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的母上

KO的生日礼物

流年不流了:

【今天彬彬小天使生日】


【祝彬彬生日快乐】


【看完直播他再也不是任人调戏的傻白彬了哈哈】




今天是KO的生日。


郝眉一大早就爬起来在厨房里丁零当啷的忙活,还禁止KO出卧室的门。


无聊的KO把郝眉的工作一起做完了。


虽然两个人请了一天假,可是工作还是要做的,毕竟他们组就三个人。


不过挺担心外面那个家伙的,应该不会伤到手吧。


KO偷偷的拉开门缝看了一眼,又默默的坐了回去。


就算他把家砸了,他开心就好。


生日啊。KO码代码的手不自觉的停住,看着墙壁上挂着的两个人的大照片发笑。


那是郝眉挂的,他们俩特意去照相馆拍的,西装革履,相视而笑,郝眉说这是“结婚照”,就让别人加大,自己定了框裱起来。


KO没有过过生日。


小时候家里穷,根本没人在乎。


而在遇见郝眉之前所有的日子里,他更不会去在乎这种形式的东西。


人果然一恋爱就会变傻,在一起久了,KO也多多少少学会在乎很多东西。


郝眉生日的时候,KO送了他一个戒指。


很简单的指环,只在外面刻了郝眉的名字,他也有一个。


微微他们笑自己占有欲太强,可是郝眉说他喜欢。


“KO!可以出来了!”郝眉的声音穿过木门传来。


KO出去,就看到厨房一片惨状。


KO跨过地上的鸡蛋壳,走到郝眉面前。


“你头上和脸上都是面粉。”KO给他拍拍头。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郝眉把身后的蛋糕拿出来,“看,眉哥亲手做的!一米多的大蛋糕!”


“就我们两个……”


“快来尝尝!”郝眉自顾自的把蛋糕捧到餐桌上,踩到鸡蛋壳还发出一声“咯吱”的声音。


拉着KO衣服的手上还有很多奶油和面粉。


KO乖乖的坐在餐桌旁,看他在蛋糕上插蜡烛。


眼波流转,却只有他一人。


“来,闭上眼许愿。”郝眉催他,顺便解下自己身上的围裙。


愿身边这个人,每天都开开心心。


KO睁开眼,郝眉正专注的望着他。


“切蛋糕吧。”郝眉跟着KO笑。


KO给郝眉切了一块,郝眉没动,KO自己切了一块,伴着郝眉期待的眼神,把蛋糕放进自己嘴里。


“好吃吗?”郝眉期待的问他。


KO又放进嘴里一口,然后摇摇头。


“啊?”郝眉自己吃了一口,“完了!我把胡椒粉当成香草粉了!”


KO放下蛋糕,好笑的看着他。


“啊!又失败了!”郝眉丧气的趴在桌子上。


“这样吃就好吃了。”KO把奶油抹在郝眉嘴唇上,没等郝眉反应过来就亲上去了。


香甜软腻,是郝眉的味道。


感谢你茫然的闯进我的世界,让我体会到生活的美好。



郝眉在厨房忙了一上午的结果是KO在厨房打扫了一下午。


郝眉像往常一样吃着水果看动画。


他也不想这样的,他是被KO胁迫的,嗯,好吧,说了也没人信……


“叮咚!”郝眉穿着拖鞋啪嗒啪嗒跑去开门。


“先生,您的快递!”


“快递?我没买东西啊,谁寄的?”郝眉奇怪的看着快递小哥手上的大盒子。


“是同城快递,寄件人是于半珊,送给KO先生的。”


送给KO的?郝眉皱眉,觉得事情不简单,于是签收了快递,掠过KO迅速的抱着盒子跑回卧室。


拆开快递那一刻郝眉差点没跳起来!


里面一个大大的蝴蝶结,还有一瓶类似x情药的东西!


卡片上还写着“致KO,诚心的祝你生日快乐,里面的x情药是特殊珍藏,效果很棒哦(´-ω-`)把蝴蝶结绑在眉哥身上,快乐的拆礼物吧!不用谢,致一全体敬上!”


擦!郝眉把盒子踢到床底下!


打电话给于半珊,一接通就开骂:“你丫是不是没安好心!送KO这个干嘛?你想让我死啊!!!!”


“眉哥!淡定!”于半珊心里快笑疯了!


“我送的KO一定喜欢啊!”于半珊说,“我是想着他送的。不然你送了他什么礼物?”


“眉哥自己亲手给他做了个蛋糕!”郝眉还是气哼哼的。


“完了,KO今晚得住医院吧!”于半珊在电话那头夸张的说。


“滚!”郝眉心虚的说,“他说我做的可好吃了......”


“得了吧,你先让你自己相信吧!”于半珊开始游说,“你说说你,连个正经礼物都没送,KO肯定也没啥想要的,你把自己送给他多好,还省钱!”


“我本来就是他的!”


“呸,让我先吐!”





郝眉把自己反锁在浴室里,坐在马桶上对着于半珊送的礼物发呆。


半珊说的好像也没错,自己连个正经礼物都没送......


可是也不能这样啊,好羞耻!


“眉眉,你在干嘛?”KO敲敲浴室的门。


“啊?没,没什么,我拉肚子!”郝眉按了一下抽水开关。


“那我去给你找药!”


郝眉今天才发现自己有一个美好的特质,勇于尝试和挑战。


他终于还是拿起了蝴蝶结。


“KO,你能进来帮我搓背吗?”郝眉声音弱弱的,细心的KO还是听见了。


刚才不在拉肚子吗?怎么又洗澡了。


“好,你开下门。”


“喀嚓。”


KO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事后两天,
捂着腰坐在床上只能喝粥的郝眉唯一的想法就是“特么的幸好把x情药扔了,不然得死床上!”







后来,KO爱上了这种游戏,郝眉恨上了于半珊。


把原来那个高冷却听话的KO还给他啊啊啊!




评论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