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的母上

未名

慕隐_美人一笑很倾城:

我发誓,甜的。
0.
“哎哎哎小王爷,纳兰将军正在练兵呢,你不能进去。”
“呵,胆子肥了啊,连我都敢拦!小心我让你们将军打你军棍!”
副将愁眉苦脸的看着皇帝最小的弟弟南弦月扇子一挥进了校场,赶紧跟上去,生怕这个小祖宗被流箭啊跑马的伤着。
1.
纳兰容若皱着眉看着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混蛋。
顺便狠狠的瞪了自家副将一眼。
副将缩了缩身子,假装没看到。
“你怎么来校场了?”
“别的地方又找不到你,”南弦月一瘪嘴,说的无比委屈“跟我成亲就这么委屈你么。”
纳兰小将军觉得自己又开始头疼了。
2.
副将看着被缠住的将军想笑又不敢笑。
自从小王爷十四岁那年在城楼看到了凯旋归来的纳兰小将军,就认定了自己这是“一见钟情”,非要娶纳兰小将军当王妃。
愁的纳兰老将军白了两根胡子,谁不知道这小王爷是皇上最宠的弟弟,别说娶个将军当王妃,就是哪天小王爷说自己觉得龙椅比较好睡,皇上也能把枕头摆龙椅上。
皇上看着自己弟弟那兴奋的小表情,想了想纳兰小将军那张虽然俊俏的脸但是穿上嫁衣怎么看怎么违和,于是劝“纳兰小将军是男的,不能给你当王妃。”
小王爷想了想是这么个道理,于是一扬头,跟皇兄说
“没事,那我嫁给他当夫人。”
皇上一口茶呛在嗓子里。
纳兰老将军对不起,朕帮不了你了。
3.
从此,纳兰小将军多了一个跟班,纳兰府多了一个惹不起的常客。
纳兰老将军试图给小将军说亲,但是京城世家谁不知道小王爷要娶小将军回家这件事?于是纷纷推辞,一来二去,小将军的亲事就这么耽搁下来。
纳兰老将军又愁白了两根胡子。
4.
可惜纳兰小将军只把这个小尾巴当一个任性的弟弟,等弟弟长大懂事了,遇见了喜欢的姑娘,自然就不缠着哥哥了。至于自己的亲事,小将军表示好男儿志在保家卫国,而非儿女情长。
所以,随便小王爷撒泼打滚、撒娇卖萌、撒气耍赖,小将军好脾气的表示只要没有危险,随他去好了。
5.
“回家去。等我练完兵自然就回去了。”小将军把人一把拽到马上,防止被正在操练的士兵伤到。
“我不。”小王爷趴在马背上,搂着马脖子不撒手。
“小月!”小将军皱眉“校场很危险,听话。”
“你能在这待着,那我也能,大不了跟皇兄说说,我来给你当亲兵。”
纳兰把缰绳扔给副将“把他送纳兰府,半路丢了自己去领军棍。”
副将泪流满面,自己这是得罪谁了。
“那我要吃张婶家的馄饨!”小王爷在马背上不甘心的大喊。
6.
傍晚,小将军拎着从市场买来的馄饨回了府。
小王爷正缠着老将军下棋,半路还吵着悔棋。
“啊!容若你回来了!我闻到馄饨的味道了!”小王爷扔下了棋子就往纳兰身上扑。
“行了,趁热吃,吃完了我送你回宫。”
“我就不能住下来么。”小王爷咬着半只馄饨,满怀希望的看着小将军。
小将军看着他圆圆的大眼睛,被馄饨的热气熏的红扑扑的脸颊,心里一动。
“好不好,我明天跟你一起去上朝!”
7.
皇上哭笑不得的看着那个小混蛋装模作样混在大臣上朝的队伍里。
纳兰小将军干咳一声,跟皇上告罪说昨天没拦住小王爷,让他进了校场,等回家已经晚了,宫里落了钥,就斗胆留王爷在府上过了夜云云。
皇上挥挥手表示你们自己开心就好。
8.
于是小王爷更有恃无恐的出入纳兰府。
这次还带上了自己的枕头。
9.
新年至,邻国、属国纷纷派出使臣来朝进贡贺岁,连一向对本朝虎视眈眈的匈奴也派了他们的九王子来,以示友好。
皇上下命在宫中设宴,招待使臣,皇亲国戚、王公贵族皆数到场表示尊重。
席间九王子表示想请教天朝剑术,请求老对手纳兰小将军舞剑助兴。
10.
面对这等挑衅小王爷笑道“这种小事,还用得着纳兰将军出手。”
起身面对匈奴九王子“我是这宫里最没用的闲王,承蒙纳兰将军不嫌弃,教我几招剑式,不如我们来切磋一二,点到为止。”
九王子看着小王爷持剑而立,嘴角带笑却眉目含威,整个人仿佛笼罩了一层光芒,耀眼明亮,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
11.
要说这小王爷虽然受宠,却不是个娇纵的性格,虽然有时候不太按常理出牌,但吃起苦来却从不退缩。
四岁开始大内高手陪他练了个遍,自从黏上了纳兰小将军更是没事儿就跟着练剑,所以,按他现在的身手要想打发这个九王子绝对绰绰有余。
12.
九王子在小王爷手下走了十招就败了。
小王爷骄傲的一笑,举起酒杯“承让。”
九王子看着那抹笑若有所思。
13.
初春。
匈奴集结十万大军气势汹汹的扑往天朝边境。
同时递上国书,要求跟天朝和亲,人选就是天朝的小王爷和匈奴的九王子。
皇上气的掀了桌子,撤了两个蹦跶着支持和亲的文臣。
14.
纳兰小将军又准备上战场了。
小王爷拽着他的铠甲不撒手。
“如果不是我强要出头,就不会有这场祸事。”
小将军轻轻弹了他的脑门
“身为臣子,死也要面朝战场背对国门。”
“不许胡说,你要安全的回来,否则我就喝光你的杏花酒,翻乱你的书,绑走你的副将给我当贴身太监!!”
小王爷想了想,又补充到“你要是敢受伤,我就把你绑进宫里给我当王妃,我管你嫁不嫁,强娶的事我还真就干得出来!”
小将军笑了笑
“敢偷喝我的酒,真抓你去当亲兵。”
15.
小将军出征那天,南弦月憋在宫里破天荒的没要求去送行。
皇上召来他身边的小太监一问,小王爷居然开始乖乖跟太傅读书去了。
半个月后,小王爷的一篇策论震动朝野,皇上捧着皇弟的策论在众臣夸赞声中笑的合不拢嘴。
早知道小将军出去打仗能激励的这小魔头开了窍。
咳,朕早就给他们赐婚了。
16.
这仗一打就是一年半。
期间捷报一张张传回来,小将军逼得匈奴溃不成军,最终上了降表,以示臣服。
17.
“王爷!”
“喊什么喊,没看见我正看书呢。”南弦月看着慌张的管事。
“纳兰将军班师回朝了!明天就到!”
“什么!怎么不早告诉我!”小王爷扔了书就往外冲,走出去几步又返回来“他受伤没?”
管家冤枉的解释“您说这几天什么事儿都不准来打扰您……哦您问小将军受伤没?听说是伤了,还挺严重,差点回不来呢,唉,您说这小将军也是,堂堂公子爷的,非要带兵打仗去……”管家唠唠叨叨的汇报着。
南弦月咬牙切齿的说“走,去纳兰府。”
“哎哎哎王爷,他们明天才到呢。”
“谁去接他!”
“那您?”
“喝!酒!拆!书!房!下聘礼!!!”
“啊?!!”
18.
纳兰容若伤在胸口上,虽然当时凶险,但是好在他挺了过来,被副将念了一路早就不耐烦了,看见城门不由加快了速度。
“将军你可慢着点。”
“再唠叨你给我去马棚报道。”
“将军您找谁?想小王爷了吧,他肯定……哎哎哎将军您等等我。”
“奇怪,居然没来么。”
纳兰容若有些失落的想。
19.
拜见过皇上,递上降表,受了封赏,纳兰容若迫不及待的回了府。
一进门,就见老管家左右为难的迎了上来
“小王爷昨儿接了消息之后就来了,非让我们把您的杏花酒都搬去给他,拆了您的书房,咱们都拦不住啊。”
纳兰哑然一笑“是我失信了,随他去,他拆书房没伤到手吧?”
老管家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
20.
乱七八糟的院子里,阳光正好,一如去年他出征之时。
有个小混蛋,抱着自己珍藏的酒,睡得正香。
21.
“你食言了。”
“对,所以你酒也喝了,屋子也被你拆了,我晚上只能去军营睡,现在消气了没。”
“没。”
“那怎么办?”
“你出征之前,我说过什么?”
“如果受伤,就喝了我的酒,翻乱我的书,抓我的副将去当小太监。”纳兰替自己副将求情“副将一直勤勤恳恳,此次出征也替我受了不少伤,还请王爷网开一面。”
“我最后一句话是,”南弦月一把拽下自己的贴身玉佩塞进小将军手里“你要是敢受伤,我就把你绑进宫里给我当王妃,我管你嫁不嫁,强娶的事我还真就干得出来。”
22.
啊听说了么。
什么?
纳兰小将军被小王爷强娶去当王妃了。
皇上同意?
皇上还赐了宅子给小王爷,说是成亲了就可以开府了,就在纳兰府旁边。
啊,十年了,小王爷还真是执着啊。
谁说不是呢。
END

评论

热度(3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