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的母上

【K莫】你需要一张床

莫上花K:

 暧昧期/超短


一发完/甜


来自见过大成后依然头脑不清的花儿


写着写着感觉自己有些不知所云了hhh


坑汇总戳我


 


>>>>> 


 


在遇见郝眉之前那段漂泊无依的岁月里,KO曾经睡过很多种床——充满泡面味与烟酒味的火车硬卧、简陋不堪的折叠行军床、致一办公室里的沙发床,甚至因为刚到B市没钱住旅馆还体验过几天以天为盖地为庐的生活。


但是最让他印象深刻的,却是小炒店里被郝眉睡过一夜的那张木板床。


 


醉得不省人事的郝眉躺在自己那张一翻身就会吱呀作响的狭窄单人床上,脸颊泛红,眉眼柔软,睡相安然,唇角微微翘起,不知是不是在梦中见到了他想见的人。


KO搬了把椅子坐在床边,一眨不眨地盯着郝眉的睡颜,心底也不由得一片柔软。他的小太阳,清醒时笑容璀璨如光芒,沉睡时周身也像晕染了一层淡淡的微光,让他无法移开视线。


在郝眉离开后,KO抿着嘴唇关了灯躺在床上,枕巾上还残留着那人的气息,淡淡的清新中混着些那瓶绿色超能量的青柠味道,密密麻麻得如同一张无形的网将KO牢牢困住。从那以后这张郝眉躺过的床对于KO来说就有了特殊的意义。


如今,他已经正大光明地走了后门住进了富二代郝眉家,不需要再睡会硌得自己腰疼的硬床,KO却夜夜辗转难眠。柔软的席梦思床垫本该给他一种沉溺于一片温柔海洋般的舒适感,却相反地让他感到如芒刺在背般无所适从。习惯了苦日子的他从此不再居无定所寄人篱下,有了可以安身立命的地方,反而有些不知所措,慌了手脚。


 


郝眉也注意到了KO偶尔会扶着腰站在厨房流理台前炒菜的异状。


原本喜欢睡软床的小少爷在经历了大学四年后却深深地爱上了宿舍的硬板床,于是他在装修新家的时候也为主卧和次卧都添置了质量上乘的硬床,家具城赠送的席梦思床垫也被郝眉顺手扔进了次卧。KO住进来之后,郝眉回想起他在小炒店睡过的那张似乎马上就要散架子的床,暗自思忖后还是体贴地决定把床垫留给没怎么睡过软床的KO。


但显然他的体贴并没有什么卵用。


“KO,你是不是不习惯睡软床啊?”郝眉站在一旁,手指戳上了KO的腰。


KO全身一顿,缓缓摇了摇头。


郝眉皱了皱眉:“那我怎么觉得你这几天走路姿势有些奇怪?睡不舒服的话跟我说啊,我可以把床垫给你撤下来。”


“不用麻烦。”KO淡淡回答,转身端着盘子走到餐桌前,“吃饭了。”


“好。”郝眉舔舔嘴唇,糖醋排骨浓郁的香气让他瞬间把这件小事抛到了九霄云外。


 


然而几天后,郝眉就发现KO总是想方设法地要爬上自己的床,要么是放在阳台晒的被子被突如其来的阵雨浇湿了,要么是他的房间里有虫子需要用药杀虫而关闭房间,理由稀奇古怪却让人无法拒绝。


已经习惯跟KO同床共枕顺便友好互助一番的郝眉在某个深夜终于发现了不对劲,他狐疑地戳了戳身旁刚刚释放过后粗喘着的KO:“你以后打算一直睡我房间吗?”


KO深沉的眼眸在黑暗中闪着火光:“我的床睡着不舒服。”


“那我给你换一张啊!”郝眉恨不得一巴掌朝KO那张俊脸招呼过去,“俩大男人总挤在一张床上也不是那么回事儿啊!”


“你的床舒服。”KO平静地说道,“睡吧,明早给你做鳝鱼面。”


郝眉心满意足地闭上眼睛,几乎是瞬间就向KO的美食妥协:“好嘞!我的床以后都分你一半!”


 


听着耳边逐渐传来郝眉均匀的呼吸,KO转过身感受着他近在咫尺的温热气息,默默地把手搭在了郝眉的腰上。


床对于我来说只是个躺下来安静地度过夜晚的地方,硬床还是软床,单人床还是双人床,都没有区别。


但这张床却因为有你在,让我嗅到了家的味道。


 


【FIN】


ps:一个乱七八糟的小短篇……


现在脑袋还因为昨晚没睡好而处于一团浆糊的状态


明天应该会做一些微调


希望可以暖到你们~


晚安www


圈我日天神教 @Ming_sis  @芦笙  @你们找不到的苏苏  @一杯吱欧周  @美人的低腰牛仔裤  @眉哥我最帅  @舞爪张牙小太阳 

评论

热度(19)

  1. 哲的母上莫上花K 转载了此文字