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的母上

【K莫】打游戏不如谈恋爱(学霸美人×学神KO

鲁门三把斧:

*我们的老师是香芋


*目录·粮仓总汇(请戳我)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祝食用愉快!


庆大附中的万年第一和万年老二。


KO,郝眉。


“卧槽!!你才是老二你爸是老二你妈是老二你们全家都老二!!”


莫扎他揪着头发大叫:“我都已经把课本倒!背!如!流!怎么可能有人比我考得还高??比我考得高?!”


“操!!!!”


猴子拉着他赶紧坐下,不好意思的向食堂里围观的讶异目光不停致歉。


“你你你你先冷静一下,没准卷子判错了!咱有话好说大不了回头再找老师理论!”


莫扎他哼的一声把脸埋到臂弯里。


“理论个毛线……他连作文都是满分……”莫扎他盯着自己的校服裤子,喃喃道,“既生瑜,何生亮……”


“那可不,”猴子嘬着果汁,“人家还没来得及气你你就已经炸了。”


莫扎他没理他,静静趴在餐桌上躺尸,心里却焦灼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这是高考前的倒数第二次模拟考试,马上就要走入真正的考场。


细数这三年,哪一次考试他不是以几分之差屈居人下?


哪一次学校表彰大会他不是被挤到后头去?


哪一次他不是在百名榜前一人伤心到天亮?


莫扎他冷笑一声,狠狠咬下一口鸡腿儿。


“血、债、血、偿!”


 


 


悠扬的欢乐颂响起,同学们纷纷走出教室。


KO挎着单肩背戴着耳机走出校门,发觉周围女生都在用异样的目光不怀好意的对着他笑。


“嗨,KO!”


莫扎他一手插兜倚在校外墙冲他大声打招呼。


KO一言不发的朝他走过去。


然后推走了身边自己的单车。


莫扎他:“……”


“干嘛啊你!”


“我们不熟。”


说着骑上单车就要绝尘而去。


“哎哎哎!”莫扎他张开双臂拦在他面前,“你跟我不熟,可我跟你熟啊!”


“你是考神,是我的偶像!”


KO微微偏过头:“我不是,你找错人了。”


莫扎他贼心不死的又绕到他面前:“拜托不要这么冷血嘛,我就是隔壁班的那个……”


“郝眉。”


莫扎他两眼放光:“你认得我啊!!”


他双手合十对KO道:“高考临近,我们于老师说最好的迎接冲刺的方法就是结成学习对子,取长补短,互相进步!”


“你的程度很高,不用我教。”


莫扎他挑挑眉:“那我为什么回回都第二啊KO同学?”


KO道:“心不正,则梦不成。”


“你!”


KO轻笑一声:“告辞了。”


结果还没骑出去半米——


车轱辘就忽忽悠悠掉了下来。


“郝眉!”


“哈哈哈哈!”莫扎他轻轻转着拇指上的透明鱼线,妩媚的桃花眼一扫KO。


“识时务者为俊杰。”


“想清楚了没,KO同学?”


 


KO把书包搁在沙发上,脱掉外套,递给莫扎他一双拖鞋。


莫扎他接过鞋左顾右盼道:“你妈收拾的?真干净啊!”


“就我一个人住。”KO说罢双手插兜走进卧室。


“哎你没拿书包!”


“用不着。”


莫扎他心头一震。


原来学神在学习的时候连课本都可以不用。


卧槽学到了!


他拎着书包也走进KO的房间。


KO修长的十指在键盘上运转如飞。


“隔壁就是书房,你去那儿写作业。”


“不用麻烦不用麻烦,”莫扎他把课本作业本一样一样的掏出来,“我坐在这个小桌子上写就行。”


鼓捣了一会儿又抬起头:“你在干嘛?最近没有要求做ppt啊?”


KO头也不回的道:“打网游。”


莫扎他瞬间被噎住。


“你……”


“还有两周就高考了你知不知道?!”


KO从善如流的按下回车键:“嗯。”


“嗯个屁啊还不快滚来学习?!”莫扎他怒摔铅笔。


KO面无表情的扭过头来望着他:“不会的题可以问我。”


“前提是不要打扰我玩游戏。”


“切!”莫扎他气鼓鼓的偏过头去不理他。


不就是考了个第一嘛,装什么逼啊!


 


 


时针晃晃悠悠的停在了八上。


KO跳下转椅走到莫扎他跟前。


“饿不饿?”


莫扎他望着算到眼花的函数解析题,揉着眼睛道:“不用麻烦,我这就回去……”


并且保证以后再也不来了。


道不同不相为谋。


一个整天打游戏还能轻松考第一的怪咖,自己和他没得比。


KO俯下身子指着莫扎他草稿纸上其中一坨等式道:“初等函数都求错,后面步骤焉能写对?”


莫扎他瞪了一会儿题目。


“对对对是我错了!!”连忙划掉重写,在拿涂改带的时候,忽然被KO抓住手腕。


KO定定的望着他。


“干、干嘛?!”


“我是不是在哪儿见过你。”


“啥?!”莫扎他急忙甩开他,“废话!咱俩是隔壁班低头不见抬头见,似曾相识很正常……”


KO没有理会他支支吾吾的答话,随手拿起他的练习册大笔一挥勾出几道题。


“只做我勾出的题,剩下的不用写。”


“那老师布置的作业怎么办?”


“想写就写……”他拿起马克杯,“只要你不嫌浪费青春。”


 


 


九点。


莫扎他望着最后一道题呆呆的愣神儿,抬起头忽然发现KO正站在他身后看着他。


“卧槽你走路没声要吓死我啊!!”


KO双手环胸居高临下的望着他。


“还没解出来?”


莫扎他连忙把过程一捂,鼻孔朝天道:“我早就写完了!重要的步骤当然不能轻易给人看!”


“哦。”KO稀松平常的往床上一躺,支起半个身子。


“那你告诉我,yt的中值是多少?”


“自己翻答案去!”莫扎他起身收拾书包,“我走了,拜拜!”


“那明天……”


“明天我就不来了,”他把最后一本作业塞进书包,“省得打搅您老玩儿游戏!”


KO躺在床上长出一口气。


“令g(t)=t,由此能解出x=(t),将等式带入……”


莫扎他瞬间一屁股坐了回去:“你等会儿等会儿……说慢点儿我好抄下来!!”


 


 


傍晚的帝都灯火通明,莫扎他透过车窗望着外面脚步匆匆的行人,低不可闻的叹了口气。


 


 


 


“月考排名出来啦!!”


班主任于半珊拿着喜报唯恐天下不乱的在全班吆喝道:“郝眉,第一名!”


猴子推了推吃过感冒药晕晕乎乎的莫扎他:“状元哥哥,皇上钦点你那!”


莫扎他在座位上扭了几下,冒着激动的鼻涕泡上台领奖状。


最后一次的反扑无疑是对他最大的鼓励。


“感谢组织对我的信赖。”莫扎他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把眼泪憋了回去。


哭出来多娘炮啊!


 


课间,莫扎他抱着厚厚一摞练习册走在楼道里,路过老师办公室的时候,忽然听到里面传来严肃的批评声。


“你怎么能这么做?!”


“有你在,哪有二班那个小子得第一的份儿?!”


略略略!


莫扎他撇撇嘴,技不如人在背后嚼舌根算什么本事!


KO就是没我考得好,老子就是牛逼,怎么了?!


接下来就听到屋里KO的声音:


“我有分寸。”


甄少祥听了这话更是火冒三丈,拍桌子大叫道:“考试不是过家家!今天你喜欢他你就空着最后一道证明题不做送分给他,那我还喜欢隔壁于老师呢!我能那么没有原则……”


莫扎他心头一震。


手里的练习册噼里啪啦全掉在地上。


最后一道证明题二十五分。


他让着我。


如果他把那道题写上。


又是第一。


莫扎他慢慢蹲下身子,颤抖着手去拣那几本书。


面前办公室的门忽然开了个小缝,甄少祥的脑袋从里面冒了出来。


“那个……郝同学啊……我们是就事论事,你别在意……”


莫扎他捡起最后一本练习册的那一刻猛的抬起头,绕过甄少祥直接冲进了办公室!


KO站在那儿,静静的望着他。


莫扎他三步并做两步冲上前去,用尽全力把怀里的书往KO身上一摔!


“混、蛋!”


说完那句话他扭头就走,却在迈出半步之后突然间脑袋里耳鸣声大作。


他眼前一黑。


我操。


 


 


莫扎他睡醒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你回家去吧。”他两眼直勾勾的盯着天花板。


“我等着你一起走,”他递给莫扎他一杯水,“甄老师被于老师给收拾了。”


 


莫扎他拒绝的偏过头:“我不想再搭理你。”


KO坐下来:“那我们用手语。”


莫扎他翻了个身,干脆把脸埋在枕头上。


“我根本不需要你可怜!!”


KO把手轻轻搁在他后背上:“我……”


莫扎他一把甩开。


“我就是智商低怎么了?我可以努力!我不打游戏不K歌不跳舞我特么就是爱学习!!”


KO没控制住,“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莫扎他双颊带泪恶狠狠的盯着他:“你笑什么?”


KO凝视了他三秒,然后一把将人搂入怀中。


“我笑我喜欢你。”


“喜欢到控制不住自己。”


莫扎他愣了一下,忘了挣扎。


 


“啥?”


 


 


莫扎他后来才知道原来他和KO还在娃娃期的时候就有一段孽缘。


契机来源于他在收拾东西的时候偶然发现的一张自己幼时的照片。


“妈,”他指着照片左侧的小孩儿,“看我小时候多傻。”


他妈削了他一把:“臭小子瞎说啥?”又嘟囔道:“我儿子永远都是最帅的!”


“好好好,您说什么就是什么,”莫扎他忽然疑惑的望着照片另一侧,“这个娃娃是谁?”


他妈头也不抬的道:“KO啊。”


莫扎他心一抖,手也跟着抖了起来:


“……您说啥??”


“KO。”


“我没听清您到底说的是……”


“KOKOKO!!”他妈冲过来扯起他的耳朵循环高音炮,“我的儿你怎么聋了??”


莫扎他吓得又把照片捧起来瞪了八百遍。


“K……O?我怎么一点儿印象也没有?”


 


KO是住在幼时莫扎他隔壁的邻居。


两家关系很好,KO的妈妈经常和莫扎他的妈妈开玩笑,说:“眉眉如果是个女孩儿,我们就可以定下这桩娃娃亲了。”


年幼的KO攥着莫扎他柔软的小手,奶声奶气道:“眉眉是男孩,我也要。”


年幼的莫扎他呆呆吃着手:“你会做好吃的我就跟你走……”


不料风云突变,KO的爸爸因为工伤意外去世,母子二人临时决定搬家。


那个雨天,莫扎他瞒着家人跑了出去,抱着一把儿童雨伞自己淋着雨站在路口,等着搬家公司载着母子二人在此停靠。


“这个给你。”他把小花伞塞给KO。


KO轻轻拥住他,用成熟于同龄人的口吻一字一顿的对他说:


“等我回来娶你。”


 


这场海誓山盟终究因为莫扎他淋过一场大雨大病一场而烟消云散,可立誓之人却始终记得。


我会一直等你。


 


 


莫扎他当晚查完高考分数就喜滋滋的给KO发了条短信:


“全省顺位第一,怎么样,服不服?”


KO望着短信会心一笑,把自己的成绩做成截图发了回去。


“ME TOO.”


 


【彩蛋来了】


“甄少祥你个王八蛋!”于半珊把教案狠狠往桌子上一摔,“你们班KO把我们班郝眉给拐跑了!”


“不碍事儿不碍事儿……”他握住于半珊的手,“赔了个学生,赠你个老师,好不好?”


————谢幕————

评论

热度(5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