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的母上

【K莫】打雪仗和吃火锅

莫上花K:

【K莫】打雪仗和吃火锅


私设时间轴:九月一日与风腾合作达成,九月二日走后门同居达成,十月末真·走后门达成,随后K莫确定关系。


坑汇总戳我


 


>>>>> 


转眼间这神奇的一年迎来了最后一个月,B市也从KO和郝眉开始同居的初秋变成了寒冷干燥的冬天。


郝眉趴在致一科技的窗前看着外面纷飞的大雪,喃喃自语道,“眉哥在B市上了四年大学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大的雪啊,有些小激动啊!”


“出去打雪仗怎么样!”愚公是东北长大的孩子,表示这里的降雪量比起大东北还是差了一大截,不过也足以让好几年没好好玩雪的他热血沸腾。


猴子酒兴奋地合上电脑,“算我一个算我一个!”


肖奈清冷的目光朝这边望过来,“工作都做完了?”


愚公、猴子、郝眉一秒噤声。




“哇冻死我了!外面真是下了好大的雪啊!师兄们出来一起打雪仗吧!”老板娘贝微微搓着冻得通红的手跑进屋,发丝上还沾着几片没化的雪花。


“三嫂万岁!”致一三傻仿佛脱缰的野马般跑到微微身旁,得意地看着一脸无奈的肖老板。


肖奈叹口气,走回办公室把自己的手套拿过来给微微戴上,“别冻着。”


一直沉默的KO也从自己座位上站起身,把椅子上搭着的围巾一丝不苟地缠在郝眉脖子上。


愚公和猴子默默捂住眼,表示这画面太美我不敢看。


肖奈朝这边瞥一眼,盯着一脸享受的郝眉,“注意安全。”


郝眉惊愕地看着难得关心他一次的老三,回想起上一次在大排档被肖奈支配的恐惧,“这难道又是……”


肖奈挑眉,“父爱。”




看好戏的微微看着抿紧嘴唇的KO,不怕死地问道,“KO师兄那你这是什么?”


KO系好围巾最后一圈的结,抬眸看向肖奈,语不惊人死不休。


“真爱。”


KO你赢了!


满脸滚烫的郝眉拉着微微往外跑,愚公和猴子紧随其后。四人经过协商一致同意郝眉和微微一组,组名“虐狗闺蜜组”;愚公猴子一组,组名“单身狗组”。


室外剑拔弩张,室内也是火花四射。


KO与肖奈对视几秒后,别开眼睛缓缓走到郝眉的座位上打开他的电脑,熟练地输入一串密码后开始做起他还没完成的工作。


“KO你知道吗!今天我和微微师妹把愚公和猴子打得落花流水!真是太爽了!早就说过眉哥专治各种不服,居然还有胆挑衅我!”回家的路上,郝眉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添油加醋地描述着白天并不激烈的战况。


KO很给面子地点头,“嗯。”


路过一家爆满的火锅店,郝眉走不动路了,“哎这家火锅店听说很受欢迎诶!我们晚上就在这里吃火锅好不好!”


KO皱眉拒绝,“这种店的底料和食材多半不干净,回家我做给你吃。”


郝眉的一双大眼睛闪闪发亮,拉着KO的手跑进转角一家大型超市,“那我们现在去买食材!我要吃麻辣锅底!”


进了超市的郝眉就像个还没长大的小孩子,一阵疯狂的扫荡后,购物车被他自己和一大堆食材塞得满满的。


KO正斟酌着饮料是买酸梅汤还是橙汁,就看到购物车里的郝眉一双手不安分地伸向一包麻辣火锅汤底,迅速把手中的两瓶饮料一股脑都塞进郝眉怀里,推着他转身离开底料货架。


“诶诶诶我还没买我的麻辣底料呢!”郝眉不依不饶地大喊,委屈地抬眸看着KO。


KO停下来看了他几秒,突然俯身亲了一下郝眉微张的嘴唇。


“唔!”郝眉脸色爆红地捂住嘴,一双眼睛贼溜溜地向四周望去,好在没人看见。


“回家我给你自制底料,保证比这里卖的好吃干净。”


刚刚还委屈的不行的郝眉下一秒就眉开眼笑地从购物车里跳出来,美滋滋地拉着KO的胳膊结账去了。


到家后,KO系上围裙开始洗手,瞥了一眼瘫在沙发上的郝眉,唇角的笑意明显,“先去屋里睡一会儿,准备好了我会去叫你起来。”


“好。”郝眉答应的挺好,下一秒就直接趴在沙发上睡着了。


KO无奈地看了一眼沙发上的人影,擦擦手进屋拿了一条毛毯给他盖上。


大概两个小时以后,郝眉被厅里的香味勾醒,回想起KO要自制麻辣底料给他吃,兴冲冲地跳下沙发跑到餐桌前。


看到桌上满满一锅浓白的骨头汤底,郝眉的小脸瞬间垮了下来,看向KO的大眼里充满了控诉。


“KO你骗人!说好的麻辣锅底呢!这锅又浓又白的东西是什么鬼!”


KO面无表情地把碗放到他面前,“我可没答应你要做麻辣锅底。”


郝眉仔细回想起在超市的一幕幕,KO好像是没答应过他做麻辣锅底,只答应他自制底料来着……那也不行!他不能这样像糊弄傻子一样糊弄自己!


“我不管我不管!!我就要吃麻辣锅底!不然我就绝食!”一哭二闹三撒娇的把戏向来对KO很管用,郝眉暗喜马上就能如愿以偿了,却发现一道墨黑身影迅速压了下来。


“唔……”郝眉被KO吻得全身酥软发麻,再也没有闹腾的力气了。


一吻结束,KO还意犹未尽地在郝眉唇上舔了一下,“你胃不好,不许吃辣。”


郝眉顶着一张大红脸,这才想起来自己两个月前犯了胃病,打了半个月的吊瓶才好。


而引发胃病的原因,就是他不听KO劝告,执意在一家重庆火锅店点了九宫格锅底。当时被吃辣的欲望冲昏头脑的郝眉朝还没成为他恋人的KO发了通脾气,“你只是我的房客,管那么多干嘛!”


听完这句话的KO不再说话,只是默默地给郝眉夹菜。他知道郝眉不是有心这么说的,可眼睛还是忍不住黯了下来。


郝眉吃的满嘴流油小肚子鼓鼓的,可是晚上回家就开始脸色苍白胃痛不止,后来还是KO急忙送他去了医院,打上吊瓶才有所缓解。


虚弱的郝眉靠在KO肩上,幽幽地说,“对不起KO,我不该那么说话的……还是你对我最好了。”


KO的脸部线条柔和了些,摸了摸郝眉的一头乱毛,“下次还敢不敢吃辣了?”


郝眉委屈地扁着嘴,“不吃了……以后你说什么我都听你的,我算是知道了,你是为我好才会那么说的。”


KO想起吃火锅的时候郝眉的话,沉默了一下开口,“郝眉。”


“嗯?”被胃痛折磨得不行的郝眉迷迷糊糊地答道,没注意KO第一次喊了自己的名字。


KO深吸一口气,认真地问道,“你真的,只把我当成你的房客?”


“不是啊……我把你当成最重要的……”郝眉疲惫地睡过去了,苦了KO等了半天却没有下文,便自动脑补成“我把你当成最重要的人”。


于是半个月点完吊瓶,郝眉又恢复活蹦乱跳后,KO选了个月黑风高的日子就把人给办了。事后郝眉听说了自己无意识地勾引了KO这件事,后悔不已。


大哥,我当时想说的是……我把你当成最重要的好兄弟啊好兄弟!


回想起这段插曲的郝眉红着脸喘着气隔开与KO的距离,心里祈祷着他别记起自己当时一时发昏说过的“只把他当房客”的话。


下一秒KO的吻又落了下来,在他耳边轻喃道。


“现在我是你男朋友了,这次你该乖乖听我的了吧。”


 


【Fin】


求小天使们多评论啊QAQ

评论

热度(23)

  1. 哲的母上莫上花K 转载了此文字
  2. 陌上团子莫上花K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