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的母上

情有独钟还是从一而终(日常狗粮)

故人南延:

“如今出轨的男人这么多,简直是在拿婚姻当儿戏。”


“你又在感慨些什么呢?”愚公伸过脑袋,看着妹子手里的手机:“出轨?哎,如今像你愚公大哥这样的好男人已经不多了。”


“算了吧,你结婚之后说不定会有什么变故呢。”


“你这话就不对了啊,你看看咱们致一如今也就两对,一个是老三和微微师妹,还有就眉妹和ko,你不去操心他们你怼我做啥?”


 


“我闲的。”妹子接着刷评论。


 


“再说了。”妹子看了眼两个门阀紧闭的办公室:“老大和师姐的事情我可是鞭长莫及,管不着。美人师兄和ko师兄啊,怎么说呢……”妹子笑的满面桃花:“男男是真爱,你懂嘛?不相爱在一起干嘛?”


 


“在你眼里是不是异性恋都没有好结果啊。”愚公愤愤道。


 


妹子微微一笑:“我只是很喜欢美人师兄和ko师兄他们这一对而已,怎了?你也想占个cp吗?”


“我?我还是安安静静的当个美男子好了。”


“滚蛋吧你。”


 


“你们两个一大早就吵,我在办公室里面都听到了。”郝眉捧着杯子走过来:“又在聊啥呢?”


 


妹子笑眯眯的说:“美人师兄,你怎么看待两个人在一起这件事?”


“在一起?结婚?恋爱?”


 


“不是,就是问你你觉得从一而终这件事,你怎么看?”


 


郝眉单手托腮道:“很难。不对,是难上加难。”


愚公拉个椅子过来问:“真是奇怪啊,我还以为你会直接说你和ko就是从一而终的。”


郝眉白了愚公一眼:“你那是废话,你眉哥从来都是从一而终的。”


“嗯哼。”妹子笑眯眯的看着郝眉:“那你为毛还说很难。”


 


郝眉一脸的得意洋洋:“毕竟不是所有人都我一样,命这么好,能找到ko。”


“呦,又打算虐我们了?”


“虐个鬼,眉哥这是实话,实话知道吗?”


 


愚公:“别废话,说,你为什么觉得从一而终很难。”


 


郝眉组织了一下语言道:“我是觉得现在生活和以前不一样,你们女孩子和咱们男人都有精神追求,都不是为了搭伙过日子勉强度日,没有爱情结个屁婚啊。就算结了也会有很多问题钱,家庭,孩子,父母,这么多条件底下,你们觉得找一个会很容易吗?”


 


愚公点头:“所以,你愚公大爷才单身到现在。”


 


“可不是,结婚比谈恋爱麻烦太多了。”


 


郝眉白了两个人一眼:“你们两个就是不想承担责任,尽给自己找借口。”


 


“还不是你提起的……”妹子反驳。


 


郝眉眨眨眼睛:“你看啊,我为什么觉得我和ko能够走到最后呢,就是因为我们都是情有独钟的。”


“虽然,我也不知道未来会出什么事情,但是,我觉得除了我家那位,我肯定是喜欢不上别人了,眉哥打算一条道走到底打死不回头。想要从一而终最起码你要先情有独钟啊。”


 


“莫名被喂了一大口狗粮,我真是恨我自己。”妹子痛心:“我居然还能吃的这么欢乐,真是日了狗了。”


 


“喂,那要是ko出轨了,你还会原谅他嘛?”愚公看热闹不嫌事大。


 


郝眉咬牙:“大哥,你能不能盼我点好?出轨啊,当然是不会原谅,大家都是男人原谅什么的都太矫情了,再说ko不可能出轨。”


 


“喂喂喂,话别说太满啊。”


 


“这可不是话满,这是我对ko的了解,你别看他那样,其实他傲的很…傲到不可能做出没有底线的事情,明白吗?”郝眉偷偷瞟了一眼,办公室半掩着的门:“里面偷听的那位,明白吗?”


 


Ko也不掩饰从屋子里面拿出饭盒,满面笑意:“嗯。”


“那就行了,快去给你眉哥热饭。”


 


妹子滑动椅子过来:“你什么时候知道ko师兄在偷听的?”


郝眉一傲娇:“你猜。”


“猜你妹啊。快说。”


 


愚公面色发白:“这么说,我刚刚凑热闹说的话,ko全都听到了?”


妹子幸灾乐祸:“肯定的,全部都听到的。”


“那我岂不是完了?”


郝眉大笑:“我劝你在三分钟内,把所有的文件都保存一份,否则你就自身难保了。”


“眉妹,你不会见死不救吧。”


 


“吃饭了。”ko晃着手里的盒饭,招呼道。


 


郝眉立刻飞奔过去:“来了来了。”


 


妹子走到愚公身边:“都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美人师兄本来就聪明,嫁给ko师兄之后腹黑的本事涨了不少。”


“你是说眉妹的是故意的?”


 


妹子痛心疾首:“谁让你昨天把最难的工作推给ko师兄,美人师兄不记恨你就怪了……”


 


“你什么时候发现的?”


妹子道:“刚刚。”


 


“你们这一窝子腹黑。”


 


“忘了告诉你,刚刚大神在你玩阴阳师的时候从你身后路过。”


“……”


 


郝眉和ko窝在一起吃饭。


“我刚刚回答的怎么样?”


“嗯。”


“有没有感动?”


“嗯。”


“喂,能不能有点新的台词啊。”


 


“嗯,情有独钟。”


郝眉挑挑眉:“不对!是从一而终。”


 


Ko放下筷子,将人压在沙发上亲了够:“都许给你。”


 


“那我就照单全收。”


 


END


 


…………


越来越凑表脸了……


 


要不要抢一个首杀呢?

评论

热度(363)

  1. 哲的母上故人南延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