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的母上

【K莫】眉哥:我可能萌了假KO(堆糖来一发

鲁门三把斧:

*祝大家小年快乐!


*目录·粮仓总汇(请戳我)


*祝食用愉快!


 


莫扎他哆嗦着两条腿不住的往后退。


“你……你别过来!”


KO步步紧逼,面无表情的伸出手:


“交出来。”


莫扎他有椅子挪椅子有花盆搬花盆,拼命找障碍物以期挡住自己的大脸:“我不!”


说着颤颤巍巍的举起手里刚抄过来的止咳糖浆:“你要是再逼我就……我就把它全吞下去!”


KO:“你别动,我过去。”


“哎!”莫扎他跳上沙发困兽一般蹦来蹦去,“救命呐!”


猴子望着办公室里一派鸡飞狗跳的场景,悠哉咬了一口奶油味儿的雀巢脆脆鲨,咂咂嘴道:


“眉哥,你就从了KO吧。”


只见莫扎他双手叉腰,大义凛然的啐了一口:“站着说话不腰疼!”


KO此时距离对方只有十厘米,一伸胳膊就能把人揪过来。


然而他没有。


“再吃糖,刚补的牙洞又会坏掉,”KO放轻语气,甚至用一种哄幼儿园小孩儿的语气对着面前的人苦口婆心。


“乖,把怀里的糖果掏出来。”


莫扎他窝在沙发上,挺翘的小屁股在真皮坐垫上左蹭蹭右蹭蹭,两只小手把怀里的东西护得死死的:“我都半个月没吃甜食了,总得留几块儿糖让我解解馋吧……”


KO一条腿已经翘上了沙发:“除了甜食和冷饮,其他的我都可以满足你。”


莫扎他情不自禁的往后缩:“我要你现在和我保持十米以上距离!”


KO明显愣了一下。


然后撤出沙发,头也不回的走开。


“喂!”


莫扎他瞬间泪流满面。


我让你走你还真走了!


 


午休的时间很快结束,一众码农又迅速出道,恢复上工状态。


莫扎他怀揣着沉甸甸的糖果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十米开外KO的动静。


那人正一脸严肃的用笔记本儿敲着代码,眼皮都不抬一下。


一边儿的愚公边干活儿边叹气:


“眉哥呀眉哥,你说你这又是何苦?吃喝乃身外之物,为了自己家那位节制点儿又不能憋死。”


“能憋疯!”莫扎他煞有介事的把大脸凑到他们跟前,“自从他不做糖醋排骨改做红烧排骨之后我的心都碎了!”


猴子愚公异口同声:“人家那是为你好!”


莫扎他颓唐挠头:“我当然知道……”


“不过要忍三个月……我半个月都受不了……这可咋整……”


说着眼神一瞟墙角处疯狂敲代码的某老公,一咬牙掏出一块儿太妃糖以闪电般的速度塞进嘴里含混不清道:“警告你们别打小报告啊!”


众人一脸无可奈何。


 


只见墙角处一阵骚动,莫扎他扭过头发现KO正在收拾行装。


见此情景莫扎他彻底坐不住了,抬腿就追了上去一闪身挡在对方身前:“你干嘛?要走啊?”


KO始终没抬头看他,只是淡淡一声:“嗯。”


“你……”莫扎他灵动的桃花眼上瞟瞟下瞟瞟,“生我气了?”


KO没有回应,只是披上外套背起电脑,面无表情道:


“今晚的煲仔饭取消。”


 


“K——O——!!”


KO黑色的修身长款风衣瞬间粘上了一块儿人肉牛皮糖。


“我——错——了——!!”


只见莫扎他死死扒在某人后背上指天画地:“我对灯发誓我不吃糖了我再也不吃了!”


“我对你的爱日月可鉴那!”


隔了半晌,KO才侧过脸来,对着背上的人温声道:“那你嘴里这块儿,怎么算?”


 


还没等莫扎他反应过来,人已经被怼在墙上——柔韧的舌尖猝不及防的探入温润的口腔,在洋溢着浓郁奶香的唇齿间游龙戏凤,缠绵追逐,半融未融的糖果被对方灵巧的舌尖霸道了勾到了另一侧,两瓣嘴唇恋恋不舍离去之时,口中尚有余温。


KO弯弯唇角,又将手探进对方怀里。


莫扎他连忙捂住:“喂你这是光明正大的吃豆腐啊!”


只见KO不慌不忙一挑眉:


“吃老婆的豆腐,有何不可?”


 


只听噼里啪啦一阵乱响,五颜六色包装着的小糖果纷纷掉落二人脚边。


KO微不可察一扬唇角:


“存货?”


莫扎他扶额虚弱的点了点头。


 


KO眼神不经意间望向一边嗑瓜子儿看好戏的二位。


“猴子愚公,这点儿糖你们拿去分了吧。”


“你!”莫扎他血压飙升。


“嗯?”KO挑衅扬眉。


“呃……”


莫扎他愣了几秒,瞬间爆发大叫:“猴子愚公你俩快点儿搬!别再让我看见……”


话还没说完,就感觉腰间一轻整个人被扛了起来。


“哎你干嘛啊?!”莫扎他冲着离自己越来越远的糖张牙舞爪。


KO从善如流:“休息室给你补充能量。”


——晚安——

评论

热度(3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