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的母上

【K莫】眉眉几岁了(堆糖来一发

鲁门三把斧:

*开车


*目录·粮仓总汇(请戳我)


*祝食用愉快!


 


“我有一头小毛驴我从来也不骑,有一天我骑着它去呀去赶集,我手里拿着小皮鞭……”


“咳咳!”猴子白了他一眼,“公共场所,别瞎唱!”


莫扎他一脸很傻很天真的眨了眨眼:“这是儿歌啊,咋了?”


猴子搓了搓脸:“哎呀你回家问KO去!”


“那还用等到回家?”说着蹦蹦跳跳的迎上刚走出办公室的KO,一把圈住对方的脖子大展歌喉,“我有一头小毛驴我从来也不骑,有一天我骑着它去呀去赶集,我手里拿着小皮鞭……”


“嘘!”


莫扎他望着KO抵在自己双唇前的食指,眨了眨眼。


“你为啥也不让我唱??”


他委屈的瘪着嘴:“是不是也嫌我幼稚?!”


KO连忙把人搂进怀里顺毛:“当然没有。”


“回家唱,唱多久都行。”


 


“葫芦娃葫芦娃,一根藤上七朵花,风吹雨打都不怕,啦啦啦啦……”


KO在厨房里包着牛肉馅儿的冬至饺子,望着客厅里年方三八的大朋友在沙发上滚来滚去,对着墙上挂着的电视机黑屏兴致勃勃的开着演唱会。


 


不一会儿,客厅里的歌声就停了。


 


KO刚一抬头,就发现对方正缩在门口哀怨的抠着门框。


“人家想吃三鲜的……”


KO:“……”


随即一脸了然的扬了扬嘴角:


“牛肉、肉三鲜、素三鲜——三种口味。”


“嗷——!!”莫扎他瞬间扑上来搂住KO的脖子并亲了对方一脸口水,“老公你好像我肚子里的蛔虫啊——我从来没有试过一下子吃三种口味的饺子——激动!!”


KO搅拌着香喷喷的肉馅,头也不抬的道:“不过不能多吃。”


“为啥?!”莫扎他咬牙一跺脚,“你嫌我胖??”


KO道:“你忘了上次酱牛肉吃太多塞到消化不良了?”


莫扎他愤愤低下头:


“那晚上多做运动,把食物都消化掉不就好啦?!”


KO闻言,会心一笑,伸手抚上恋人头顶:


“乖。”


计划通。


 


在厨房灯光温柔的照拂下,莫扎他不负众望的一阵风卷残云消灭了小两屉饺子,打了个饱嗝,摸着圆滚滚的肚皮悠哉悠哉的晃去看电视。


不一会儿的功夫,KO收拾完锅碗瓢盆擦干净了桌子也坐到沙发上看电视。


俩人半晌无话。


只见电视上正播放着农民频道的台庆纪录片——


《母猪的喂养与产后护理》


 


莫扎他:“……”


他偏头偷偷瞄了一眼KO。


 


KO一脸认真的手捧热茶,颇为老干部的端坐在沙发上,聚精会神的盯着电视机。


……


莫扎他又默默的将头扭了回去。


 


九点。


莫扎他懒懒打了个哈欠。


KO仍精神百倍。


 


十点。


“养猪如养儿,需要精心的护理……”


莫扎他听得上下眼皮直打架。


只见他斜斜倚在沙发一角,把脑袋埋在皮座里有气无力道:“您这么喜欢养猪不如我帮您盖一座猪圈……”说着解开自己睡衣扣子的前两颗,“熬不住了先睡了……”


说着就从沙发上蹦了下来,光着脚进了屋。


KO也贴心的将音量调到最低。


 


在关上卧室门回归夜色的那一刹那,莫扎他忽然脑中一阵爆炸。


他瞬间恍然大悟——


KO是不是嫌弃我了?!


难道我还不如一头母猪??


这么一想,莫扎他瞬间困意全消,糟糠之妻被抛弃的恐惧感从头到脚麻遍全身——


天!要!塌!了!!


 


墙上挂钟的时针悠悠指向十一点。


KO关了电视,眼神一扫紧闭的卧室门。


差不多该睡了。


 


他放轻脚步走向书房,正准备关上门,忽然感觉到一抹白色的物事朝他飘了过来,一下堵在门口:


“喂。”


书房微弱的台灯灯光打在对面人的身上。


KO一愣。


只见莫扎他摘掉虚披在肩上的男友衬衣,手一扬扔在地板上。


“我们做吧。”


 


(车→戳我)


 


早七点,致一会议室。


“莫扎他?”


肖奈皱起眉:“莫扎他!”


“哎到了到了!”


只见莫扎他扶着老腰一瘸一拐的推开了会议室大门。


“天有不测风云……出门的时候从楼梯上滚下来了……”


与会各位一脸同情的望着这个满嘴胡话的浪受。


只见他在众人的搀扶下勉强坐上凳子,屁股刚一接触椅子面就“嗷”的一嗓子弹簧一样蹦了起来。


“这个凳子……他咬我!”


——晚安——

评论

热度(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