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的母上

【K莫】美人的真心话大冒险:3分钟kiss他会选择谁?

美人师兄的小尾巴:

世界上最牛逼的单身汪是自己生产狗粮、主动喂撑自己的单身汪~~


以下,看文


---------------------------------------------------------------------------


《倩女幽魂》终于成功上线了!致一集体出动,坑完郝眉的豪华海鲜大餐之后,一大帮人就又起哄着转战KTV。


肖大神,微微,KO和郝眉走在前面。


KO看了郝眉一眼,然后再看肖大神,淡淡地说:“你们去吧,我就不去了,我不喜欢热闹。”


不喜欢热闹是一回事,但大家都在,就缺KO一个人,想想都觉得怪孤单的。


微微使了个眼神给郝眉,郝眉立刻挺了挺胸膛,表示意会,亲昵地搭着KO的肩膀,微微嘟嘴:“KO,你就跟我们一起去嘛!到时候我们可以一起回家啊!而且最近我们小区晚上好像有条疯狗在附近溜达,我这心里啊,有点毛毛的,有你在我就不怕了!"


KO轻轻斜了他一眼,看着郝眉晶亮眼眸中湿漉漉的渴望的光,不由自主地点点头:"嗯。"


郝眉眉眼一下子飞扬起来,眼中的笑意快溢出来了。他得意地悄悄在身侧向微微比了个OK的手势。


微微忍不住抿唇笑了起来,默契十足地在身侧给郝眉竖大拇指点赞。


把一切看在眼里的肖大神似笑非笑,宠溺地捏了捏微微的鼻子。


从饭店出来的愚公猴子酒他们恰好看到这一幕,纷纷捂着胸口表示单身狗受到暴击。


微微心里在想,这就暴击了?你们要是早点出来,还能领到双份狗粮呢!


一进去KTV,一股强悍的音浪扑面而来。致一久坐办公室的程序员们瞬间躁动起来,纷纷释放天性,搬酒的搬酒,点歌的点歌,抢麦的抢麦,茶几那边的骰子已经摇起来了!乱哄哄的,拦都拦不住。


愚公抢过麦大声咳嗽,等众人看向他的时候,他才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瞧你一个两个的,就像关了几个月的猪出栏一样一样的!还能不能注意注意点形象啊?咱们的微微师妹还在这呢!"


众人顿时切了一声,然后继续各玩各的。


郝眉鄙视地看了他一眼:"微微师妹是老三的人,早就是第三性别了!注意个毛形象啊注意!"


愚公恼羞成怒,放下麦就追着郝眉打:"就你牛!就你牛行了吧!"


房间昏暗,郝眉慌不择路,跳上沙发就往人背后躲,等蹲下来定睛一看,开始惨叫:"救命啊,这不是KO !"


愚公开始卷袖子,一脸邪恶地笑:"你个死美人,我让你得意,让你得意,这下变失足少年了吧!"


一旁的微微汗,对肖大神说:"愚公师兄的用词越来越彪悍了,吾辈望尘莫及啊!"


肖大神微微一笑:"这样也好,稍微拉低一下我们宿舍的整体智商水平。不然当初在庆大,就更招摇了。"


微微汗颜,大神毒舌和自恋的功力日渐攀升,她拍马都赶不上了。


唱着,喝着,玩着,大家也都累了,微熏了,纷纷瘫倒在沙发上。


微微眼睛转了一圈:"要不咱们来玩真心话大冒险吧?"


一帮人顿时来了精神。郝眉本来还在吃花生米,顿时兴奋地举手:"我觉得微微师妹这个提议特别的好!这样,我们转酒瓶,瓶子停下瓶口对着谁,谁就输了,真心话大冒险,两个选一个,输的人不许耍赖啊!"


"可以啊眉哥!谁怕谁啊!"众人纷纷附和。


郝眉得意地坐下。KO刚好扯过一张纸巾递给他,郝眉对他灿颜一笑,很自然地接过来擦擦手指头沾到的花生盐巴渣子。


酒瓶子开始转动了。众人正襟危坐,眼睛纷纷盯着瓶子,屏息以待。


瓶子转啊转,然后慢慢停了下来。包房内一瞬间安静,然后一下子炸开了锅。愚公一脸蒙逼,茫然地看着大家:"不是我吧?"


众人异口同声:"就是你!"


愚公无奈:"有什么贱招就赶紧使出来吧!我能接住!"


"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真心话!"愚公双手张开,靠在沙发上,一脸 so easy。


阿光淫笑:"你不是和眉哥比过那什么吗?谁的大?"


"卧槽!"当然发出这个声音的是当事人愚公和郝眉。


这问题一抛出,其他人纷纷指责阿光污力无边,不过大家其实非常喜闻乐见,只是表面苦苦压抑着心里深藏的兴奋。


作为全场唯一女生的微微自我催眠,我还是个纯洁的宝宝,你们在说什么,我怎么完全听不懂......


全场看起来就数KO最淡定,还在面无表情地端着杯水在喝。此刻气氛热烈,谁也没注意到他身周气压低了几度。


事关男人大小的问题,无论谁大谁小,反正总得有个人尴尬。愚公突然和郝眉对视了一眼,两人都笑了起来。


愚公懒洋洋地:"不好意思各位,真相是,我们没比过,所以这题没答案!"


"不是吧?!"众人纷纷用怀疑地眼光看着他们。


阿光不服:"那你们还天天拿这个在公司怼来怼去,有意思嘛?"


愚公挑眉,眯着眼睛笑:"有意思啊,现在不就能逗你们玩嘛!


"切~~"浪费表情,众人纷纷比中指。


第二轮又开始了!猴子酒中招,想想自己黑历史还是比较多,赶紧选大冒险。那天刚好从上海回来,西装都还没来得及脱,大家把公文包塞给他,叫他去别的包房推销保险。被包房的客人赶出来还好,不知道谁投诉了他,差点被大厦保安架出去了。


众人跟在后面围观,笑到肚子疼。


猴子酒特别悲凉:"一个小小的游戏,让我们看清你们的真实面目,所谓人性!"


大家晾他一个人在那里悲春伤秋,继续玩。


下一把,是微微。出于谨慎考虑,微微选了真心话。


"微微师妹,在老三之前,你有没有喜欢过别人?"


场内瞬间安静,肖大神气定神闲地端起茶。


微微抿着唇笑了起来:"没有啊!大神是我的启蒙老师,我的初恋!咦,难道我很早之前就知道,我现在能遇到最好的?"


肖大神微微一笑。


众人还想酸酸肖大神,结果触不及防就又被塞了一把狗粮。


接下来,郝眉输了。郝眉松了口气,立马又提气:"大冒险吧!"


微微露出八颗牙齿整齐的笑,很纯良的样子:"很简单,选在坐的某一位, 然后kiss,时间不能短于三分钟!"


"卧槽!"郝眉脸顿时绿了,环视一圈,清一色纯爷们儿。


     底下刚沸腾了一会,就诡异地沉默了起来。


郝眉义愤填膺,痛心疾首:"微微师妹!我平时待你不薄啊!你就这么对我你问问你的良心的你对得起我嘛你?"


微微笑得眉眼弯弯:"美人师兄,不要生气嘛!是你说的啊,玩游戏嘛,要输的起。"


郝眉愤愤:"信不信我选你!"


肖大神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郝眉立刻打了个冷颤,还是不甘示弱地瞪回去:"老三,管管你老婆!"


肖大神勾嘴一笑,摸摸微微的发顶:"我觉得微微说的对。"


郝眉绝望,回眸看向致一其他单身狗,视线扫过的地方众人纷纷缩缩脖子,减少存在感。


当然,除了万年岿然不动的KO。


愚公猴子酒终于受不住了,纷纷过来抱郝眉大腿,一把鼻涕一把泪:"眉哥!美眉哥!看到我们多年的同窗苦读的情分上,你就放过我们吧!我上有老下有小......"


郝眉脸都绿了,嫌弃地看他们一眼:"滚滚滚!我怎么可能选你们!想得美!"


郝眉扫过阿光,阿光缩缩脖子:"不瞒你说,其实我有口臭。"


郝眉扫过阿爽,阿爽推推眼镜,一本正经地说:"其实我除了恐女症,还有恐男症。"


美术部同事A:"我口舌生疮。"


美术部同事 B:"我口腔溃疡。"


测试部同事C:"呵呵哒,我上周刚镶了假牙!"


那你刚才还吃坚果!郝眉无语,无奈状实则暗藏窃喜地向微微摊手耸肩:"你看,不是我不愿意而是他们都不愿意。要不我就换成真心话吧!"


微微挑眉一笑:"美人师兄,你好像还没问过KO师兄吧?"


郝眉下意识看向KO,KO刚好在看他,那目光深沉幽暗。郝眉眉头一跳,赶紧转回目光:"KO肯定不喜欢玩这种游戏!"


"谁说的?你都没问过KO师兄!"


郝眉被激到了,转头直视着KO:" KO,你......"


KO也刚好转过头来。不知道谁按了郝眉的头一把,他的唇触到了一个温暖柔软的东西。


郝眉彻底蒙圈了,等反应过来发生什么事的时候,惊得差点弹跳起来。


KO伸手按住他的后脑勺,唇离郝眉的唇只有几公分:"不是说三分钟吗,既然都这样了,那继续吧。"


距离太近了!KO温热的鼻息喷洒在他脸上,郝眉脸一下子红了,脑袋顿时变得混混沌沌起来。


 包房外的歌声,众人的抽气声,惊呼声,以及拍照的咔嚓声.....这些声音就像海水退潮,渐渐消逝,在郝眉脑海中,渐渐变得遥远。


剩下的,只有他和KO彼此的呼吸和心跳。


此刻与他唇对唇的人,是KO,这种情感上的认知,比唇对唇的摩擦来得更深刻更强烈。


KO只是贴着他的唇,偶尔微微分开,让彼此摄入空气。


而第一次,郝眉知道,什么叫心悸。


KO放开托着郝眉后脑勺的手,淡淡斜了一眼目瞪口呆的众人:"时间到了。"


当事人这么淡定,围观的人反而不好意思起来。再加上对方是KO,就算时间不够,谁还敢往前凑啊!是命不要了,还是电脑不要了,还是E盘海量的X-ART系列资源不要了?


什么叫见好就收?什么叫知趣?大家都懂。


有KO在,大家连郝眉都不敢闹不敢起哄。虽然心里一万只小马奔腾的欢!


"来来来!继续喝酒!"郝眉不再看KO,喜笑颜开的举起酒杯就喝。只有他自己知道,他要用多大力,才握稳这只玻璃杯。


郝眉手机响了,他笑嘻嘻地从包里掏出来,挑挑眉,摇摇手机:"嘿!我母上大人来查岗了!"


说完站起身,边按了接听边推开包房的门走了出去:"喂,老妈?"


等出了包房拐了个弯,郝眉小肚腿一软,身体顺着墙壁滑了下去。


"儿子诶!上次给你介绍的那个女孩儿,你要不找个时间约人家出来见一面?"


"老妈,我不知道......"


"什么叫不知道?你对人家姑娘有没有好感,要不要见人家,这有什么好不知道的?一句话的事!"


郝眉艰难的开口:"老妈,我现在不是很确定我喜欢女的还是男的了……”


电话那边静默了半响,突然断线了。郝眉想,这下可好了,家里估计要炸锅了!


郝眉家里。


“老郝啊!要是当年拼命拦着不让咱儿子去帝都就好了!”


“这又是咋了?儿子都工作了还提这事儿?”


“还咋了?!这儿子啊,算是白养了!他居然跟我说他不确定喜欢女的还是男的!有这想法了还不够确定吗!”


“看来,这帝都不是帝都,是魔都啊!老婆,不怕,幸好咱当初还生了二胎,以后就当生了个女儿!”


“你倒心宽!”


……


KO在包房里等了一会,还是不见郝眉回来,他皱了皱眉,似乎意识到什么,起身向外面走去。


刚一拐弯,就看见郝眉蹲在那里,垂头丧气的样子。


KO将双手从口袋里抽出来,看着他:“怎么了?是不是你家里出什么事了?”


郝眉猛地抬头看了KO一眼,然后迅速低下头,耳朵尖红了:“我家里能有什么事儿!好着呢!”


KO心念一动:“刚刚游戏……”


郝眉猛地站了起来,气呼呼的:“那只是个游戏,我才不在乎呢!”


蹲得太久了,郝眉的脚又麻又痛,刚一站起来,身体就控制不住的往旁边栽。


一双有力的臂膀将他托起,头顶是KO清冷的声音:“没事吧?”


郝眉尴尬到死,这种狗血青春偶像剧的场景是怎么回事!连刚刚那点生气都忘得一干二净了,晕晕乎乎跟着KO回包房,晕晕乎乎和众人碰杯,晕晕乎乎搭着KO的肩膀回家。


郝眉喝多了也不说话,就只会直愣愣地盯着人傻笑。


KO把他搀扶到房间,轻轻给他盖上被子。转身要走的时候,郝眉突然抓住他的手:“KO!”


KO回头望他,郝眉的眼眸在幽光闪着湿漉漉的光。KO表情一下子柔和下来,知道他此刻并不清醒,遂坐在床沿,声音温柔:“睡吧,我就在这里。”


郝眉笑了,笑容纯真无忧的模样。他捏捏KO的手,慢慢进入甜蜜的梦乡。


第二天,郝眉是被尿憋醒的。匆匆上完厕所,才看到KO已经在厨房忙活了,水蒸气晕染开他俊朗的面容,显得朦胧又亲近。


郝眉有点感动:“KO,你怎么起这么早啊?昨天那么晚才回来!”


KO搅拌的动作慢了些,很平淡的声音:“习惯了。”他指了指桌子的玻璃杯:“把那个喝了。”


郝眉‘哦’了一声,拿起杯子,杯子还是温的。他仰起脖子一口气喝完了,喝完砸吧砸吧嘴巴:“甜的?”


KO看他呆呆的样子,头上还有撮呆毛,不由勾唇,嘴角有隐隐的笑意:“是蜂蜜水,昨晚你喝太多酒了,觉得头痛吗?”


郝眉扭扭脖子,嘟嘴:“没感觉,就是有点饿了。”


KO轻轻瞥了他一眼,看他慵懒地伸了个懒腰露出平坦的小腹。眼角一跳,眼神平静地滑过:“去洗脸刷牙,出来吃早餐。”


郝眉应了一声,去了浴室,漱口杯上已经放着挤好牙膏的牙刷。郝眉突然就想起昨天KTV里那个吻,顿时心里有种异样的感觉。


晚上,他跑去天涯注册了个号,在上面提问:有这么个男人,他每天给我做饭、做家务、洗衣服,每天给我放好热水洗澡,叫我起床,早晚把牙膏给我挤好,在公司罩着我,主动分担我的工作,工资还打到我的工资卡上。你们说说这个男人是什么意思?正常吗?


隔天再看的时候,天涯回复已经爆了!郝眉迫不及待地往下翻。


贫道墨竹:80后空巢老人路过,lo主就是来秀恩爱的,鉴定完毕!


一汪一世界:感觉这个世界已经没有单身汪的容身之地了,我要回汪星了,再见,鱼唇的人类!(手动再见)


月下之阴影:麻烦这样的男人给老娘来一打好吗!


安静的小女人:妈蛋!楼主是来找骂的吧!还问这个男人是什么意思、正不正常?!你脑子瓦特了?!如果不是爱你谁特么对一个人这么好!


半路青春:楼主,遇到这样的男人,你就嫁了吧!真的,我敢说,现在没几个男的能做成这样,错过他你这辈子再也找不到第二个对你这么好的人了。而且,你既然这样问,肯定对他也有感觉。我也遇到过,但那时不懂,最终错失所爱,现在依然孑然一身。


......


郝眉边看回复边偷笑。不过半路青春说的让郝眉很有感触,他想了想,要是KO以后消失在他生命里,会怎么样?结果,这根本无法设想,他不敢想。


论坛回复最多的就是在一起,嫁给他之类的。还有人骂他作,骂那个男人脑袋进水看上这么作的他。


郝眉汗颜,他不是‘她’,是‘他’啊!怎么嫁?!要不要告诉大家他其实是个男的呢?


想想明天论坛爆炸的样子,郝眉抖了抖,还是算了。不过他心里突然就轻松了,喜欢KO就喜欢KO啊!怕什么,眉哥就没在怕的!


晚上,饭桌上。


郝眉提了瓶酒,一杯一杯的灌,虽然酒能壮胆,但是郝眉手心里依然汗涔涔。


郝眉把最后一点酒倒在酒杯里,挥挥空瓶子:“KO,玩不玩真心话大冒险?输的人要说出自己内心的一个秘密或者选择大冒险,敢不敢?”


KO望着他黑亮的眼眸,轻轻点头:“嗯。”


郝眉灿然一笑,他抓住瓶子转动起来,瓶子慢慢、慢慢停下,瓶口对着他。


郝眉释然一笑,认真望着KO的眼睛:“我内心的秘密是,KO,我喜欢你!”


KO猛然抬起来头来,眼神灼灼地盯着他。


郝眉错开眼神,勾唇一笑:“来来来,轮到你了!”


KO握着冰凉的瓶子,轻轻转动,转了几圈,瓶口慢慢对准了他自己。KO抬眸,眼眸犹如深潭,湮没一切:“我选大冒险。”


是宁愿自我惩罚也不愿说出心底的秘密吗?郝眉勉强笑笑,失落地低下了头。


KO站起身,走到他身边,不由分说地托起郝眉的脑袋。郝眉惊愕,下一秒,一个温热的东西紧紧摩挲着他的唇。


是,是KO的吻。


郝眉心咚咚咚地跳。


KO抵着他的额头,声音清冷中带了丝喑哑,性感得要命:“这次不是三分钟,是一辈子。”


    窗外,万家灯火。窗内,几盏橘红色的灯,落地窗倒映着两个交颈偎依的身影,温柔缱绻。


 


感谢看我文的亲们,不定期更新哟~~

评论

热度(4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