师妹都有份,是不是我们也……”
         “请自便。”
          于是乎二人张牙舞爪的杀过来,一手抓着一只满载而归。
           莫扎他此时的神情有点尴尬。
           你老婆在此,安敢在别人面前献殷勤?!
          他用手指在桌面上无聊的敲着鼓点儿,看着同事们一窝蜂的冲上去抢点心,自我安慰没事你老公估计给你偷偷开了小灶。
          三分钟不到的时间,盘子里就剩下一只芸豆抹茶慕斯。
          一个女同事踌躇着走到跟前犹豫道:“这个……我不要了,留给郝眉吧。”
          莫扎他内心打鼓。
          KO看也不看他,只道:“没事,他吃不惯这东西。”
         KO你特么造谣!!
         愚公偷偷摸进厨房逛了一圈,出来便嚷道:“里头没有存货了!”
        莫扎他心一沉。
        KO撤了空盘子,又坐回到电脑前开始工作,一切都像没有发生过一样。
        莫扎他瞧着他气定神闲的模样越看越坐不住,索性抓起手机给他发了一个两米大刀的jpg表情。
       KO看到消息后面不改色心不跳,回了一个攻气的微笑。
       “你还好意思笑?!”
       见KO没回他,便按捺不住又发了一个:“干嘛啊你,收买天下人,偏偏不给你老婆吃——你知不知道老子有多饿?!”
       消息发过去一段时间里那边依旧没有回复。
       等了十五分钟,手机嗡嗡响起提示音,抓起来一看是三张图片:


       烤肉图片,滋滋冒油的那种。
       火锅图片,咕嘟咕嘟冒泡的那种。
       炸鸡图片,源源不断爆浆的那种。


       最后落款:祝您吃得开心!


       卧槽!!
      莫扎他摔下手机:不分手老子特么跟你姓!!
        那天晚上他谢绝了一切聚会邀请,一路狂奔回家。
      房间还是黑漆漆的,屋子里没有人。
      很好,让老子来一场轰轰烈烈的不辞而别!
     衣服?冬装塞两件。
     秋装塞两件。
     春装塞两件。
     夏装……塞不进去了?!
     也是啊……莫扎他挠挠头,从前都是KO帮自己收拾行李,一切打理得规规矩矩整整齐齐。
        现在……
        我呸!
        男儿当自强!
        离了他就成二级残障了?
        笑话!
        两个小时之后……
        算了,就带这几件好了——莫扎他瘫在地上想。
       就在他还慢吞吞收拾衣物的时候,屋外忽然传来“咔哒”的开门声,他不由得浑身一震——有人回来了!
       眼看偷跑大业要泡汤,莫扎他急中生智刺溜一下骨碌到了床底下。
       KO开灯进屋,发现了一坨狼藉的衣服和一只旅行箱。他立刻蹲下身细细整理,不仅把衣服鞋袜收拾得井井有条,末了还不忘给他带上洗漱用品和内衣内裤……
    “够了!”莫扎他从床底蹦出来。
      KO一脸惊愕的回头看他。
    “你干嘛给我收拾得这么仔细?巴不得我走是不是!”
        KO起身:“我以为你要出差。”
    “哼,”莫扎他双手叉腰,“出差?恐怕在你心里老子早就已经被发配边疆了吧!”
      “不,”KO正色道,“你在我的心里就端正得像天安门城楼的毛主席像。”
       妈的,老夫老夫的都会跟我耍贫嘴了!莫扎他气不打一出来,夺过他手里的裤衩往抽屉里一塞道:“你猜怎么着?小爷不走了!”说着把已经叠好的上衣裤子一件件甩回衣柜,“我们就互相耗着……看谁……哎?!”
        一张绿色的东西被一并甩了出来,摔在地上。
      莫扎他捡起来一看,是一张银行卡。
      谁的卡?
      反正不是他自己的。
      KO走过来,默了半晌望着他道:“这么久了,你还留着它?”
    “啊?”莫扎他脸上一僵。
      原来是KO的卡。
     “这……”
      他的卡怎么会在我这儿?
      他的钱直接打到我卡上,我要他的卡做什么?
      KO看莫扎他这副神情,不由得眉毛一挑:“看来全忘了。”
    “我……什么时候问你借的钱?”莫扎他脸上也有点儿绷不住。
      KO伸手揉了揉莫扎他的头发,“三年前的事,你不记得,很正常。”
       莫扎他抬头望着天花板:三年前啊。
       那时候自己还没毕业,还是正嫩的年纪……
      “罚罚罚罚!”外联部的人拍桌子起哄,“打圈!敬在座的一人一杯酒!”
        莫扎他讪讪道:“学长学姐你们饶了我吧……”
      “哎,这是学生会的传统,谁让你一单买卖也没做成呢?”一个女生倒了一杯啤酒递到他手中。
       “小学弟要乖,煞风景可就不好了。”
        莫扎他盯着那杯酒,眼神发直。
        部长眼神一递,部员们心领神会的开始起哄:
      “不喝也行,欠一杯脱一件衣服!”
      “害羞的话我们可以帮你~”
      “不要不要不要!”莫扎他双手护住自己,“我喝!我喝就是了!”
       刚尝了一口就剧烈的咳嗽起来。
       众人摇头:“小学弟娇弱得跟棵嫩葱似的,不会是第一次喝酒吧。”
      有人道:“不会吧?上回我看他一人儿喝RIO喝得挺起劲儿的,还以为是老司机那!”
      操!莫扎他暗骂,有专喝饮料的老司机吗?!
      他还是硬撑着喝满一桌,就在撂下酒杯的那一刻他感觉自己轻飘飘的都快要飞起来了。
    “好!” 众人拍手道,“开胃菜结束了,我们来玩游戏!”
    “啥……?”莫扎他感觉脑子里一片混沌,只想倒头就睡。
       半个小时之后……
     “小眉眉!恭喜你获得“游戏黑洞”的称号!”
      莫扎他勉强把眼睛睁开一条缝:“说吧,你们想怎么罚我……”
    “真心话大冒险,任选一个!”
    “这个不行,”部长发话,“郝眉对我们部绝对忠诚,说的话句句发自肺腑,真心话就免了!”
      “那就大冒险!”
      “让我想想……”其中一个人一拍大腿,“这样好玩!出去大喊三声‘我是gay!!’”
        众人不怀好意的搓手:“说不定还能有一场艳遇……”
        莫扎他冷笑一声。
        好。
        喊是吧,喊就喊,谁怕谁!
       他猛的站起身跑到饭店门口,两只手放在嘴边作喇叭状:
      “警察叔叔快来啊!这边有人非礼我!他们是张×李×王×……警察叔叔你要为我主持公道啊!!”
        把外联部所有成员名字都喊了一遍之后,莫扎他望着看热闹的街坊路人,心满意足的打了个酒嗝。
       突然间,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入耳。  
     “郝眉?!”
       莫扎他迷离着双眼抬起头,也吓得踉跄了一步:
     “KO?!”
       KO紧走两步将他稳稳扶住,皱眉道:“怎么喝这么多酒?”
       莫扎他笑着挥挥手:“嗝!你去问问外联部的那帮王八蛋,嗝!”
    “我先送你回去。”
      莫扎他推开KO:“不行……老子的任务还没完成,还要回去……受罚……”
      说着一步三晃的蹭了进去。
      屋里坐着的人脸色一个赛一个的绿,看样子都知道省状元的厉害了。
      莫扎他摸索着坐下。
   “郝师弟,刚才我们玩儿的有点儿过了,”刚才那个出馊主意的人举起酒杯,“不如我们来喝个交杯,一笑泯恩仇!”
     众人都叫好,莫扎他也不好意思推脱,给自己再倒了一杯,与那人面对面挽起手臂,眼看就要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只听“嗖——啪!”一声!
     在场众人皆是一惊,然后都把注意力转移到那张从天而降的……
        银行卡上。
       “四万。”
        众人大骇。
        此人何方神圣?!
        莫扎他回过头,先是一愣,继而会心一笑推开椅子走过去,一把圈住KO的脖子:“我向你们隆重introduce一下,这位,就是我的大客户,KO,K先生!”
      KO没多看这帮人一眼,眼神紧紧跟住莫扎他:“搂紧我,别摔倒。”
      莫扎他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儿,扭头对着众人道:“四万块,可以供部里吃喝拉撒半年的开支,”说罢一撩桌布坐下来,大拇指朝着自己,“我,就是咱们部里的业务之王!”
     “是是是,您是您是!”刚才还自诩大佬的前辈马上起来倒酒,“眉哥威武!”
      莫扎他拿起酒杯刚想喝,就被KO夺了过去:“心领。”
     “好!”莫扎他拍桌子站起来,“都听你的!”说着回到KO跟前环住他的腰,“顾客就是上帝!上帝你说,接下来我们做什么?”
     “随你。”
     “嗯……我想想……”莫扎他无意识的在KO怀里拱了半天,忽然抬起头道,“我们不如去浪浪浪……浪迹天涯!”
       KO点头:“嗯。”
       莫扎他牵起他的手大叫着跑出去,边跑还边唱:“你是风儿我是沙……疯疯癫癫……呕——!!”
       莫扎他猛地惊醒抬起头:“我靠……所以我还欠你四万块钱?”
     “不用还。”KO起身。
     “那怎么行,夫妻之间明算账!”
     “夫夫之间用不着。”


       莫扎他郁闷的拄着下巴盯着KO在厨房里忙碌的身影。
       不过一会儿的功夫,KO便端出几盘细点送到老婆跟前:“尝尝。”
       莫扎他刚想上手,忽然想到之前的事,瞬间收回爪子。
     “我不吃!”
     “这和之前的不一样。”
      莫扎他噘嘴:“有啥不一样?”
    “之前那份是我从楼下买的。”
    “啥?!”
      莫扎他无语望天。
      KO啊KO,你知不知道你凭着自己优越的外表骗过了多少人的眼睛?!
   “这份,没有添加剂,吃了不会不消化,不会反酸,不会胃痛。”
      这么阴险,真不愧是我老公!!
       莫扎他抢过盘子:“你不早说!”然后一阵风卷残云。


       饭后。
       他心满意足的摸着自己圆滚滚的肚皮,悠悠道:“老公……我果然还是忘不了那件事。”
       虽然你不说我也不记得……
    “那四万块钱在当年估计是你一年的工资,我要是一天不还就一天惦记着,可是我现在手头没有这么多现金……”
     “你看……”
     “好。”
     “嗯?”莫扎他被KO的爽快惊得一愣。
     “按我说的方式。”
        KO抓住莫扎他的手腕,将他甩在沙发上,自己不慌不忙的欺身上来:
     “就用你自己。”


     “啥?!”
      KO微微一笑,俯身舔了一下莫扎他粘在嘴角的奶油:
     “卖身不卖艺,客户随时恭候,次数看心情,”说着伸手扫了一下莫扎他的鼻尖。
      “一次抵十块。”


——THE END——

评论

热度(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