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的母上

【K莫】都是肾宝惹的祸(祖宗不好惹,日♂常一发完)

鲁门三把斧:

*围脖play   背锅侠莫扎他


*我不知道我的脸为啥这么红


*强行走肾 突然兴奋


*反正就是要开车


*少侠们,亮卡吧!


*小小的补一条关于围巾play的食用说明:就是将围巾系在两个人腰上,就相当于……一根彩带捆两朵花,彩带扎得越紧,花自然就越紧凑_(:_」∠)_
K莫就是那两朵花,嘿嘿:)


早八点,致一科技。


肖奈合上刚刚打开的文件夹,对着面前的人挑挑眉。


“这么早,有事吗?”


KO面无表情道:“请假。”


“郝眉的病假我已经准了。”


“不是他,是我。”


“哦?”肖奈意味深长的略一抿嘴,“你又是怎么了?”


“我请假在家里照顾他。”


 


 


KO冷不丁从办公室出来,把愚公猴子吓了一跳。


他俩定了定神儿,一个双手环胸一个手堵门口:“哎KO,你把我们眉哥给怎么了?”


KO没看他们,淡淡道:


“发炎了。”


二人望着KO远去的身影,对着大神留下的三个字面面相觑。


发炎?


是咽炎肺炎扁桃体炎还是……


俩人忽然相视一笑。


“哦~”


 


KO刚出致一的大门,手机就嗡嗡响了起来。


他按了接听键还没来得及说话,手机那头便传来懒懒的哈欠声:“你在哪儿呢?我的豆浆油条小笼包在哪里?”


KO还没来得及说话,只听电话里又传出一声惨叫:“啊!!!!九点半了??!!我这样衣衫不整的过去会被老三骂死!!”


“你不用来上班了,乖乖在床上躺着就好。”


莫扎他先是愣了一下,忽而兴奋大叫道:“哈哈哈!!!KO你这么体贴我娶了你真是三生有幸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先别激动,躺下歇着。”


莫扎他并不理会KO苦口婆心的关爱,依旧大嗓门道:“咦?我的内裤啥时候给换了?”


“我去!上面还有卡通图案!!一只小黄鸡!!真像你!!哈哈哈哈——”


KO:“……”


 


那边忽然停止了丧心病狂的笑声,发出倒吸一口冷气的“嘶嘶”声:


“K……KO……”


“你这个禽兽……”


“你到底对我的屁股做了些什么?!”


“肿了啊被你操的!!!!”


“你如此无情的伤害我我也不会让你好过的!!”


“对!!我就是那种为了钱可以牺牲一切的女人!!”


 


“……”


“玩够了吗?”


“我在门外。”


 


!!!!


“大神您冷静!!大神我错了请随意蹂躏……”


KO望着手机屏幕上莫扎他睡眼朦胧的小脸儿,情不自禁的嘴角上扬。


 


昨天是俩人五周年纪念日。


莫扎他早早的从致一溜了出去,走之前还故意踢了一脚KO的椅子。


“喂!走不走啊?”


KO头也不抬道:“我还有点儿事情需要处理,你先走。”


“切!”莫扎他感觉自己没有被重视,就故意搔首弄姿道:“也是。您先忙,我和别人先去约会了哈!”


手腕瞬间被人扣住,还没来得及抗议就被人堵住双唇。


“别逼我犯规。”


“行行行行行!”莫扎他逃也似的从KO怀里冲出来,倚着门框无比妩媚的顺着自己的轮廓从腰际到小腿摸了一圈,“来呀,快活呀,反正有,大把时光~”


唱罢眨了一下右眼,笃笃跑了出去。


KO眯起眼睛,等人的脚步声完全消失了之后才慢慢端起办公桌上的纸抽拽了两张。


浪贱无边,骚气冲天。


这个男人,我喜。


 


莫扎他走进家门,一股饭菜的香甜气息扑面而来。


“KO?”


“嗯。”


“你怎么比我回的还早?不是还有事情没处理完么?”


KO娴熟的翻动着锅里的糖醋排骨,道:“因为有更重要的事在等着我。”


莫扎他把包随手丢在沙发上,像只觅食的松鼠一样摇着尾巴晃进厨房:“弄什么好吃的来孝敬我啦?”说着抓起一只螃蟹,“这么大个儿!阳澄湖大闸蟹?”


KO捉住他的手腕,一把从他手中夺过螃蟹:“洗手。”


莫扎他撅起嘴巴道:“你不替我剥壳么?”


“我还在炒菜。”


“我重要还是菜重要?”


“因为你重要你需要吃菜所以菜重要。”


“因为我重要我要吃螃蟹所以我重要!!”


“……”


莫扎他想了想道:“不如你帮我剥螃蟹,我来炒菜?”


“那你还是需要洗手。”


“……”


莫扎他鼻孔喷气:不愧是我家KO,说得我心服口服!


 


洗手间里,莫扎他打开水龙头手里握着香皂,愣愣的与镜子里的自己对视。


周年礼物……怎么送给他比较好?


扑上去给?


色诱着给?


还是……悄悄塞他枕头底下?


我去!我是圣诞老爷爷么我?!


还没等他想出切实可行的解决方案,一个带着薄荷香气的温软怀抱便悄悄拥了上来。


“想什么呢?”


莫扎他一时编不出瞎话,索性没皮没脸道:“想你会送我啥!”


KO的唇贴着他圆润的耳垂,呵气道:


“把我自己送给你吧。”


“妈的你作弊——唔!!”莫扎他刚想挥臂反抗,一甩手一个圆滚滚的物事就落到了地上。


二人皆瞪大眼睛。


 


肥皂!!


这特么是在搞事儿啊!!


KO挑了挑眉。


“捡?”


“捡个屁!”莫扎他推开他冲进客厅,“要捡你捡!”


KO弯下腰捡起肥皂,跟着走到客厅。


“喏!”莫扎他抓起自己的白背包,从里面掏出一样东西,“给你!转眼十一月份该过冬了,送你条围巾好好捂着,别冻脑残了!”


KO接过围巾,戴在脖子上:“好看吗?”


莫扎他托着下巴扭过头看他一眼:“傻笑什么啊你!”


“嗯?”


莫扎他指着KO摊开的手掌:“干嘛?”


“还有么?”


卧槽!!


我的老公真是好不要脸!!


“有!”莫扎他腾的站起身来抓起身旁的背包,将里边的东西一泻而出:“前天剩的包子,昨天剩的馅儿饼,以及……擤鼻涕没用完的一卷儿卫生纸——请慢用!!”


KO定定的望着他,满含爱意的眼神突然严肃起来。


他捡起地上一个小纸盒:“这是什么?”


哦我操!!


莫扎他连忙扑上去:“没啥没啥!!”


KO不费吹灰之力的躲了过去,盯着小盒上的食用说明:“肾宝?”


“给我买的?”


“不是!!!”莫扎他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你这里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是……”


话到嘴边,生生刹住。


愚公抱着他大腿哭着喊着叫他千万不能说出去的!


头可断血可流,友谊不能丢!!


“我不能说。”


不能说!!愚公说肾宝打特价让自己帮他顺路带一瓶的事打死不能说!!


“当真不说?”


“不!”莫扎他就像一位意志坚定慷慨赴死的党员一样悲壮的答道。


“好。”KO摘下那条毛围脖。


“为了让你坚定对我的信赖……”


“我们可以试试彼此的极限。”


(无肉不欢 上车请点我)


 


莫扎他累得不省人事,醒来就到了第二天九点半。


KO将早点一样一样的摆在餐桌上,再进屋去瞧床上那位。


莫扎他懒洋洋的伏在大床上,撅着屁股道:“吃……不了……”


“我喂。”


KO说着把一只很大的塑料袋放在莫扎他面前。


“干啥?”


“迟到的五周年祝福。”


莫扎他一面吸吸鼻子表示感动,一面打开了塑料袋。


“卧槽!!”


他指着满满一袋子的杜蕾斯安全套:“给我买的?!”


KO很正经的道:“是朋友让我帮他带的,一下子买多了就带回来了。”


莫扎他捶床咆哮:“谁特么信你的鬼话!!!!”


——THE  END——


——感谢少侠们的支持,好的我去更连载了——

评论

热度(3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